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游離意識-第9站-冷戰失敗(微慎)


  下午在廁所內換完運動服到操場集合,做幾十分鐘的柔軟操就是例行跑操場三圈,班上的女生在前排代跑在換男生接上,幾個本來運動就不內行的女生還跑不到半圈就虛脫在籃球架下,對著還在努力的人揮手。

  跟在我後面的沙浩面無表情地跟著,跑完三圈也不見他喘半口氣,原地解散後就各做各的,我則是跟楊政凱兩人一組打球。

  身為體育籃球隊的楊政凱跟我的默契比其他人要合,防守傳球接著投籃,第一次進籃我們還歡呼合掌,但我一直感覺一股視線緊盯著我,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冷讓我接下來打球都不自然。

  當我抬頭去搜尋那視線時,不巧地對上沙浩的目光,他手上還拿著一本書,眼神毫不避諱地盯著我看,不論跑到哪他都追著不放。

  他那樣……挺變態的。

  「你在幹嘛!」隊員突然對我大喊,回過神才發現剛才我害隊員漏失一個投籃的機會。

  重新振作後又替球員進一球壓倒性駁回,我在看回沙浩坐的位置,人已經不曉得消失到哪去了。

  再打個十分鐘的球,下課鐘響徹整所校園,幾乎一半以上的人渾身是汗,一齊站在洗手台前沖臉,儘管現在快要入冬。

  灌了幾口飲水機的水,拿回乾淨制服就到最近的廁所去更換,楊政凱也同樣在裡面換衣服。

  打過招呼後進到廁所間裡準備將門帶上時,楊政凱突然擋住門進來,我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後者把門給鎖上。

  「幹嘛鎖門!」我開始痛恨鎖門的行為,有股不好的預感。

  「噓--要不要趁現在來一發?」楊政凱一臉輕鬆自然的走近要脫我褲子。

  我一後退就碰到馬桶,空間狹窄的沒有多餘空間讓我避開,「你白癡啊!別亂來!」

  「難道你跟那個人沒有過?正常男生都會互相自衛的。」他靠過來手抵在我褲頭上,壓低聲音說:「快沒時間了,要快點。」

  他將馬桶蓋蓋上攔住我的腰跟著他坐下,我恐懼地瞪著一雙手伸進我的四角褲內掏出我的分身開始套弄。

  「別…住手……」手指無力的撥扯楊政凱的手,下腹傳來陣陣快感吞噬我的意識。

  坐在班同學的大腿上,對方的分身堅硬的頂在我的股間,廁所內衝刺著騷味和喘息,上課鐘聲很快就響起,我趕緊從楊政凱身上站起要回教室,背後的人卻纏住我不放。

  「已經打鐘……哈啊…」敏感的脖子被含住,我縮了下,楊政凱的手不規律的套弄,另一隻手探進運動服內肆意摸索,輕擰被激起的尖端,「……不要。」

  「趙敏……我想要。」楊政凱動了幾下,我臉色立刻發青。

  他、他想幹嘛!

  他把自己的運動褲和四角褲連帶往下拉,我一亂動他就有辦法挪住我的臀部固定,途中我還不小心碰到那該死的東西。

  「楊政凱別鬧了!」我喊出聲希望有人能聽見,求教官能檢查抽菸到這間廁所。

  對方摀住我的嘴,違逆跟道德相互排斥,我的眼眶蒸氣出一層薄霧,卻看見頭上方的隔板多出幾根手指,隔壁的人抓住隔板一撐翻躍進來,單手握住對方脖子,冷酷地重朝楊政凱的鼻樑砸下去。

  「沙浩……」驚愕地瞪著空間裡多出的第三個人,我看沙浩殺紅眼的把同學打到流鼻血,連求救都來不及喊,我慌張地阻止:「停下來,會鬧出人命!」

  沙浩揮出第三拳時我已經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我抓著他的手,力氣大得連我都跟著他的手晃動。

  「求你快住手!他會死!」我接近崩潰地大吼。

  沙浩轉過頭看我一眼,昏暗中目睹他的瞳孔緊縮,他忽然打開馬桶蓋,我立刻把蓋子蓋上。

  「你想做什麼,你瘋了嗎!」

  「如果你害怕的話,走出廁所後裝做什麼沒看到。」沙浩用詭異的音調對我說。

  「他是我們同學,拜託你……」我只希望這一切是個夢,否則接下來不只是被退學,學生家長還會告到法院,一輩子都會毀了。

  也許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沙浩用手機撥通電話給家管,用我沒聽過的外文講了幾句就掛斷,把沒了意識的楊同學扔在一旁撿起我的制服衣褲遞還來給我。

  「這邊待會有人來清理,你先回去教室。」

  他說的每句都像不可違逆的命令,再看最後一眼我的同學,他滿臉血肉模糊,前不久他還在跟我打球……

  回到教室只剩十多分鐘便下課,風紀跑來訓了我一頓,她還說幸好這堂課老師沒有點名,不然我的全勤就沒了。

  短短幾分鐘又開始上課,沙浩從教室後門走進來,臉上掛著微弱的笑容坐在我身邊,他身上有股血腥味,一想到同學的慘狀,我無法克制地發抖。

  『別害怕……我會一直保護你的。』沙浩在課本上寫下這行字。

  我們的冷戰持續不到一天就宣布結束,假日我都關在家裡拒絕出門,尤其是沙浩的邀約,接著星期一,楊政凱無聲無息地在班級上消失,有人聽說他車禍人住進醫院治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