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游離意識-第4站-只能呼吸。



  你知道自己所存在的空間已經切割好幾個世界嗎,以主觀來說我就是這個世界的創造者,這遊戲的主人,但是當主角死亡了,這個世界便會不存在。

  這遊戲有很多選擇,比如說第一空間你選擇A,後面的劇情可能會呈現正負A的;如果第二空間選卻是B,後面的劇情就必須「洗牌」,延伸出更多種選擇。

  但是上面的兩種都是屬於能夠重複性的,我們所待在的空間已經是計算好無法改變的世界,理由也非常簡單。


  我一時說不出半句話,沙浩已經把話解釋的濃縮精緻了,我發問:「也就是說,如果我打翻一杯水,因此跟隔壁座的女生認識,但另外一個空間我沒有打翻水,所以我不會認識那個人,就只是普通的陌生人?」

  沙浩微笑頷首。

  「所以……你也是同一種人?」如果是的話,這世界到底還有幾個像我們這樣的人?

  沙浩看著我不做任何回答,這是他的秘密,他都不會透露。

  「為什麼不能改變?」把垃圾丟入垃圾桶內,兩人到一間茶契屋點份午餐,順便讓我的「不正常」大師為我做解答。

  「一部電影,你都已經知道結局了,還能改變嗎?」沙浩頭也沒抬的點完他的烏龍麵遞給服務生單子。

  可以不要拐歪抹角的說嗎!喝著熱可可,想不到沙浩竟然會知道些,但我還在懷疑那場「夢」,它真的是夢嗎?對此我做保留的態度。

  「那你……回到過去有做什麼嗎?」像我第一時間就想到老媽,不因為我是媽寶,單純只是距離較近的關係。

  「……」沙浩撐著下顎看向店外,口吻轉淡的說道:「見我喜歡的人。」

  瀏海遮住他的眼神,我只看到沙浩側面說話的唇形。每當踩到他的雷,他都會這樣,話說回來他喜歡的人比他大囉?

  沉默地用午餐,我轉向聊到班上的話題解悶,這傢伙完全不跟班上的人打交道,也對八卦什麼的沒興趣,一年級剛認識時還差點把他當隱形宅男。

  傍晚溜進一家三層樓的書局閒逛,沙浩手上多出兩本書,我想他家肯定超多書的,每次看他拿不同本在讀,下次絕對要去他家好好觀摩!

  一天的行程結束,沙浩送我到捷運站,他說了句警惕般的話:「在那個地方,一切都不能阻止,你能做的只有呼吸。」

  我點頭表示,他的手機傳來鋼琴鈴聲,揮手向我道別後他才走遠接起,當時的我還不曉得那通電話對他有多重要,進站後我已經把它忘了。

  台北車站內站在某月台等候,護欄前面倒映出我的身影,與車站月台融合在一起的普通乘客,腦袋裡卻猜想沙浩到底穿越到哪個時代、他喜歡的人是誰、年齡多大、還有他穿越過幾次……

  跨進捷運車廂內找個位置站好,啟動前我聽見一道低沉的鐘響聲,舊式的學校下課鐘響,聲音在我耳邊漸漸宏亮,惹得我摀住耳朵想降低音量,再睜開眼睛時我人已經不在擁擠的車廂上。

  我掉進養雞鴨的私人住家,四腳朝天的躺在地上,還有幾隻鴨子從我身上踩過,發楞的瞪著大好晴天,我、我、我……

  「喂!小賊!」背後傳來陌生的男音,我趕緊回頭一看,不看還好,一看我就被一根竹棍敲在頭上,馬上痛的躺回地上噴淚。

  到底是誰那麼狠心!

  撫著腫來的額頭,人死前會有反射動作去看兇手是誰,努力從逆光中直視對方的長相,個子不矮,留著一頭柔順的小馬尾,在陽光下還繽紛出酒彤色,穿著白襯衫跟長褲像要準備出門。

  「院子的菜就是你偷的吧!」他又敲了我肩膀,聲音還是那麼不饒人。

  我立刻從地上爬起來,回想沙浩說什麼「不能阻止,只能呼吸」根本是胡謅!再不阻止他扁我,我也甭想呼吸了!

  終於能與對方對視後,這個人比我矮的一點,似乎還在發育……咳咳,那不是重點,他有一雙比老妹更勾人的內雙龍鳳眼,生氣起來沒給人凶狠的感覺,反倒是傲氣的味道重了些。

  「呃……趙衛?」我隨便叫起來了,要是我喊「爸」,可能馬上被他踹到路中央。

  「幹嘛!」老爸果然第一時間回答了,啊哈……痛,他又敲了我一下,「你是誰!」

  突然覺得趙世良跟老爸的性別交換算了,老爸你當女的肯定搶手!難怪老媽會對你一見鍾情!先搶先贏!

  將脖子上的竹棍小心移開,我整理了下衣裝,好歹這套衣服是跟老媽逛百貨凹來的,拍掉沾在身上的羽毛,我正經地說:「我是你遠親的遠親,名叫趙……嗯,趙捷?」

  趙衛挑高一邊的眉毛,不疑有他的收起竹棍,「不早說。」

  哈、哈哈……為何我感到心有戚戚焉。




---------
沒打後記真的蠻怪
沙浩的設定是完整的虛構
他是我看【傳說中勇者的傳說】裡面女主角的哥哥,路西爾的殘念

趙衛我就不說了,我還真想看看他年輕時的照片
真有那麼美嗎!!!!!機哭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