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監獄製造者(慎)


  這個地方只有鐵灰與血紅色的交錯,與外頭瓜分成兩個世界。

  時間還停留在中午的地鐵車站上,單獨搭乘短途列車的我,腦袋仍打轉在朋友從遙遠地方歸回的記憶,大家說他鬼怪陰森,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出詭異舉動。
  例如像現在,他坐在橫列客座上不曉得看到什麼,笑得五官都扭曲變形,楓糖色短髮被剃成長短不一,漫無目的任時間流逝般,獨自坐在那連任何乘客都不敢靠近。
  真的要具體形容這位朋友,他整個人彷彿被某種「東西」撕碎,心跟身體已經抽離正常軌道上,沒有正常的運作,也不會再有正常的機會。

  當地鐵衝向目的地時,我過去的朋友突然往這方向探視過來,迎向他詭譎的笑容後,我慢慢踏出明亮列車,順著空無一人的樓梯出口上去,隔個幾步路便到達舊的學院宿舍。
  我們同樣待過古老、將近面臨廢棄的學院內,那一整年內我並不曉得,這裡有個不成文的體制,平安遷移到新宿舍後的我就再也沒跟舊宿舍的學生聯絡,因為根本聯繫不上,如今再從回舊宿舍也沒找到過去友人的身影。
  一路上沒有半個人存在,走廊上冷颼的風將積滿落葉的小山丘吹散,外走道種滿一棵棵楓樹,楓樹底下有不規則隆起的落葉丘,經過下雨一段時間它們會變成泥土,重回大地的懷抱。
  蓬鬆的落葉丘被風捲起時,我只是剛好瞄到一眼,落葉丘底下突出一塊疑似「鼻子」的物體,眨眼間夾著落葉的風又覆蓋掉,我沒機會再確認那是什麼東西。

  宿舍的每層樓房有其中幾間是空的,要問是怎麼知道的?沒有設門的房間完整呈現裏頭比其他房間單調許多,裏頭除了床跟櫃子之外連個書桌都沒有。
  遠處走來換堂的老師,她穿著聖職修女服,乳金色長髮整齊裹在黑與白的包頭巾裡面,身體環繞一股晨間的清芳茉莉香。
  「瑪蓮娜女士,日安。」
  修女停止步伐,透過眼鏡望向前方,眼神微微閃過詫異走近,「我的上帝!孩子,是誰的寵召把你喚來這。」
  她比上次遇見時憔悴,眉頭深鎖著,感覺你會做更多事情讓她更難過。
  「沒事的,瑪蓮娜女士。」我極盡想安撫她,「很多事情沒有您想得如此複雜,一切都會好起來。」
  新宿舍與舊宿舍的差異在於學生家世背景,富貴世家歸類在新宿舍或由家人接送,有自由時間活動;落後的家庭則歸類為舊宿舍,除了下學跟放學之外沒有外出允許。
  唯一能夠轉到新宿舍的機會是學生優異的成績以及循規的作息,我就是那特殊的例子之一。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