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盜筆-邪靈『傳遞』上


  擁抱的雙手沒有武器。


  行駛在河岸邊上的馬路,車窗隔絕了戶外的冷冽氣息,路燈排列在車道旁,沉橘色的光芒卻感受不到任何溫暖。

  縮在駕駛未上頻頻呼出鼻息,手伸向副駕駛座上的一盒巧克力來吃,苦澀的融在舌頭上流入腹中,所幸巧克力帶來不少熱量,點開廣播,裏頭傳來民眾的夜間點播,氣氛顯得活躍起來。

  奇異的旋律渲染整個環境,跟著節奏的快慢與叢林吹拂的風有著反襯效果,遠方的樹林間晃動幾條黑影,當下我只覺得那是無業遊民或是野狗。

  音樂裡一連串外語的呢喃聲,敲擊著爵士鼓的節奏沒讓我多在意路邊的流浪漢,天冷得讓人直想盡快鑽回溫暖的被窩裡冬眠。車子駛出一公里處之後,我的腦袋裡突然懸出一個不可能的問句。

  會不會有悶油瓶?

  煞住油門停車,看了下後照鏡的環境,靠岸的草叢一片漆黑不可能會有人,更別說在寒冬裡生存,再過幾天這裡就要下雪,到時是一大片白茫茫的世界,流浪漢又得遷移到別的地方過日子。

  再說悶油瓶可能在裘德考的援助下倒斗去了……

  重新發動引擎上路,將要接近明亮繁華的都市時,我還是放不下,要是錯過這個機會要等時麼時候才能碰到小哥,難道他們要一直在古墓裡約會嗎?

  捶著方向盤,上輩子八成跟那傢伙有仇,否則怎樣也不會陷那麼深!

  俐落地將車子拐彎倒車回去,時速的控制下回到剛在的地方,熄滅引擎後望著毫無動的叢林,這種荒郊野外特別是流浪漢會聚集的地方鮮少人會經過,治安的死角下要蒸發一兩個路人相當容易。

  打開車門的瞬間襲來冷到頭皮發麻的寒冷氣溫,披上外套踏出車門,這裡吹來陰涼的風直告訴我危險,甩上車門進入灌木叢裡,樹林磨擦出沙沙聲響,野狗群的吠吼聲不斷驅趕入侵者,開始尋找悶油瓶的蹤影。

  「小哥--你在哪?」冷風灌入喉嚨裡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沙啞,我兩手撥開齊腰的雜草進入裡面。

  踩到一塊石子差點絆倒,進到已經聽見水流聲才停下腳步,又喊了兩三聲沒有回應,我失望地垂下肩膀,中國土地這麼大,就算三番兩次遇到悶油瓶也不可能在這野地方碰到他,期盼與失望的心情矛盾地衝撞在胸口上,我知道自己很傻,早該說什麼都不准悶油瓶再去倒斗才對,偏偏卻又想支持他。

  調頭回車子的方向回去,沿著經過時草稈壓低的路走,不一會發覺四周有動靜。

  幾個黑色影子往我的位置攏近,這些黑影走的緩慢,一走快它們也跟著加快移動,專注這些影子之下,我被什麼東西給絆住,硬生跌倒在草叢堆裡。

  繫在腳踝上的草繩讓我一時踹不開,那些東西慢慢攏聚過來,我的手被一個人用力擭住,整個人幾乎被拖著跑。

  跑一段離遠後那個人才停下,從他冰涼的掌心傳來的溫度已經不正常,我趕緊把外套披在他身上,回到大馬路,離車子停放的位置還有段距離,我問起剛才那些東西是什麼,悶油瓶看著前方說話,紊亂的瀏海遮蓋他的眼神,直到我上車後他才開口。

  「別再做傻事。」

  我停頓了下,坐進駕駛位上向他表示,「先上車再說。」

  硬是拉著他拖上車,我點開廣播緩和僵硬的氣氛,平穩地駛著車子往回家的路開啟。

  路上他沉默的縮在座椅上不吭聲,看他吐出的空氣沒有溫度似讓我有些擔心,伸手抓出小花送的巧克力遞給他,這傢伙卻連看也不看一眼的盯著他略凍傷的腳趾,凌亂的頭髮像柳絮垂服在臉頰上,眼神疲憊地盯著雙腳。

  「你到底跑去哪了。」我握著方向盤莫名惱火,舔著乾裂的唇問他:「如果你需要金錢的支援我也能給你,別再突然失蹤了。」

  我很想說的是,不要把我們這些兄弟當拖油瓶扔下,我知道我們是在連累他尋找自己身世的時間,但如果真的不管他,悶油瓶是否就為像古墓一樣深埋在地底下……

  廣播又撥放出民眾點的歌,《如果宅》的旋律持續旋繞著寂寞的節奏,悶油瓶還是不說話,我停下車扭過身扳住他的頭面向我。

  「還是你記起什麼,告訴我,至少讓我知道你發生什麼。」
  悶油瓶看了我一眼,垂下眼只說了句:「我只記得被漁民撈上船時全身被綁起來的。」

  被綁起來扔下海?

  我胸口一度窒息,努力平順幾下才呼吸到空氣,他肯定是被像陳皮阿四那類的土夫子背叛,我無法理解是什麼理由會想滅了悶油瓶這樣的人才,是知道的太多了嗎?還是……他們不覺得悶油瓶是「人類」。

  心疼地擁住他肩膀,從悶油瓶身上傳來冰涼的體溫讓我顫了下,取過盒裝的巧克力納入口中,在味蕾上融開前含住悶油瓶的嘴。

  他微楞中有著想把我推開的跡象,用冷漠的眼神看著我的舉動,分離間凝視他的表情又附上唇去,甜膩中尋找呼吸,猩紅色外套內的身軀慢慢有了體溫,落在他唇上的吻漸漸由激烈轉為淺淡,那張英挺的五官直視著我,眼眸中多了無奈。

  「會後悔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