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漾安『薄弱』(慎)燈燈生賀


  古色的街道上繪著金葛藤蔓類植物,隨著路人經過的影子蔓延開,幾株金色泛光的葉苞散出光粉,人類妖師伸出食指捻過光粉,細微的金沙就在他指腹上飄散開。

  「這世界的東西?」感覺上應該屬於重柳族的,他說不出這座城鎮帶給他心理的恐慌,完全陌生、從未走過的地方無論是誰都會有恐懼感。

  這裡是無止境的黑夜,與守世界和原世界不同的空間,專屬於安地爾.阿希斯一個人的空間,唯有被他「吸收」的各個種族才能來訪的地方。

  但是為什麼……他卻能在這裡看見一隻古老的精靈,披著白晝般的長袍坐在石椅上,回過頭淡淡的朝著他投來一個微笑,亞那的笑容柔和而環繞著精靈特有的光暈,從這個角度能清楚看見遙遠的彼端逐漸升起朝陽,在這無止境的黑夜裡渲染開軟金色的光芒。

  他被刺眼的亮光睜不開雙眼,等他張手去遮飾時他已經從夢中醒來了。

  盯著房間裡米白色天花板看,隱約有一塊黑暈在上面,過了一會才消失,褚冥漾撫著前額回憶夢中景色,大概是那傢伙的夢境讓他不太舒服,有股想飛奔到安地爾面前看他情況的錯覺,但他非常確定那隻千年老鬼……修正,可能是萬年的鬼族不會那麼容易受傷。

  雖然是這麼想,褚冥漾已經跳下床連盥洗也省去的直接換上外出用的衣物,掏出傳送符咒拋至地面,趕往湖之鎮確認那隻鬼是否還存在這世界。


  踏上早已對外開封的湖之鎮,今日比往昔的假日慶典還要熱鬧,才走出巷子沒多久他便被擠入人群中帶著走,連腳都快站離地面的夾在人群堆裡,奇幻的演奏樂曲繞著隊伍響,這支隊伍不分種族的跟威尼斯嘉年華會一樣,每個不同種族皆穿著怪異服飾參加慶典,比學園祭還要更陣容。

  相較於眾多凸出的打扮下,褚冥漾呆板的人類服裝和隊伍完全不搭嘎,手上還被塞著號角要和大家一樣活躍,頭髮上被異色染料噴得一蹋糊塗,完全擠不出隊伍。

  「褚冥漾。」略站在外圍的一名戴有鳥獸面具男子對上他的視線,看他被擠得臉色發青的模樣,男子朝他伸長了手,「抓住我!」

  慌張地拔出埋在人群中的手,在那些比他高大的異族中找出空隙,身體前傾地盡力勾住男子的手,等他勾到男子的手後,他被一股強勁的力道拖了出來,隊伍並不因他們的脫隊而停擺,彷彿像一條有生命一般筆直的向下一座城鎮巡遊。

  幸好他沒有像媽祖繞境一樣被夾到終點,這個可能不是平凡人類能承受擠壓,何況他平庸的跟路人一樣……搞不好隨便一個路人都比他強上一百倍……不管了。轉頭感激男子的幫助,對方卻掉頭往別處走,燕尾服襬隨著他快速的移動飄動著,身上傳來典雅的咖啡香。

  像是被那味道迷惑似牽引著腳步,褚冥漾跟隨著男子背後奔跑,湖之鎮頓時像座迷宮找不到終點停住對方的腳步。
  「等等我……」快追不上對方的速度,他們已經跑出鎮外來到叢林裡,他沒把握能有效地穿梭在崎嶇的樹根上追到男子,他喘著,「安、安地爾!」

  望著前方頓下腳步的男子回過頭,僅有一半面具的臉微張著嘴唇閃過詫異,褚冥漾趁這機會俯衝上前硬生撲倒對方在地,連對方後腦扎實地撞在堅硬的樹根上也視而不見了。

  前膝跪在男子的腹部上壓著,雙手按在對方兩肩上與自己逼近,他道:「為什麼要逃跑,你不是一直都喜歡在我面前亂晃嗎。」

  面具下狹長的鳳眼對視他,又撇開臉說:「你不也總是拒絕我,儘管我再怎麼付出,你都不可能會正面看我一眼。」

  冷清的話語比透不過陽光的濕地還要陰冷,褚冥漾是聽得懂那字句中總是拒絕安地爾的人是誰,甚至比任何人還了解。

  「我很重要嗎?安地爾,」撥開男子的面具到頭頂上,對著那張成熟俊美的臉蛋,人類妖師放輕嗓音道:「我不會再阻止你使壞,也不會再要求你非得從善不可了。」

  張口含付住鬼族的薄唇上,依舊按著安地爾的雙肩避免他又逃跑,身體下的人盯著他的一舉一動,修長的手指環繞住褚冥漾的後頸,主動地仰起脖子任由濕熱的吻滑向他的鎖骨游移,扎在褲子上的衣襬被抽出,他能感覺到褚冥漾觸碰他的肌膚,像要揉壞他一般反覆戳揉胸口兩端,舔允白襯衫內的粉色尖頭。

  「哈啊啊……」輕闔上雙眼呼吸,草林裡的枯葉散發著腐蝕味,安地爾望著樹頂上被遮蓋一片漆黑的葉子,心酸地揚起唇角,他打算放開黑夜裡的那隻精靈和褚冥漾在一起。

  捧住褚冥漾的頭,安地爾印在他臉上無數個吻,細膩地在口中纏繞彼此,旋律般地五指扣住少年的手指將兩人位置對調,身為優雅的貴族,他不允許讓一名還在成長中的少年主動爬到他頭上。

  見鬼族強勢的反壓在自己身上,褚冥漾淡淡地微笑,握上對方的手在關節處烙下禮儀的吻,安地爾半敞開上身衣服跪坐在妖師身上,俯身再一次吻住褚冥漾,分離間牽出透明絲線,滿意的將手指伸進褚冥漾口中沾濕,挺起臀腰在自己後庭預先適應。

  「讓我來吧……」坐起身子撥開鬼族腰下的衣襬探進褲內,將脫至一半的褲子跩下扔到樹旁,慢慢沿著瘠椎處滑入後穴,帶著溼黏聲音擠進緊緻的肉壁內摩娑。

  不久前像條蛇一般霸道地纏在他身上,現在服貼地趴在妖師肩膀上感受外來物的入侵,竄進體內的快感像電流一般酥麻他的腦門,比摧毀整個城市還要更令人陶醉。

  不斷感應到後庭一點一點地收縮,兩根手指已經開闊到可以納下他的全部,將牛仔褲的拉鍊拉開後掏出昂仰的分身頂在出入口上,緩緩讓安地爾坐進裡面。

  「嘶——安……好熱……」柔軟又扎實地包裹住整個分身,緊緊箝制住他下一步動作,瞬間窒息的感覺似。

  大弧度挺腰讓體內堅硬的凶器被動地抽插著,炙熱的血液不斷擴充在褚冥漾的分身上,鹹濕間只聽得見愫亂的呼吸聲和黏膩的撞擊聲,他把少年推倒回地上盡情搖擺腰肢,原先極短的金髮轉為墨藍色捲髮散佈在肩膀處,進入高峰階段他已經沒有心思掩藏自己的慾望。

  「褚冥漾……哈……」他們鬼族一旦哭泣就會流出黑色跟血一樣的東西,他不想在這時候流出那醜陋的東西,特別是在這少年面前,緊扣住人類妖師的手感覺安全。

  「要……去了,唔……」褚冥漾抓緊他將濃熱的瓊漿在頂入最深的甬道內灌入,緊繃過後虛脫地躺在枯葉堆裡喘息,汗水流進他點睛裡,環抱住趴在他胸口上的鬼族,他說。

  「你會永遠活著陪伴我對吧。」鼻尖埋沒在貴族紳士的髮梢上細聞典雅香味,「安地爾。」

  比耶呂鬼王甚至是亞那王子更珍視孤獨的安地爾,只專一對安地爾一個人悸動。

  安地爾抬起頭對上他溫柔的眼眸,伸出手指陷入少年的髮絲中狠狠允吻,「接下來粗暴點也沒關係,否則我會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不規律的纏繞著,褚冥漾雙手放在安地爾的臀峰上揉捏,衣襬內的粉紅穴口還吞吐著他的慾望,殘存上一回的黏液進退容易許多,看向安地爾前端的分身,他心裡有個惡劣的想法,想讓安地爾只需要後面的快感大過前面。

  翻過身反壓回安地爾朝下,掄起他的腳裸將兩腿打得大開,猛地衝刺仍然緊窒的禁地,毫無理智性的貫穿身體的主人,凌辱似地搗弄溼濡的穴口,卻能夠讓對方飢渴般地吸附著,按壓翻出來的粉色肉壁,食指跟著刺入窄窒的入口滑繞一圈。

  「…褚……」令人戰慄的快感麻痺全身,安地爾皺緊眉頭感覺身體快被撞壞,即使身為鬼族還是會有被墔壞的錯覺,長腿勾在褚冥漾腰背上減少衝擊力,瞇起金藍眼瞳享受迷幻的快感。

  用力地抽送著堅硬物至安地爾體內,將他的腰部架高,每一次衝擊都頂到底部,褚冥漾下顎匯聚汗水,隨著激烈的晃動滴落,情慾濃厚的微睜著雙眼看視姿態妖豔的鬼族,不自覺間流露出虛弱的微笑。

  「這樣還……滿意嗎?」抽動幾下,握住鬼族的掌心被插進銀灰色長針與對方緊扣在一起。
  「把我……」顫抖著深藍眼睫,他發出祈求般的口吻說:「…把我破壞掉……」

  褚冥漾笑得更深,讓安地爾發出比鋼琴和絃更美妙的音色,他已經無法自拔的愛慕著這名紳士,如果他們還能回到過去彼此互不相識的時代,也許就不必像現在這麼痛苦地結合在一塊。

  「哈啊啊啊……」

  股間不斷流溢出透明液體,身體的撞擊下帶出喉嚨間甜美的呻吟,趴在濕軟的葉片上肆意地任由褚冥漾宣洩在體內填補過去的空虛。

  一切結束過後看著褚冥漾疲憊的躺在一旁,安地爾整理身上的衣物還能感覺得到留在體內的蜜液,同樣躺在人類妖師身旁凝視他的側臉,他是不介意和褚冥漾一起露宿荒郊野外。

  「安地爾,你一直愛慕著亞那嗎。」褚冥漾望向黑夜的星辰,這樣問。

  「而我現在也誠實地知道,妖師是多麼情色的生物,這也許是亞那喜歡凡斯的一點。」安地爾笑道。

  妖師不語,側過身對視著安地爾成穩的臉龐,沉默良久才道出一句:「晚安,安地爾。」

  扎過針的手摟著安地爾的腰入睡,後者無奈地脫下外套蓋在少年身上保暖,細細聽著少年入睡後的呼吸聲,他的視線再也離不開少年的身影,即使在數不盡的歲月裡他仍然追尋相似的影子。



______________

這是燈燈說要R18的-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