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漾冰(利狄)『自由招待』2


  隔天上午,躺在床上的褚冥漾正做著一個半離奇的夢,他確定自己在叢林裡追逐失衡中的銀髮學長,精靈說要是抓到他的話會有獎勵,褚冥漾卯盡全力去追逐渾身散發光點的學長,在黑夜中特別引人注目。

  當他觸摸到學長的手指將他逮住後,烙印在學長臉上的笑容十分純真,彷彿全世界的快樂和幸福都環繞在他身上,唯獨褚冥漾卻忍不住眼眶泛紅。

  這個夢不是他的,那個人也不是學長,他只是透過凡斯的記憶窺視到他們相處過程的其中一角,同時也透過凡斯的心境重疊愛上這樣一位精靈王子。

  醒來後他坐在床上,扒了幾下貼在臉上的半邊劉海,思緒還停留在追逐過程中的焦躁,但這不是重點。
  「幸好……」撫著胸口,帶著僥倖的口吻,他說:「幸好然沒有喜歡上學長。」

  同樣都看過凡斯的記憶,繼承所有記憶的然卻沒有被干擾,也許是有的,他也同樣迷戀上精靈的魅力,在這現代自由暢快的戀愛著。

  「你說誰幸好沒喜歡上我?」

  右側傳來低沉的質問聲,褚冥漾錯愕的轉頭驚見學長,後者頭也沒抬地正看著報紙,身上罕見的穿著一套白色燕尾服,像要參加宴會似。

  「學、學長!」褚冥漾尷尬了下,臉部潮紅的說不出話,剛才說得跟「幸好學長沒被搶走」差不多意思,急忙撇開話題:「你打算穿這樣去聚餐?」

  學長放下報紙,手指彈著褚冥漾的額頭,「如果你不想中途被趕出來,最好找件正規的禮服進去,亞丁城不接受休閒服,你不是去過嗎!」

  呃……這樣的話他能想像西瑞被攔在城門外的火爆模樣。查看時鐘上的時間,還未滿十二點鐘,褚冥漾疑惑的看著學長,後者用不耐煩的態度做掩飾,將一套夜色燕尾服丟過來說:「可以趁聚餐時間開始前帶你認識環境,你上次沒機會逛對吧。」

  扔下這句的學長自動踏出房門外在客廳等候,讓坐在床上的褚冥漾有說不盡的感動,卻又立刻從床上跳下來翻找衣櫥櫃。

  「等等,學長!」見學長要回頭,他把手中的服飾舉高,是一套連比申鬼王都會被比下去的性感舞孃裝,「穿這件吧!學長你穿這件一定會被攔在門…外……哈哈!當我沒說!」

  學長陰狠的臉在他面前慢慢放大,手中的水晶自動幻化成長槍形幻武兵器,褚冥漾緩緩後退。

  「給我站住,我要宰了你!」



  傳送至亞丁南門前,所有道訪者都必須遵從禮節通過大門進入,穿過兩旁巨大的龍族守護者所設置的防護結界,跟著旅者或是居民們的腳步融入歡樂王國之城。

  南區中央城池聚集大量民眾一睹舞孃風采,揮動雙手的擺飾盡情跳舞,吟遊詩人也在旁伴奏,輕快的節奏讓周遭的民眾也紛紛跟著起舞,城內年幼的居民繞著大街灑出無限花瓣,乘著風漫天飛舞。

  撫著被打腫的兩頰,路過的民眾都忍不住露出似笑的關懷態度來慰問,褚冥漾搖頭謝絕好意,乖乖跟在學長背後,沒有得到允許他是不能擅自治療的。

  他下次再也不答應提爾要求學長穿什麼性感女裝了,再說學長真的答應穿上那種服裝,他也會死在鼻血堆裡。

  幼小的孩童穿過他們時,塞給學長一朵散發粒子光芒的鵝黃色玫瑰,鮮花至學長手中盛開滴出露水,這意味持有者擁有至高的聖潔,換作是鬼族或邪惡氣味持有者,花朵會在對方手中失去光澤枯萎最後老死。

  望著花朵在學長手上不斷滲出露水,褚冥漾一臉懷疑地看了下學長,見他撥下一片花瓣,「褚。」

  「啊?」

  順勢將花瓣放入褚冥漾口中,融化消失後,確定褚冥漾臉部的傷慢慢消退,再把花插在妖師胸前的口袋上,不發一語地繼續閒逛,不久感覺背後的人悄悄牽住他的手。

  人聲鼎沸的熱鬧中央,他們在一攤藥草店遇見熟人,東方服飾混在人群中特別顯眼,又加上幾名自認為紳士的西洋貴族圍在她身旁獻殷勤,褚冥玥煩躁的心情全寫在臉上。

  「老姊!」難得會在守世界遇到巡司,通常她都忙於公會的事情。

  聽見熟人的叫喊聲,巡司回頭望著穿過人群前來的兩人,立刻將寫有特殊草藥的單子塞在褚冥漾的手中,「明天之前找齊給我,各一百個。」

  不給對方拒絕的時間,巡司走去店家後方的空地處迅速使用傳送咒離開,遺留下一堆愛慕者。

  目送紫袍巡司離開,褚冥漾攤開紙條,上面已經勾出幾個買好的藥材,只剩下兩樣沒買齊。

  「百辣雲是什麼?」他看不懂上面的古代名稱,就像看不懂精靈文字一樣。

  「就是乾薑。」學長告訴他正確解答。

  「雉毛邑又是什麼?」

  「法半夏。」學長斜睨了他一眼,狠狠說:「褚,你的藥草科這學期我會幫你嚴格特修。」

  唔……他開始懷念學長每天忙於任務了,牽著學長的手忽冷忽熱,但褚冥漾卻始終沒有放手的意思。

  空中響起煙火劃過天際的破折聲,遠處戴著舞會面具的白銀短髮妖精,雙手憑空切換出彩色元素與咒術融合,甩上空中爆破。

  位置在葛雷爾餐廳正下方,替遠從彼方泣臨而來的受邀者作指引,時間已經來到下午一點半左右,大多數的人都不喜歡遲到,已經有幾個熟人在阿斯利安的帶領下坐在餐位上聊天等候。

  「大美人~!」前方穿著一身誇張華麗的宮廷服飾,式青撲向學長摟住他,興奮的語氣說:「好久不見、好久不見吶……這個觸感~」

  驚愕地瞪著完全不怕死的獨角獸滿臉陶醉的磨蹭學長的胸口,雙手還不規矩的抓握身前的人的臀部,搞得好像沒這回事一樣,噴著熱氣在性騷擾他家學長。

  那兩塊絕對領域……

  幾乎是憤怒過頭,學長嘴角抽笑的抬高右腿,下一秒將聖獸一腳種進地底,只露出半截獸角,連剛要回來招待他們入席的阿利學長也愣了下,隨即換上笑容迎他們進餐廳。

  「亞、褚學弟,歡迎你們來。」

  他一說完,三樓窗台飛出一張椅子,在它砸中熱鬧的中心點前,戴著面具的男子彈聲手指,厚實的木椅立刻被炸成碎末,不屑的一甩袖子,男子發出極度鄙視的冰冷聲。

  「又是誰請來的低賤種族!」



____________

有時我在打文的時候
家裡的貓總是會伸出前腳按下右上方的鍵!(NB)
所以有些文後面沒結果都是牠害的!(別推卸責任

我也好想追著學長或亞那跑啊!!
為什麼妖師都這麼有福!!可惡!(//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