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漾冰(利狄)『自由招待』5end


  走座位上,盯著蓋子底下神秘料理,打開前色馬用腦波傳達訊息給褚冥漾。

  『這東西真的是你們常吃的食物嗎?怪恐怖了!』

  「真變態的食物!」某之變態妖精發出感言。

  到底是什麼食物讓大家嚇成這樣,顯然已經被打開過只剩下褚冥漾不曉得裡面的內容物是什麼,連哈維恩也茫然地看著蓋子裡的東西。

  轉頭看向學長,他正喝著飲料沒做驚訝表情,還貼心的附註提示,「在你們國家算是蠻常見的食物。」

  在台灣嗎?沒道理連萊恩他們都感到訝異啊!

  將蓋子掀開之後,褚冥漾愣了下,裏頭呈現的食物是黑白相混顏色、一塊塊切齊成長方形,旁邊還有橘黃色關東煮沾醬,放朵像是蘭花之類的植物讓這道料理看起來更高檔些,這東西的確是他常吃也愛吃的食物。

  不就是豬血糕嗎!到底是哪位妖師打響豬血糕名號的啊!

  「看起來挺好吃的!」迅速抓一塊來吃,西瑞當著大家的面驗毒起來,很快引起好奇者動起筷子試吃。

  王子殿下嘴角抽動,他已經對自己請客的對像感徹底絕望,卻又看見阿利走去夾幾塊過來,瞪著準備要放入口中吃下的阿利,休狄還沒喊出口阻攔阿利的行為,後者突然將食物植入休狄口中。

  「你看起來很想吃,想吃的話可以說啊。」阿利微笑地又動起筷子夾一小塊豬血糕嚐嚐,沒有想像中令人反感的味道,「這次聚餐,我很高興大家都來參加,他們是真心為休狄殿下前來的,是專一為休狄殿下你而趕來的。」

  聽著狩人說的話語,有那麼一刻他覺得口中的下等食物是那麼美味,它們成為協助他和阿利和好的重要媒介,休狄回想起不久前他原本只想請阿利一個人共度晚餐,對方卻提出招待大家一起餐與饗宴的要求……

  阿利腿上的拉可奧朝他叫了一聲,盯著注意到牠的王子搖著尾巴,想要王子像從前那樣餵食牠。

  沉浸在第幾次的歡樂聲中高舉杯子,沒入黑夜的傍晚結束這場年底最高峰的聚會。



  「漾~現在跟本大爺去巢滅101過元旦吧!」

  散會後第一時間就被某隻雞給纏住,褚冥漾一秒拒絕他,他可不想元旦完就登頭版!雷多到底哪了!該派上用場的時間卻連個影子都看不到,不會是被雅多拖走了吧!

  「诶……我只想平靜的過完。」而且他好不容易逮到機會可以跟學長跨年,要是錯過機會又得等明年底了,「身為小弟的我怎能搶兄弟的風采呢!」胡扯功又進階一層了。

  西瑞勾住他的脖子往餐廳外走,「江湖上講的是義氣,就算是本大爺的僕人好歹也--」

  擋住西瑞的路線,六羅站在他們面前搖起食指微笑,「別忘了今天父親交代的任務喔!西瑞。」

  鬆開褚冥漾的脖子,西瑞叼著不曉得從哪冒出來的牙籤和自家兄弟槓上,「你不是最討厭任務了嘛!怎麼現在關心起來了!」

  趁他們比鬥前趕緊離開,突然覺得老愛打架的西瑞是他的優點之一了,他還樂著跟強得像鬼一樣的六羅追跑。

  「學長?學長?」

  四處搜尋白色身影,喊了兩聲都沒回應,褚冥漾有些擔心是否被人拐跑了。

  「白痴!」後腦冷不防被貼上腳底板,一直站在背後的學長額角爆筋,像是知道妖師腦袋在想什麼,「與其擔心別人不如擔心自己吧!」他指的是剛才西瑞要抓他去巢殲101的事。

  搔著頭發現學長一直都在背後,褚冥漾僵硬的笑著,既然在背後就出個聲啊!

  「現在?」把時間都交給妖師的冰炎挑眉一問。

  「先……回我家換套衣服吧。」穿這樣不方便出現在原世界。

  學長在地面上點開移動陣,傳送到褚家門口後進入屋內向褚母打過招呼,跟著褚冥漾上樓踏入房間內,房間的擺設依舊停在入學前一樣,妖師翻開衣櫃挑幾件外出用服裝。

  「學長現在穿得下我的衣服了吧。」沒有注意學長的目光,褚冥漾把衣服遞給學長,想在他找圍巾之前讓學長有時間換上。

  這全世界都在改變,包括褚冥漾這個人。

  停留在接過衣服的動作,冰炎在昏暗中盯著眼前的妖師,手中的衣服鬆落掉在地上,褚冥漾轉過頭察覺學長的不對勁,抬眼時他的臉被人擭住。

  「學、學長!」突然被揪著臉頰親吻,平常只有在學長想隱瞞什麼才會做的事。

  倒向一旁床頭上,褚冥漾被吻得莫名其妙,他想開燈看清楚黑暗中是否真的是學長本人,但是剛要爬起身又被一道聲音制止住,「別動。」

  「學長……你有點不對勁……」六羅說的話靈驗了!

  住家外頭有人放起訊號彈一樣的煙火,透過窗戶照進房間內,褚冥漾只看見一團黑髮,無法清楚看到學長的表情。

  「你以為只有你可以改變嗎。」維持壓在褚冥漾身上的姿勢,「別太囂張了。」

  到底誰才囂張啦!

  頓時哭笑不得,褚冥漾伸手溫柔地撥著學長的長髮至耳根後,煙火的亮光短暫的照射房間內,滑過學長的嘴唇,褚冥漾淡淡仰起頭吻上,緊擁住學長,他閉著雙眼,他知道再繼續注視著他,眼睛會不爭氣的流出淚。

  他可能連進入棺材內都來不及向學長傾訴吧。

  沒有停留太久,他們照預定在全球倒數前一分鐘時刻到達大台北,在橋上等待前,褚冥漾握著學長暖暖包一樣的手,他問。

  「學長……為什麼你會答應跟我在一起?」他當初是賭上一切去親學長,想不到學長會給他回應。

  他一直認為學長會無視他,沒料到會……太令人意外了,這個世界。

  「因為你是笨蛋。」不留情地丟來這句,學長哼了聲。

  你就不能誠實點說是憨厚老實嗎!那樣至少好聽多了!

  「……這樣啊。」

  「不過,」學長的眼神放緩許多,煙火在高空絢麗演出後,他在低沉的火硝聲中,這樣告訴他。

  「你會慢慢成長,我就喜歡你這點--」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