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盜筆-邪靈『傳遞』下(慎)


  蛤啊?

  我愣在原位上看他,悶油瓶還是保持那張冷面孔,眼神從我的視線移開。

  「後、後悔個毛!你先跟我回家,有什麼事之後再商量。」要是再把你丟在這,你八成會回歸大自然。

  迅速趕往回家的道路,車內的空調讓悶油瓶捲曲在座椅上睡著,窗戶反射出他疲倦的模樣。

  一路顛簸回到家中,悶油瓶睡得很沉,不像在夾喇嘛的時候隨便一碰就跳起來,但在我一靠近他便自動醒來了。將車停放好位置,帶他到家中的衛浴室沖澡。

  從櫃子裡翻出備用的浴衣掛在簾子外頭,原本我是想幫他洗澡的,不意外的被他拎出浴室外,門還甩上鎖住。

  真是……這久不見他還是一樣。晃到客廳坐著等他,點開電視節目來打發時間,腦袋裡還在思考怎樣才能避免這傢伙再次失蹤,難道要我把他送去動物醫院打晶片嗎?像失智老人一樣,他一忘記回家的路我就按一下遙控機子,噢,真是太方便了!

  胡思亂想間,悶油瓶已經從衛浴室走出來,髮梢還滴出水的站在門邊看我。

  裹著一條浴衣呆站在那,有一秒讓我覺得他是個孩子,跟古墓裡訓練有素的男人完全不相干。

  拿出浴室裡的毛巾蓋在他頭上搓乾頭髮,悶油瓶的頭髮和一般男生不同,長度需要用吹風機才能吹乾,按著他坐在沙發上吹頭髮,整個室內只有吹風機的聲音,單調的沒有任何節奏,直到聲音停止後我開始替他在傷口上擦藥。

  手臂有無數割痕,我知道他又跟一批人去下土了,身上還有多處地方瘀青,有些甚至延伸至大腿內側,我內心掙扎著別去問,話卻已經脫出口:「你……你是去跳鋼管嗎?」

  咳咳!嚴重口誤。

  靠坐在沙發背上的人依舊盯著天花板,悶油瓶垂下眼,最後閉上眼睛說:「不關你的事。」

  我皺起眉,雙手掄住他的肩膀將他壓在軟墊上,他微微震了下極力想推開我,因為我的手正要去扳開他的大腿。

  「腿張開!」不是我要說的這麼露骨,他那些瘀青我不幫他揉開,久了色素便會積在那變黃。

  「……」

  完全不把我的話放在眼裡,小哥的腿緊閉著怎樣也撥不開,我也不可能忘記他的腿可是夾斷過海猴子的頭,沒把我也夾斷已經算不錯了。僵持之下,我把他腰際上的腰帶抽下來綁在小哥手腕上,纏在桌腳的柱子上。

  盯著佔下風的悶油瓶,瞬間胸口有股興奮的野獸在蹦跳,臉埋在小哥的背肌上,伸手由下往上的按摩小哥瘀青的地方。

  沐浴乳的香味刺激我的感官,將騰出的手游移到小哥胸口處,挑逗般地用指尖畫圈揉捏。


  垂著首感應不安分的手指,他似乎蠻暪敏感的,扯開四角褲,另一隻手附在他的分身上惡質地套弄,聽著他不平穩的呼吸聲,哼哼!總算是被我制服住吧!

  昂揚力挺的前端貼在小哥的股間摩擦,吻著他的側臉,小哥隱忍的模樣勾起他內心的魔王,就算再怎麼想要還是必須讓對方先習慣手指。

  「小哥……」舔著悶油瓶的耳骨,試圖引誘出對方的欲望:「今天讓我……餵你。」

  小哥臉上有幾分迷茫,不等對方答應,手指迫不及待地順著黏液進入緊緻的體內,小哥猛地身體弓起,不適應外來物的入侵,感覺手指緩緩退出後又陸續作出抽插動作,黏膩的情色聲響衝刺整個客廳,我把電視機關掉專心做我的擴約程序。

  體內的燥熱燃燒我的理智,手指被吸附助的感覺讓我低著頭看清楚那個地方,我很難相信身體的主人正是曾經和我一塊倒斗的高手,怎麼想都不可能是我來主導。

  咬緊的後庭傳來陣陣快要爆發的感覺,我把手指拔出,用早已蓄勢待發的分身填補深處的空虛。

  「唔……」在窒息中抽動是件挺煎熬的苦事,湧進體內的快感像尋找釋放般,隨著慾望的河流快被沖走。

  停止不了,架著小哥的下肢肆意搗弄,隱約可以從背面觀測悶油瓶的左手臂浮出蟠龍刺青,進入的狀態下翻過悶油瓶的身體朝向自己,小哥的眼神虛弱的撇向一方。

  「別再離開我了……」緊抱住柔軟又扎實的身軀,我做最後賣力地抽送,雙手扳住張起靈的頭,在凌亂中尋求解脫。


  二十二號的上午,我開著車子經過同一條路,寒冷的灰色天空裡開著廣播音樂台,重複的日子已經不能用季節來數,每每熱情喧囂後的隔天,那個人會默默地離開,像隻流浪動物一樣隨波逐流,不會駐足在同個地點久留。

  我嘆息,所有地方都找過了,看來是該去找小花好好討論植入晶片的問題,否則永遠也不會停止。




_________________

耶耶!!
感謝給我力量的支持者!
我停更了好久哈哈,當初本來還想腰斬沒打完的同人文
現在我就立馬給他完坑啦(也才一個
最近我迷上傳勇傳,但還是很愛盜筆跟其他動漫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