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游離意識-第13站-七首曲子


  再有意識時我人坐在溪邊的石頭上,前面有不少人站在大溪流前垂釣,炎熱的盛夏有不少孩童跳進小溪上玩水,還有幾個孩童蹲著捉魚。

  距離上次跳越時空的時間已經翻了三個季節,大片樹林響著絡繹不絕的蟬鳴聲,鄉村的悠閒時光讓疲累一天的我很想躺下來淺眠,伸一個懶腰,背後的陰影突然站著一個人遮住零星的陽光。

  「一大早就想睡覺還像話嗎,阿捷。」

  往後仰看到是年輕時期的老爸,趙衛。他把頭髮剪短了,模樣看起來跟趙世良幾乎一樣,唯一不同處是趙未比趙世良有精神多了。

  「你要去釣魚?」看他手上握著魚竿,我記得老爸有說他的興趣是釣魚,而且釣得比別人還強。

  「要跟來嗎?」不吝嗇多個夥伴加入,趙衛揚著笑容要我跟上他去前面垂釣。

  站定位後拿出一盒裝有蚯蚓的小盒子當餌勾在鉤子上,俐落的將線拋出後,趙衛轉過頭告訴我:「其實釣魚跟逗貓很像,必須讓餌誘惑這些魚,像這樣輕輕移動。」

  他做示範給我看,將線緩緩移動過來,接著再往左移,很快的線就被剛上鉤的魚給拉緊,趙衛朝上拉竿後才又收線,一條魚很輕鬆地被他收服。

  「你要試試看嗎?」趙衛貼心的讓出魚竿給我。

  呃……為了不要浪費時間,我想還是算了,以前老爸在釣蝦場釣魚時都是客人用一張險惡的臉盯著他,連我也不例外;別人花一小時,他竟然只需要花一分鐘就釣到。

  「釣魚這種技術性的學問還是交給你了。」我把魚竿推還給他。

  「別客氣!」趙衛把魚竿按在我手中,一副很期待我接下來的表現。

  怎麼每個人都喜歡強人所難啊!我打開盒子夾出一隻扭曲成一團的蚯蚓,掛上鉤子前還不忘唸幾聲阿彌陀佛,揮桿後開始拿出我的氣魄給他瞧。

  我左移動、右移動,良久,漫長的等待下趙衛已經躺在大石頭上睡著,等到我也快睡著後,魚線才有了動靜。

  學著將線往上拉在收線,一條活蹦亂跳的魚終於被我收服了,這股成就感真不是蓋的!

  「就說你行的嘛!」

  趙衛跳起身開心的拍了我一下,沒料到一個重心不穩之下,我跌入溪河裡,雙腳踩不到地面又加上我不會游泳,意識裡我不斷拍水,雖然有碰到趙衛用魚竿要拉我浮出水面,但我真的滅頂了,與真正的窒息同樣難受。

  停止掙扎中水面上的景色轉變成夜色,明月下沒有任何林子遮掩,水中呈現的畫面相當模糊,水底寧靜過分反而產生死亡的錯覺,風吹過竹子把墨綠色的竹色吹得高高,接著我看見了一名女子。

  一名穿著正統和服的日本女子。

  再度醒過來又回到KTV包廂內,喝著杯子中的飲料流進我鼻子裡,嗆了幾聲後,沙浩抽張面紙遞來給我,連身旁的其他女生都還來不及反應,他悄悄在我耳邊說。

  「下次小心點。」他可能知道我穿越了,聲音柔柔的像在哄人。

  虛脫般靠在他肩膀上,我需要休息,但在我一靠沙浩的肩膀上,五雙眼睛都同時盯著我們,尤其是風紀,他用一雙難以言語的表情看我,副班長還停下了唱歌的動作。

  「妳不覺得他們現在很閃嗎。」女同學用曖昧的眼光看向我跟沙浩。

  「早跟妳說他們是一對的,妳就不信!」

  信什麼!到底信什麼!我從沙浩身上拔起來,就算精神指數達到負五十也不想讓遭人誤會。

  下一首大家又把麥克風推給我,原本想把我跟風紀湊合一對的人都改朝沙浩靠近,特地切掉獨唱的歌曲,選了首『快樂崇拜』提供我們合唱。

  我還沒聽沙浩唱過歌,這首快歌他總聽過吧?

  沙浩拿著麥克風,音樂一來他便開始唱,由他的聲音呈現出奇特的效果,節奏也跟得上,換氣的地方也沒有出現吸氣聲,這是許多明星常犯的錯,沙浩磁性的音嗓更適合抒情歌。

  短短的合唱完畢,後面的『黑夜盡頭』班上女生對準要他來唱,沙浩卻冷著一張臉,他好像真的不喜歡唱歌,我也跟著其他人要求他唱,突然有人冒出一句。

  「現在開始你唱一首,趙敏就親你一下!」

  我轉頭看見發話人是風紀,她像豁出去似把整個包廂的氣氛炒熱,沙浩就衝著她這句把麥克風開關推開,顏面上多出一道無形的油光是我的錯覺嗎?

  你們這群人就不經過我的同意嗎!太獨裁了。儘管我怎麼不認帳,沙浩已經開唱了。

  「我願意做什麼犧牲,為了要他一個親吻,願不願出賣靈魂……」

  完了……要是沙浩認真起來,他真的會做出什麼啊!

  一首歌接著一首,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我臉色發青的看著沙浩的笑容越深,第三首歌的『七里香』沙浩是看著我唱的,我不領情的拿著吃完點心的盤子遮擋他投來的視線,就算這裡不是學校,也別讓大家知道你是那個啊,你是我還不一定是啊。

  時間停在晚上七點多,離申請的時間也超過了,管理員敲門來報備還有下個使用者要用,班上的人收拾完桌上的殘局立刻喊著馬上兌現,裡面只有好人派的副班長不好意思說話,通常男生對這種事不是立刻閃遠就是絕交的。

  「別再鬧了。」我皺著眉警告她們。

  「那就欠著吧,有七個吻記得慢慢付清。」風紀笑得特別惡劣,其他女生憑憑點頭附和。我已經確信廁所前的那個女同學說的是假的。

  搭上電梯回副班長家領回書包,再跟親切的蕭媽媽道別後,我們準備往捷運站方向搭車回家。

  離開大樓踏回歐式長廊,沙浩一路上都沒說半句話,直到出了大門後前方的道路上停了一輛熟悉的黑色轎車,那是沙浩家私人的接送車。

  「趙敏,我順便送你回家吧。」

  一般來說不都是大家擠一擠幫忙宅配到家嗎,你這樣更會引起女生懷疑!我不想禮拜一成為大家共通的話題。

  「我跟其他人搭捷運就行了。」急著拒絕沙浩的好意,雖說我真的蠻累了。

  聽到我拒絕,其中一名女同學含蓄的拉著沙浩問:「可以順便在我一程嗎?我家也往趙敏家的路上。」
  沙浩對著陳同學微笑,「可以,有什麼不行呢?」

  他的笑容下隱藏什麼,拉著我跟班上的同學揮別,我們三個人便坐進黑色轎車,陳同學坐進副駕駛座上,我跟沙浩兩個坐在後座,車子發動後,昏黑的夜晚開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