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游離意識-第3站-你怪怪的



  好痛……我的臉頰被揍好幾拳,可能已經腫起來了吧!想不到老媽居然見死不救,回去要好好告狀……也沒人會替我喊冤,算了,下次看到她要小心點才行!

  臉頰吃痛的從地面上拔起,眼前出現一隻手像要扶我起來,我也毫不猶豫地抓住它爬起身。

  「你怎麼會連過個門檻都摔倒啊。」出聲的人是我沒良心的妹妹。

  呃?她不是還沒出生嗎?難道她也跟我一起掉進蟲洞了?

  我一臉癡呆的環視沒有任何改變的廟宇,趙世良背著流行款式書包的手勢沒有改變,看著她,緊接著把老妹拉到柱子後面問。

  「小良,妳有沒有……穿越到奇怪的地方?」我有點急迫地說,開玩笑,那麼短的時間發生將近一天的事,我是頭昏在做夢嗎!不是很多人碰到穿越什麼碗糕都超鎮定,為何我辦不到!

  老妹看了我一眼,決定不鳥我這哥哥了,往搭乘回家的捷運走去。她八成認為我是腦袋秀逗,我好無辜……

  搭車回家的路上我不斷思考,會不會是那個時段、那個空間和一些巧合把我吸進那個地方,好比說神隱之類的;又或者跟【全面啟動】一樣,造夢者將人事物用邏輯的方式創造出跟真實一樣的夢,我聽過老媽說過她年輕的往事,所以很清楚其中的一二。

  跟著趙世良回到家中,進門就看到電視機後面的老媽正在包水餃,她現在的樣子跟年輕時候差太多了,我很難把他們聯想在一起,還有……

  媽妳這變態!有必要一邊包水餃一邊看血腥恐怖片嗎!

  老妹晃進浴室洗澡,將書包擺在沙發上坐下來,我試探的問起今天的事:「媽,妳之前說年輕時有個搭訕妳的路人被揍,之後妳去哪了?」

  半分鐘過後,老媽根本沒在聽我說話,她完全投入在電影裡沒空理我,等她把精采片段看完我又重複剛才的話。

  她思考了下,埋頭續包她的獨家水餃,「忘記了。」

  好敷衍!這分明是在騙人!

  「妳那天翹課對吧,是真的嗎?」我知道老媽很討厭別人追問,尤其是她不想說的事情,我也沒有想把話講得委婉一點。

  「每個人都會有一兩次翹課啊!」她打算含糊過去,「媽也是有年輕過,但你沒事別翹什麼課,知道沒!」

  所以妳真的有翹!我想吶喊之下,老爸已經下班回來了,而我媽笑得跟初戀一樣跟老爸說今天吃水餃,晃到廚房裡當家庭主婦去。

  看著我爸,真心認為他是個受害者,雖然他常跟我們講娶到老媽是他的福氣,有我們他才有完整的人生。

  不,爸你是被吃得死死類型,被老媽騙了還傻傻跟著走。



  晚上我把整事情打在部落格上,儲存在草稿裡面,又跟沙浩聯絡明天出門看電影,調好鬧鐘完我便安心入眠。

  週六的假日預計看早場電影,排隊入場前電影院裡的陰森氣息冷得我發抖,直到電影將要開始,沙浩脫下他的外套披在我身上說:「有點冷。」

  他要是有女朋友,對方一定會感動!至少我當下是感動的把他外套當棉被在蓋,看完整場懸疑片才在出口把外套還他。

  「原來兇手是他啊,但是這麼做他也沒得到什麼好處啊!」原諒我這個人,我習慣往有利的方向去想,那結局拐了一個大彎回到起點。

  沙浩套回外套,他含笑地說出他的想法:「若我是兇手,不管他對我是否有任何幫助,我會直接抹煞掉這個人的『存在』,讓他活在只有我看的到的空間。」

  你怪怪的……沙浩,但這結論是不成立的。我說。

  秋冬季在路上還能看見路人手上拿著特長冰淇淋,拉住沙浩往賣冰的地方邁向,身為我的拍檔,沙浩卻對甜食類一點興趣都沒有,點完一份香草加巧克力綜合冰淇淋,隨路找張椅子坐下來享用,這種天氣吃冰不是普通的過癮!

  「你吃得挺露骨。」沙浩由上往下盯著我吃冰的樣子。

  「啊?」他一講我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覺,融化的冰淇淋在口中尚未吞進肚就轉向他看。

  我只是含住頂部的,趁它還沒融化前舔它,況且我們都是男生,正常人會認為這樣很露骨嗎!不對,沙浩有正常過嗎?

  視線追隨唇角流下一道液態化冰淇淋,沙浩發出磁性的笑聲靠到椅背上,等著我把整支冰淇淋嗑光再去下個地方閒逛。

  在這之前我對他說了一點有關昨天發生的事,我想他或許會有興趣,因為他是個蠻怪異的人,憑我的我的直覺而言。

  沙浩低沉了下,他抽出一張面紙給我擦嘴,在我以為他會發表什麼另類感言時,沙浩微笑地對我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