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冰『分身』1

#此分身非彼分身(多於解釋


  到底可以用什麼方法讓學長……

  整個上午課堂時間,褚冥漾心不在焉地轉動鉛筆,最後嘆了口氣,鄰座的喵喵探過頭來,微笑問:「漾漾~怎麼了嗎?」

  這個問題問喵喵也沒用吧……褚冥漾搖頭表示,趴在攤有藥草課本的桌面上,也許請教老姊就會要這種配方,但他不敢冒險去嘗試,要是真有這種藥的話,阿利學長一定優先第一個先逮住休狄灌藥。

  午休過後的課程開始,褚冥漾收起草本學聽課,嚴肅的課堂上除了老師講解聲,另一邊的西瑞打了哈欠,明明在聽大悲咒的時候還像猴子一樣蹦跳。

  呼哈……咳咳咳咳…噗咳哈咳咳……

  誇張突兀的咳嗽聲從教室中央竄開,坐在正中央的褚冥漾被這聲音嚇了跳,口袋裡傳來咳到吸不了空氣的喘氣聲,按著微弱的震動處降低音量,教課老師瞪了他兩眼繼續講課,全班異樣眼光盯得他尷尬笑幾聲,是哪個傢伙在這時間打來!

  迅速查看來電,上頭大大顯示「學長」兩個字,要是他敢遲疑半秒或直接掛掉,冰炎學長絕對會讓他爬不出醫療班的。

  貓下腰小心接起電話,還沒開口就聽見對方不耐煩的命令,「立刻過來,褚!」

  過去!過去哪啦大爺!

  「我還在上課……」褚冥漾低聲說。

  電話另端接到褚冥漾的訊息後立刻掛斷,盯著手機,這種情況通常會被解釋成他現在沒空是在拒絕對方,一想到回黑館碰到學長的話會被整多慘,褚冥漾有股被冰塊冰凍的寒意襲身。

  課堂的寧靜又沒隔多久時間,教室外傳來兩聲敲門後被打開,站在門外的是穿有一襲黑袍的冰炎學長,禮貌性地向老師打招呼。

  「公會任務。」簡單的稟報過後,學長的目光轉向妖師身上。

  該不會是需要動用到妖師的力量?褚冥漾疑惑了下,還是趕緊往學長的方向跑去,向老師至敬後,下意識回身踏出門口,安全踩在操場地面上,沒有搭乘什麼奇怪的衝浪板,在他轉身要關門時才知道,學長你———

  結上厚厚一層冰晶沉重的摔在地面,教室冰冷地發抖著,冷風不斷灌進被打開的門。

  是嫌麻煩直接把教室冰凍起來嗎!難怪剛才那麼冷!

  死命想跳躍的教室左右移動,頗似人在走路一樣前進,學長跨步出去,沒有打算替它解凍的意思。

  「學長現在要去……」跟著學長走,褚冥漾想知道任務內容。

  「去吃飯。」

  蛤?停頓下來,褚冥漾腦筋差點打結,「所以現在是翹課?」

  學長轉過身用暴戾的拳頭扁人,把腦筋打結的褚冥漾打醒才說,「現在先帶你去吃飯,還是說你要立刻執行任務!」

  唔……他不該對翹課王問這問題,同時也不該向工作狂問同樣問題!

  褚冥漾撫著後腦默默跟在後面,他連想要吃什麼的權利都被剝奪了,踩進學長點開的傳送陣前往指定的餐館出發。



  仿古中國風的餐館呈現在眼前,褚冥漾沒料到吃個中餐還要到這麼高檔的地方,他因為煩惱上午的事而沒去用膳,學長怎麼知道他到底餓不餓?

  「學長……有必要跑來這吃嗎?」去學校餐堂不是更快?

  瞪了妖師一眼,學長跩著褚冥漾的後領拖著進入大門,左右兩邊自動有侍者將門打開,一眼能見內部的裝潢均採用木製,連天花板上吊掛的照明器具也使用古式風格的燈籠取代,入夜後可會用光影村來代替蠟燭。

  幾乎每個位子上都有客人,侍者帶領他們到訂好的位置入座,遞呈類似像竹簡一樣的菜單給他們。

  盯著上面的菜色,褚冥漾想起前不久那個大力請客又被狠整的休狄王子。

  選了幾道常見的餐點,等候期間妖師抬頭問起這次任務,實際上鮮少有公會無冤無故找無袍級的學生出任務。
  「公會想請你一起說服管理兩邊世界的金庫合夥人繼續合作。」學長靠在椅背上,調個舒適的坐姿休息。
  褚冥漾回應一聲,但就算不帶著他去,憑學長的魄力一定有辦法讓對方繼續合作,而且沒理由中斷這麼龎大的合作關係。

  喝著剛送上來的枸杞甜湯,學長那邊已經端來桂花釀湯圓,雪白的圓狀物在碗裡浮沉著,湯匙還沒攪動就被人往前推給對方。

  「诶?……學長?」不解地看著學長,後者淡淡微笑地支著下巴看他,食指敲擊桌子示意他吃下。

  這不會又是場陰謀吧!不行!他絕不會中計的!堅持不去動湯圓的褚冥漾不看它一眼,目光卻不自主集中在學長微笑的臉上。

  「褚……要涼掉了。」磁性的嗓音穿透腦裡,學長獨特的聲音環繞周圍,跟桂花釀的香味一樣。

  可惡!就算真的被整,湯圓也是無辜的啊!

  動起碗裡的陶瓷湯匙,舀了一顆純手工湯圓含入嘴裡,軟綿綿的口感快要在嘴裡融化,跟一般超市賣的冷凍湯圓完全不同。

  「嗯,好吃。」他很誠實地下評語。

  學長雙手撐著下顎仔細觀察褚冥漾任何一個表情,火紅眸子中閃爍無盡的寵溺,可惜妖師低著頭咀嚼時沒多注意,無形中連侍者也難以靠近這桌送上餐食。

  終於桌上陸續端來燒賣和肉包子,抽出筷子還尚未碰到食物,餐館內大肆響起某隻獨角獸的叫喊聲。

  「原來你在這!」式青像抓姦一樣衝向他們,從背後一把抱住學長,單手直指定格狀態的褚冥漾高喊:「不是說好要陪我去海底古城嗎!居然瞞著我跟大美人偷來暗往!」

  整個餐館投來異樣眼光,全都對褚冥漾腳踏兩條船的作為徹底鄙視,讓當事人黑青的抹著臉說不出半句話。

  喂喂!這是演哪齣,他是哪時候答應這隻色馬了!

  原本要瞪著式青要他別再開玩笑,卻對上瞇起危險意味的眼睛的學長,他已經無視色馬不老實的雙手侵犯啦!

  「我……」褚冥漾下一秒彎腰抱著肚子站起,「我的胃好痛!失陪一下!」不顧式青在背後叫喊,褚冥漾轉身溜進洗手間將門帶上。

  蓋上馬桶蓋坐下,好在餐館唯一沒有仿古的地方只有廁所,他必須冷靜思考該如何向學長解釋清楚,雖然根本沒必要解釋,但只要有式青在旁邊攪局,不管他怎麼說,學長絕對會痛扁他一頓後離開,慘一點就是學長扁完他之後再也不理他,難道他真的要丟下學長去陪式青?怎麼想都不可能。

  『點燃一支煙,不需要燃燒一棵大樹。』

  聲音自他的手環傳來,不是米納斯高雅的女性聲音,而是稚氣中帶有邪佞的男孩聲響;伴隨著光點從手環裡跳出一個人形,烏鷲以相同樣貌出現在褚冥漾面前,對著眼前苦惱垂著頭的妖師,戲弄般輕盈單起主人的下巴迎上自己。

  「很簡單的,只要同時出現兩個褚冥漾就解決了,你覺得呢?」

  失神盯著幻化成自己一模一樣的烏鷲,他搖頭,學長絕對有辦法辨認出他們,光是烏鷲邪笑起來就破功了,他不可能冒這個險。

  「看你要選擇那個傲嬌的混血種,還是要那隻獨角獸?」沒聽見褚冥漾內心的焦慮,烏鷲愉快地等待接下來的好戲。

  差點被口水嗆到的褚冥漾一秒在心裡大喊「他的嬌缺很大!」卻又皺眉對烏鷲警告,「不准說學長是混血種。」

  烏鷲含笑聳聳肩,背後響起式青在外面敲門聲,「漾你再不出來我就跟大美人一起去海底囉!」

  腦袋裡不斷傳遞色馬會怎樣對學長上下其手,越聽後面越露骨,褚冥漾頭皮發麻的只好答應烏鷲,兩個人交換眼神時候,他們各自知道誰必須選誰。

  靠在門上的式青聽見開門聲立刻站離門邊,等開門之後央入眼簾的是一名笑得俊逸的妖師,式青走上前小賭氣的戳著對方胸口。

  「一聽到我要跟大美人跑走才肯出來!」可惡的妖師!他絕不吝嗇到全世界去廣播妖師一族的邪惡面!戳戳戳戳———

  發洩完剛想往大門口出去,肩膀卻被人輕輕搭著,「別走大門,從廚房後門出去。」

  已經與他並肩高度的褚冥漾彷彿像情人一樣摟著他肩臂,朝著大廚房方向急速走去,突然加速的步伐讓式青只能被動的帶走。

  抬頭望向妖師的側臉,雖然知道不告而別這樣做會對不起大美人,但他已經……

  真如那個人所說的,他在自己心中播下的種子不分晝夜悄悄長成嵾天大樹了。




----------------
雖然只是同人創作
但千萬不要腳踏兩條船
更不要當別人的第三者喔!
因為很久沒更了
所以下一篇可能會有不清水出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