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8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游離意識-第12站-裏歌


  「啊?」不只有我傻住,旁邊的幾個女同學也是。

  「人太多你會搶不到麥克風。」沙浩捧著裝有一組撞球用具的盒子自顧地往轉角處走去。

  我一頭霧水的跟過去,沙浩解釋KTV一共包四小時,我們剩最後兩小時過去就行了。想來這樣不止能打撞球又可以回KTV唱歌,一舉兩得挺不錯的。

  推開厚重的玻璃門窗進入室內,點開桌台上的亮燈,室內的擺設還是一樣高級,沙浩將球排入三角框內,到角落挑出兩根桿子問:「你要先發球嗎?」

  我還不清楚沙浩多會玩,先搖頭看他如何開球。

  拿出櫃台發的巧克摩擦尖頭,半伏在桌球台上做出開球動作,他的姿勢看起來相當熟練,線條優美地預量好角度,迅速擊出第一桿後幾顆球滾進洞裡,完美將子球四散開。

  「你很會玩這個?」我還以為他只會看書,說不定可以叫他跟趙世良比劃看看。

  「跟同伴打過。」沙浩專注在球的位置,這局還是一樣換他。

  為什麼不稱朋友,非要稱呼『同伴』?沙浩又進了兩顆球,他擊球的模樣跟平時嘻笑的樣子不同,像個狙擊手似,球而有力的推擊出球桿,如果現場有女同學在一定會被他的姿態給迷倒,男生的話則敗倒在他的球技底下。

  終於在一個直線擦球上失誤,我才從他精湛的球技中回過神,瞪著球檯上的壞球,我轉向對岸的罪魁禍首。

  「這是大浪過後的殘骸嗎!」七零八落的,不是分太開就是在洞口的偏斜處,俯身預量角度,還是讓母球跟橘色球擦身而過。

  沙浩走過我身旁笑著問:「要重來嗎?」

  「慢慢打就行了。」我有點後悔怎麼不跟去唱KTV,至少聽別人唱歌也行。

  這局我是認定要看他打,沙浩調好角度改換左手操作,第一局潦草的結束後,沙浩坐在沙發上喝著青草茶看我將球歸位,這局決定用輪流制,由我來開球。

  散完球,沙浩接下來很安分地用直線球打,我發覺他用左手反而比較俐落,想起那個較皋宥少年,就是他跟沙浩一起練球的?

  「你跟皋宥都有在玩這個?」

  「他不玩這個。」提到過去的同伴,沙浩沒有半點想再提起的意願,他說:「我是跟一個叫倪修的人打過,你千萬不能跟那些人接觸。」

  停下推桿的動作,我抬頭看沙浩坐在沙發上休息,到底他跟同伴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沙浩的是想保護我嗎?

  「他們是人口販子?」我記得皋宥有外國人特有的口音。

  「差不多,但不要碰到他們。」沙浩從椅子上走過來,認真的口吻再次提醒:「會很危險,別再接觸他們。」

  我也只有點頭答應的份,上次追問差點被滅口,可以選擇不問用調查的方式吧,我心裡是這麼肯定的。沙浩的聲音迴盪在撞球室內,他轉過身後無形的壓力才消失,一旦了解他越多,那種微弱的『感覺』漸漸加深,那是某種讓人畏懼、膽怯的幻覺。

  可能是空氣中產生的振幅,我無法釐清。

  兩個小時一下就過了,恢復原來的狀態後搬著撞球盒子回去申辦台繳回,但問題又來了。

  我們手中沒有感應卡被攔在門外,非假日的情況下鮮少人會租借器材室,得去KTV跟副班長借才行。

  沙浩將手上的東西託給我,在我以為他要主動跑去拿卡時,他來到感應器前面掀開上面一層蓋子,像撥算盤一樣快速地輸入密碼後,大門神奇的自動打開了。

  「沙浩你……」他是怎麼知道密碼的!他常幹這種事吧!

  「沒弄壞就不錯了!」沙浩毫不在乎的說。

  我在門口卡位,沙浩負責進去繳回物品,往KTV的路途中碰到準備出來接我們的副班長,他已經提前五分鐘出來了,卻意外我們會在那之前交還用具。

  「這邊的管理員偶爾還是會幫居住的民眾開門。」憨厚的副班長原本要拿感應卡替我們開門,他說這句話時我還看下沙浩,他微笑順應副班長說的話回答,跟著副班長來到氣氛達到高潮的歡唱包廂裡面。

  裡面正有女生在唱江美琪的抒情歌,風紀股長跟其他人還在點歌,把點播單排到超過兩個小時,他們一看到我跟沙浩進來劈頭就喊。

  「快來!下一首給你們!」說話的女生把麥克風遞來,完全沒有搶不到麥的問題。

  下首歌不巧還是女生點的『派大星』,根本不適合男生唱,我看著旁邊的同伴求助,他立刻給了我一個不好的消息。

  「我不會唱歌。」還立刻坐在環形座椅上將我隔絕,跟著人群哄我唱。

  好樣的!總有一天我會報復過來!

  接過麥克風,想想老妹唱歌的底子那麼好,當哥哥的怎能輸她……糟糕,堅持不到第二段我的聲音就高不上去,四個女生笑著拍手鼓舞,我只喊交棒不然換手,硬塞給風紀股長讓她跟大家炒熱氣氛。

  結束掉這首又來了一曲『笑著流淚』,又有人把麥克風塞回我手上,跟我對唱的人是風紀,她投給我一記不服輸的表情,音樂的旋律開始後我輕快地唱起來,風紀很快跟上,結束完一群人對著我們吹口哨,還沒開始下首歌我就先離席去洗手間了。

  沙浩靠在沙發背上捧著茶水不吭聲,對歌唱始終興致缺缺,離開包廂到附近洗手間上廁所,出來時遇到正在洗手的陳同學,我向她打招呼,打開水龍頭便聽到她對我說。

  「跟你說喔!其實溫洵喜歡你。」陳同學小聲在我耳邊說,語氣聽起來很期待我會有什麼反應。

  溫洵是我們班的風紀,她一說我還不敢置信地看著鏡中的人,再回過頭笑著說。

  「我嚇到了,但今天不是愚人節。」

  「你不相信?」女同學驚呼,隨即又繼續爆料:「你還記得上學期有人問你『這塊橡皮擦是你的嗎?』結果溫洵很生氣地把橡皮擦要回,你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嗎?」

  什麼意思?我很乾脆地回她。

  女同學喃喃了幾聲,一副拿我跟風紀受不了的表情,她說:「那上面寫著你的『名字』,不是寫溫洵她自己,她從一年級就暗戀你很久了。」

  她講完隔了一會,我立刻表示吃驚狀,卻不曉得為何我並沒有做太多的反應,女學生靠近我問:「你覺得她怎樣?」

  我笑著搖頭,「這必須由她親面告訴我,否則玩笑開太大了。」

  循著包廂的路走回去,門內隱約響起副班長點的『菊花台』前奏,聽其他人說在我去廁所期間切掉一大串歌才終於輪到副班長的歌,不過這些都不重要。

  我的視線只注意到靠內側的沙浩,跟其他人的告白比起來,沒有再比沙浩那天下午親口告訴我的更加真實與強烈……

  坐定位後,聽著副班長的歌聲我的意識開始變得模糊,有種睽違已久的預感告訴我。

  又要跳針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