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71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漾冰(利狄)『自由招待』1


  海音邊境的翡翠森林處,獨自執行完任務的貴族王子,踩過路樹掉落下來的青澀果子,確定四周不再出現障礙物後點起回程的傳送鎮準備回城。
  汪汪!
  他的確是聽見什麼聲音,但那些都與他無關,草地上亮起精美符紋,王子在踏入符紋過後瞧見灌木叢裡坐著一隻熟悉的幻獸,似乎是守在原地等候主人,睜著圓潤的眼珠子對王子搖尾巴。

  傳送符漩起白金光芒,藉著風的元素傳送到施咒者的目的地,短暫的光芒全數消失後矮叢裡傳來枝葉的摩擦聲。
  汪汪!
  再次響起小型犬的吠聲,妖精王子朝牠比出禁聲手勢,伸長了手揉摸小狼的頭,查看附近無人後,他彎下腰從微型背包中取出食物遞給幻獸。
  別跟任何人說,尤其是阿利。
  妖精王子特別吩咐,小狼搖著尾巴挺高了鼻子頂在王子的手心上,在王子不經意的微笑下發出承諾。

  嗷嗷嗷嗚--




  年底最後一個周休假日,褚冥漾垂著腦袋離開禮拜五的第四堂課,望著手機螢幕,他快打超過學長規定的次數,要是再打一通給學長,等他任務一結束有剩餘的精力絕對會海扁他一頓。

  他們原本預定要在明天共渡跨年,地點位置不重要,他只想讓無可取代的學長陪在身旁度過,褚冥漾已經習慣學長的存在,換了別人就沒意義了,連自己也釐不清那種感覺。

  他沒辦法填補過去沒有學長的日子,只能不斷創造兩人更多的回憶。

  嘆息間穿過迴廊往下樓梯走,不曉得是人在衰時又嘆氣導致負負得正的效果,神明終於有良心的派來一位專門捎喜事的好人過來。

  「褚學弟!」

  揚著恍如朝夕般的笑容,紫袍面帶著微笑往這個方向前來,褚冥漾驚訝的向他回應招呼,「阿利學長,好久不見。」

  與人類妖師親切的寒暄,狩人轉入主題,「明天有人要請客,褚學弟能麻煩你邀請大家來嗎?」

  「咦?」褚冥漾愣了下,絕非對負責邀請感到麻煩,在守世界永遠有邀請不完的招待,他問:「時間位置是?哪位要請客?」

  「明日下午兩點,位置在亞丁城的葛雷爾餐館。」阿利學長微笑,並且作簡短介紹,「那是一間集結各大異族廚師的餐館,原、守世界都有,除了鬼族之外任何餐點都應有盡有。」

  那請問連妖師也有嗎?褚冥漾忍住發言,他同時也想知道重柳族專吃些什麼,到時候也點看看好了。
  回想損……好友名單內有個胃跟黑洞一樣的西瑞,不免有些擔心招待者該不會請完這餐就有還不完的債等著。

  但是當阿斯利安接著公布招待者之後,褚冥漾立刻打消前秒的關心,還不斷在心裡強烈祈求西瑞能盡全力把對方吃垮,他也會盡全力邀請所有認識的獸王族!

  分開後沿路回黑館的心情好轉些,發送簡訊通知大家,進入黑館大廳走上歐式握扶梯到達四樓,第一眼便見到站在房門前的學長,褚冥漾小心翼翼走過去。

  冰炎停在房門前沒有任何下一步動作,寧靜地閉著雙眼,褚冥漾不止一次目睹過同樣的事情發生,雖然這種現象很有趣,但他還是輕輕搖醒學長。

  「學長,進屋子去吧。」

  彷彿妖師的語言形成一股力量,冰炎微微睜開赤眸,即使身體到極限也不曾曝露出疲倦的模樣,踏進房門內開始解下黑袍,褚冥漾則在他身旁接下丟來的黑袍,看這隻精靈晃進衛浴室內,直到聽見蓮蓬頭的沖洗聲他才放心。

  將學長的黑袍摺好後掛在沙發背上,他還不知道為什麼學長要把自己搞得連多餘的力氣都沒有,通常他會被學長踢出房門關在外頭,就算電話沒打超過次數,學長還是會補他幾腳,這回卻連訓話都省了。

  除非公事,否則他是不會在執行任務中接電話的,這點跟他值勤時不食用任何食物的意思一樣。

  口袋裡傳來詭異的呻吟,水龍頭嘎然停止時被抽空的鳴響聲,它會隨著不同人打來而轉換,褚冥漾查看一下來電顯示,是紫袍夏碎學長的來電。

  良久,冰炎從浴室裡走出來,身上套著家居穿的襯衫和長褲,抬頭看見褚冥漾剛掛斷電話,還有些想把手機藏在背後的嫌疑。

  「你還逗留在這裡幹嘛。」微皺著眉頭往寢室邁去,他已經足足有三天沒休息,全身機能都在向他抱怨。
  「那個……」褚冥漾露出令人莫名火大的表情,搔著臉頰站起身要離開。

  見他要離開,冰炎甩過長髮回到單調的房間內,當他順手將門帶上時,一陣悶聲伴隨傳來某個白癡生物的叫聲,冰炎又補上一腳。

  「好痛!」額頭被撞個正著,還被學長踹,妖師撫著受傷的心靈跟著進來。

  「褚!別考驗我的耐性。」冰炎瞪著面前的妖師,拉開棉被決定不再理他。

  「學長,明天要不要跟大家聚餐?」只有學長,他想親口傳述。

  聞言,冰炎確定明天除了幾名袍級外,大部分的袍級仍必須執行公會任務,除非有人特地提早結束。

  沒有拒絕的需要,點頭表示後冰炎躺入床上側過身背對妖師,他發覺自己犯了一個錯,不應該太期待……

  床沿有輕微下壓的感覺,褚冥漾坐在床邊上看著他,昏暗的光線中倒映妖師的影子,彼此沉默片刻後,冰炎闔上雙眼,「我累了。」

  「嗯,我知道。」褚冥漾壓低身子靠近,模糊中依稀能嗅出妖師身上的溫暖氣息,握著他的半邊肩膀親吻,「晚安了,學長。」

  拉上棉被蓋好,褚冥漾悄然退出學長的房門外,再看一眼手中的手機,他沒想到學長會為了明天而把四天才能完成的任務濃縮,也許學院的人會認為學長很強悍,但有多少人知道那樣的風險多大?連夏碎學長都打電話來關心自己同伴。

  捏著眉心回到房裡,他真的不應該……不應該自私的期待學長陪著他,讓學長勞碌到連站著都能睡著--



---------

睽違好久的一更!
這篇原本是利狄文,沒有後半段的漾冰
前半段我一直想改成
→休:「喂!記得幫我在阿利面前說好話啊」「嗷嗷嗚嗷(你真陰險)」
第二篇休狄會被整很慘……
還有,我看到U子(ˇ)在噗浪上的一張漾冰圖
褚!!GJJJJJJJ!!你是男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