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71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漾冰『情侶限定』(工口)


  招待卷,為了犒賞自家親弟弟,褚冥玥將別人送給她的三溫暖招待卷塞給老弟。

  小時候只有去泡過一次便再也與三溫暖無緣的衰人獲得這張招待卷第一個想到學長,他記得學長沒有去泡過三溫暖吧?可以趁這次機會帶他去放輕鬆一下。

  結束完單獨任務,摸著手指上的傳送戒,褚冥漾立刻傳送到正準備接下個任務的學長面前;過去都有用手機報備再傳送過去,現在直接飛來還是讓亞有些不適應,挑高眉像在詢問。

  「學長。」握住學長舉到一半的手,褚冥漾攤開掌心上的紙張,「我們去泡三溫暖吧!」

  他期待今天約會的日子很久了,沒意外的話,他決定先賞櫻再大吃一頓,接著兩個人一同去泡溫泉,晚上再去夜遊看螢火蟲,嗯,真是完美的行程!

  冷漠的看腦袋不曉得在想什麼的妖師,亞甩開他的手,伸向遞給他情報資料的情報班拿取資訊任務,頭也沒抬的回絕褚冥漾。

  「不去。」

  被無情地拒絕愣住,還想說什麼的褚冥漾聽見工作狂如此說:「別忘了你現在的身分,黑袍的頭銜只是讓你掛好看的嗎。還有很多地方需要黑袍的支援,一個錯失的機會可能會危害整個世界族群,你明白的,這已經不是你可以任性的時候了。」

  「可是今天是白色情人節!」褚冥漾堅持,尤其是聽到工作狂的回應。

  「你們兩位……」無辜被大閃光攻擊到眼睛快睜不開的情報班以手遮住投射過來的強光。

  學長板起嚴肅面孔,和他高中畢業時停留在同個年齡的臉一樣,心智也沒有多大改變,「你是白癡嗎?」

  同樣不滿的褚冥漾皺起眉,捏著手中的紙劵轉身離開,「既然學長那麼忙,那我不打擾了!看是要找安地爾還是找哈維恩,跟學長泡溫泉搞不好水還會變冰塊呢!」

  「褚!」他快被這傢伙氣炸了,這算是中年叛逆嗎!

  扭開房門的把鎖,褚冥漾踏出去後沒再回頭,自動傳送到原世界一間溫泉館外面,為了不想太過招搖,他把黑袍脫下掛在手上,走進去登記單子後前往男子區進入。

  原本就預料學長會拒絕他的,但他真沒想到學長的態度完全不像個情人一樣,把任務擺在第一順位的男人,既然如此他……

  下意識轉動無名指上的戒指,褚冥漾心酸地解開白襯衫上的釦子,就算沒有這枚戒指聯繫彼此,他仍然對學長的愛慕依舊不變,也許他還是沒有一點長進都沒有,而且竟敢任性地對學長說出那種的話。

  嘆了口氣,正要脫下褲子時感覺背後有道視線盯著他看,褚冥漾不動聲色將褲子堤上,轉過身察看是哪客人透出不懷好意的氣息。

  淺咖啡色短髮的外國人,比目前一七五左右的褚冥漾還高一顆頭,對方見他終於注意到自己,露出微笑問。

  「一個人嗎?」

  唔!一下被戳到痛處,褚冥漾撇開眼回應,「不,對方晚點就來。」只是不曉得西元幾年啦!

  「真可惜。」發出怪異語調,外國人眼神游到別處,動手開始脫身上的休閒服。

  可惜什麼!褚冥漾臉色發青的脫下貼身衣褲快速從更衣室出來,下半身只圍著條毛巾在腰際上,進入室內溫泉隨意找個地方清洗身體。

  非假日的溫泉館在情人節人潮也比平時多出不少,簡單洗清過一遍結束,褚冥漾來到溫泉池的邊緣,踏進不到半個身體高的熱池裡緩緩坐下。

  在眼睛上覆蓋熱毛巾躺坐著休息,身為人類卻沒有其他種族變態的恢復力,褚冥漾也沒有靠大量食物轉成力量的功能,默默替自己的無能感到悲哀,沉浸水裡又滑落了點。

  附近隱約起了騷動聲,不久,身旁突然有人靠過來,似乎只是單純靠在旁邊泡溫泉,褚冥漾還是掀開毛巾看旁邊的鄰居。

  這回是名長髮少年,盤起長髮悠閒泡在熱水內休息,透出水面的白皙頸肩令人難以撇開視線,幾乎整個池子的人目光的集中在他的臉龐上,包括褚冥漾在內。

  「不是說任務比較重要嗎!」心裡說不出的感覺,妖師反過身趴在池邊上。

  「我也沒看到安地爾。」冷淡地回應妖師,亞直視著前方。

  「學長……」他主動認輸了,這樣讓褚冥漾心情舒坦些,「明天一起出任務吧!」

  卻意外看見學長垂下眼,搖著頭緩緩說:「可以安排些行程,明天休息一天。」

  嘿诶诶诶?!

  褚冥漾捏了下大腿,有痛,他沒有泡昏頭產生幻覺。不可置信的表情盯著學長一會,學長保持一張平靜的面孔說:「只要你提出範圍內的要求,我都能答應你。」

  這……比中樂透還刺激的話題從哪延伸的!褚冥漾驚愕的看著學長,「我、我去冷靜一下。」

  站起身往冰凍庫方向去,手腳沖過涼水後,坐在冷到頭皮發麻的冰庫裡,褚冥漾開始重新思考學長說的話……不,外面那個真的是學長嗎!

  他是很高興學長能陪他,但是能讓這個工作狂突然轉變那麼快,一定是有哪位在他們背後推一把,否則學長不可能如此老實把公會任務丟一邊不管,他還不能大膽的認定學長是真的想清楚了。

  哈啾!褚冥漾渾身發顫的坐在椅子上,軟膠門被人再次開掀開,又是剛才那位外國人。

  「你那位朋友還挺受歡迎的。」說話的同時指向外頭。

  「嗯?」朝外面探頭一看,立即讓褚冥漾的表情比之前更難看。

  圍在學長附近的男性全一臉色瞇瞇在虧他,從脣形上來看,很明顯脫離不了那幾句問題,亞的表情仍停留在褚冥漾離開前的表情,完全沒搭理半個男性。

  這種情景他看過很多次,老姊也是經常被一堆男性擁簇著,但他家學長是男的耶!難不成是聖嬰現象?好像也不是這麼形容的!

  身上刺著青龍的中年男子晃到學長右側,留有鬍子的下巴靠近,悄聲說幾句話之後,學長轉頭第一眼看向對方鬍子,視線慢慢抬上來,還沒對上視線下顎就被人挑起。

  幹!!這群人渣想對學長做什麼!

  激動的貼著半透明膠質門,褚冥漾腦袋裡回想起式青曾經也想對學長出手,各種奇怪的玩法都透過腦波傳送一遍,他們不會是想公然在池子上調戲學長吧!

  「看來你跟你朋友不知道『三溫暖』的意思。」外國人對一副想出去幹架的妖師認真說道,微微靠近他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驚悚地聽著外國人的話,褚冥漾表情比見到耶呂鬼王還駭人,立刻直往學長的方向移去。

  無言地走近男生堆裡,過往只要一有怪人靠近,學長絕對會把水溫降到零度以下,這次卻什麼動作都沒有,褚冥漾彎下腰搖晃學長的肩膀,等他上來後用毛巾裹著下半身。

  「學長,我們去烤箱吧!」好在學長冷熱適宜,不然他真怕精靈會當場融化給他看。

  走到木製烤箱門口,準備要開門的褚冥漾不巧聽見裡面詭異的呻吟,手指僵硬在開門動作上,背後的亞則伸手去開門。

  嗯…啊啊啊……啊……

  「不可以!」用力按上門,褚冥漾異常臉紅的擋在門口,他不想讓學長看到十八禁的東西,「那個……我突然想去蒸氣室,烤箱太熱了!」

  狐疑地盯著妖師看一會,亞沒追問什麼,鬆手後跟著反覆無常的褚冥漾走。進入煙霧迷漫的蒸氣室內,裡面還傳來藥草香味,只有幾個外國人坐在裡面享受。

  終於可以靜下來跟學長相處,褚冥漾卻找不到機會盤問學長轉變的原因,沒有正當的理由學長絕對不會誠實地回答他。

  來這紓壓的外國人走光後剩下他們,霧氣濃到幾乎看不見彼此的身影,學長的聲音緩緩響起。

  「聽說這裡有兩道暗房,你知道在哪嗎?」

  不解地望向學長位置,褚冥漾當然不曉得,學長是從哪裡聽來的?

  「沒聽過,該不會是供應黑道使用?」褚冥漾轉了彎反問。

  學長在霧裡轉過頭來看他,模糊中凝視了很久,褚冥漾小聲呼喚他時,嘴唇被柔軟的物體印上,細膩的吻輕搔著上下嘴唇,張口含附攪弄裡面濕熱的軟物,褚冥漾繞到學長的後腦,單手獲住學長的手放在胸口上,急促的心悸讓褚冥漾幸福到眼眶泛紅。

  「學長……」些微沙啞著,褚冥漾說:「我很擔心你不是真的那麼愛我。」

  相互靠著額頭,幾撮瀏海垂在臉頰上滑過水珠,亞吻著褚冥漾的臉龐,任何話語都無法表達混血精靈的心情。

  「今晚,由我來取悅你。」



  訂下一晚的情侶套房,褚冥漾難掩亢奮的準備了今晚要用的東西,就算現在中大樂透也沒有比這更興奮了,他還重複確認學長說的意思,沒錯!他們真的要像情人那樣擁抱在一起,他終於可以脫離被色馬嘲笑的命運了!!

  走路還會不自主偷笑的褚冥漾,檢查過房間沒有奇怪的針孔,再到鏡子前面確認厚度,哇哈哈哈!今晚就要重寫他的人生啦!

  一切就緒後,褚冥漾也確認刷過牙,坐在床上等浴室裡的學長出來。

  包裹著米色浴袍,浴室出來的亞恢復成原來的髮色,站在床角前盯著笑到臉抽筋的妖師,一站就是五分鐘。

  「……」

  ……呃,學長你不快點動手嗎?

  癡呆望向毫無進展的學長,褚冥漾小聲詢問,「诶……學長?」

  「幹嘛!」擠成川字眉的眉心透露出煩躁,腳上穿了外出用的拖板鞋似乎要到樓下。

  果然門打開後一點解釋都不說的往樓梯下去,這種情況不會是臨陣脫逃吧!褚冥漾哭笑著想。

  跟去樓下,一眼見到學長正在跟管理員交談,對方很快從辦公室拿出筆記型電腦給他,學長搬著電腦往回走,褚冥漾也沒有急著躲避,開門接讓學長抱著筆電進入。

  「是公會有什麼急事嗎?」看向一臉嚴肅的學長,他當然沒心情繼續玩樂下去,何況他們才剛和好不想那麼快被破壞。

  「不是。」

  學長點開Google頁面打上關鍵字,褚冥漾靜靜在後面觀望,待跳出顯示畫面後,他再也不能冷靜下來,他、他好像目睹學長正在搜尋「如何在(嗶——)上面輕鬆(嗶——)」的樣子!

  喉嚨有些乾燥,褚冥漾倒了幾杯水來止渴,眼角瞄到學長微妙表情的變化,真的……十分可愛!他還是不要去妨礙好了。

  「褚,」關掉所有頁面,闔上螢幕後回過身看一臉假裝期待的褚冥漾,「去床上躺好。」

  诶?跟上次刮痧一樣的口令。照學長的話乖乖躺好,妖師好心提醒,「學長,你真的知道怎麼做嗎?」

  「少囉嗦!」

  一口氣跨坐在妖師身上,亞俯身扒開褚冥漾身上的浴袍,生澀地吻著起伏的胸膛,長髮跟肌膚摩擦的刺激惹得褚冥漾想笑,實在太癢了!

  「可以換手嗎?」憋笑太久快氣絕的褚冥漾舉手投降,他知道學長絕對沒有這方面經驗,不論是對外還是對內。

  學長抬眼看他的瞬間,褚冥漾迅速翻身將他壓在下懷,凝視一慣正直的雙眼,褚冥漾以同樣沉穩的口吻對學長說:「第一次就讓我來吧,學長你就當作是紓解壓力,放鬆感受就好。」

  移開視線,雙手握住對方的分身半套弄,感覺學長身體震了下,強烈的道德觀念驅使他的雙手阻止褚冥漾的動作,叫喊中被吻給堵住。

  「學長……抓住我的肩膀,抓破也沒關係。」

  手上的分身一直沒有反應,根深蒂固的道德觀執著地無法引起任何快感,頭大的發覺學長果然異於常人,難不成學長屬於,殺戮才能達到快感、性愛則完全不重要的類型?所以他才經常出任務?

  被離譜的想法搞糊塗,舔允學長胸前兩塊粉暈,聽見淺淺的抽氣聲,修長的雙臂環繞住他的頸子,分身也有點反應了。

  左胸經不起刺激的堅挺起來,慢慢滑下親吻小腹,兩手扳動緊閉在一起的雙腿。

  「學長,把腿張開。」輕抽動手指,在學長耳邊舔了一圈,下懷的人渾身緊繃的搖頭,褚冥漾認真地說,「有人說一旦被喜歡的人碰到會渾身無力,因為會卸下所有防備接納這個人。如果我碰傷學長,希望你不要猶豫,直接把我處理掉就好。」

  沉默地看著彼此,亞的雙手捧著妖師的臉,眼神中從迷惘轉為溺愛,他連呼吸到褚冥漾身上特有的檀香味都會被迷惑,再忍下去不會再有第二個褚冥漾肯等待他了。

  點頭之下,後庭的附近被手指沿著一圈撫摸著,搭著潤滑液,中指前一節緩緩沒入裡面,異樣的感覺促使亞抓緊褚冥漾的手臂。

  等整根手指沒入裏頭,停留半秒開始做擴約動作,指尖抽出時還有吸附的噗滋聲,整根手指擠壓進去快被裏頭的柔軟融化似,貼著黏膜吞吐他的手指,褚冥漾按壓每一處尋找學長的點,進行第二根手指侵入後便聽見學長遏止聲。

  「退……退出去,太難受了。」臉色從進入到現在一點緩和都沒有的學長,推著人類妖師的手離開自己身體。

  「诶——騙人,學長連被鬼族攻擊都不怕痛,這不算什麼吧!」沒有絲毫退意,褚冥漾微笑親吻學長細長的睫羽。

  「滾!」抬腿踹在褚冥漾腹部上,反而順勢被打個大開。

  兩根手指靈活地在緊緻的內道抽送,碰到最頂層,亞縮了下身體,難以置信瞪著情慾高漲的妖師,下身竄上來酥麻快感讓他避開褚冥漾的眼神,推拒的雙手也使不出力道。

  刻意攻擊那一個敏感點,手指下一次進入後小弧度在裏頭按壓,聽著學長凌亂的呼吸聲,褚冥漾親吻緊閉的嘴唇,在他口腔內每個角落都舔過一番,手指也進入第三根擴寬。

  「別再……」像裝不下書本的櫃子一樣,硬是擠入都會讓櫃子裂開。

  強迫分離所牽出淫彌的透明絲線,垂在嘴邊更令人引起遐想,學長揪緊眉頭,他真的該阻止身上的渾蛋!

  「學長你的裡面收縮很厲害。」原本要說自己尺寸會進不去,褚冥漾決定先讓學長發洩來一次,俯下身舔吻顫抖的前端,炙熱的嘴一口氣含到根部。

  「哈啊啊……褚!」

  房內衝刺潤滑液的味道和難熬的喘息聲,腳部似乎碰觸到雄性堅硬的身分,遮住雙眼避開妖師探視過來的目光,意識漸漸模糊,他明明是可以推開褚冥漾的,就像過往他推開所有人一樣。

  三根手指撐開在括約肌上,學長發出悶哼聲,快感從下腹傳達到腦門,想往後退出妖師口中,後庭反倒插入更深,掙扎一會聽見褚冥漾用奇妙的語氣說。

  「學長,想不到你那麼有感覺……」

  「笨、笨蛋!誰跟你有感覺!」伸手推開跨下中間的腦袋,「不准再動……唔……」

  猛烈逗弄同一個位置,疼痛與快感間產生微妙衝擊,亞抓住推不開的褚冥漾,一個弓身,臀股中心劇烈收縮吸附著手指,所有東西從妖師口中釋放。

  差點被嗆到,吞下去後咳了幾聲,果然第一次的量不能小看!

  「喂!吐出來!」冷著臉瞪視妖師,本人卻不曉得兩頰上的緋紅洩漏心事。

  「呃……不,搞不好很補。」亂說的,褚冥漾眼神飄向別去,想到還有正事要辦,他絕不能錯過這次機會。

  「褚。」

  思考著要用什麼體位的褚冥漾,見學長一臉嚴肅的瞪著他看,亂莫名其妙一把手被學長抬起手,照他的指示觀察左手,很乾淨,只是滑滑濕濕的,好像真的少了什……啊哩!

  不見了!

  「啊啊啊啊--」

  尋找間用力扳開學長的雙腿,沒有,跳下床也找沒掉在地板上,床底下也沒有,浴室也一樣,褚冥漾焦急的回想到底是掉到哪,到進房之前他都能確定戒子是戴在手上的,也不可能隨便亂掉才對。

  「莫非……」

  僵硬地轉頭望向學長,後者相同僵硬的微笑放大,狠狠捏著他的臉,儘管怎麼求饒都沒用,隨著時間加重力道,將近腫起才放開。

  甩手將浴袍穿整齊,每一個動作都能感受到褚冥漾的戒子在體內滑動,有吸入更深的跡象,瞪著無辜揉著臉頰的妖師,似乎疼到開不了口,亞嘆了口氣,揉亂他的頭髮動身去衛浴室。

  那一晚東西是拿出來了,褚冥漾卻得必須打地鋪睡覺。


  「漾~你的臉頰好腫喔!」

  大口嚼帶骨串燒肉,西瑞很不識趣地打開一群朋友想聽的話題。

  行程都怪昨晚的戒子攪局全都泡湯了,褚冥漾瞪著無名指上的戒子哭笑不得,一想到這枚戒指曾卡在學長體內,臉頰染起不自然的紅。

  『你該不會對大美人做了什麼!』觀察到妖師臉紅的抹了一把,式青面露正色靠近他說:『大美人很害羞的,你要是溫柔就是對自己殘忍,搞不好到六十歲都還是處子呢!』

  他哪裡害羞!投給色馬一個白眼,褚冥漾喝著麥茶,不過好像真的有那麼一點……學長在叫他的名字時收縮得特別明顯。

  不過對他來說,就算真的等到六七十歲,他也只要能待在學長身旁就好,在世界的彼端……


----------
希望日本能平安振作起來
日本人很可愛也很體貼
讓我們共同幫助他們吧!!

這篇打得斷斷續續,看到新聞幾乎沒心情打半個字
但還是趕在白色情人節之前打完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