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冰(婚)『學長犯規!』下


  感覺背後一個動靜讓床鋪發出嘎吱聲響,學長跨坐在我腰背上隱隱坐著,膝蓋撐在床被上減輕壓力,過多裸露的大腿肌膚貼在我的腰部兩側引起我的幻想。

  學長,早知道你有玩SM的傾向了,該不會等下要來個滴蠟燭play是吧!

  「褚,你又亂想是不是!」學長嘴角抽搐著用力揍了我的腦袋,略長的爪子險些陷入我的皮肉裡。

  咳……學長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你不是沒辦法偷聽我的心聲了嗎?

  這回學長沒再管我胡思亂想,手指由我的後頸髮尾處往上梳去,一塊冰涼物體觸碰在我的後頸上,帶著水液緩緩推揉,良久,背部的血液有疏通後跡象才了解學長是為今天讓我一個人空等又中暑著想。

  刮痧的力道讓我頭昏昏的趴在床上想睡,果然還是有賢慧的一面啊……雖然暴力多了點,還是有溫柔的時候,胸口頓時說不出的窩心。

  「學長,」我的雙眼微睜側著面休息,有句話我很久以前就想親口告訴他,「希望在我之後能有人同樣珍惜學長。」

  說起來真的很殘酷,不論是人類還是妖師的壽命都有限,我沒辦法陪著混血精靈一同走到終點,在學長的生命中我還只不過是一小點的插曲罷了,學長後面的路還會遇到很多不同人,也許是女性也說不定。
  這一代已經碰到很多各式各樣的人,有些人安然享受僅存的生命,像夏碎和千冬歲就已經約定好彼此的晚年該如何過,然跟辛西亞也同樣會相依到對方逝去。

  我還想在心中嘆息,學長的拳頭又不留情地砸下來,比剛才的力道還要更用力,我吃痛的回過頭苦了一張臉看他。

  「不會有那種事情發生。」學長整個人壓在我身上靠過來,髮帶鬆開後垂散在肩膀上,他說:「我會不斷地巡迴在你所存在的空間裡,沒有任何人能頂替你的位置,即使那個人跟你極為相像也不能。」

  我一秒想到我的機器人O友這部。學長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空洞,但眼神卻是堅定地凝視著我看。

  翻過身勾住學長的雙肩摟在懷裡,從他身上傳來清淡的香味令人安慰起來,我想珍惜這隻混血精靈,若學長碰到下一個符合他的伴時,希望那個人也能有同樣的想法。

  可惜我才剛想完,眼神順著學長的嘴唇延伸到單薄內衣上兩點的凸起地帶,是抱在一起時摩擦到的吧!為什麼要在這時候……學長我要收回前言,是你先引人犯罪啦!

  舔著乾澀的嘴唇,我閉上眼努力停止幻想,但耳邊一直不斷環繞著敏感跟肌凸是怎麼回事!不行啊!我要矜持、保住學長的貞潔!

  「……褚。」聽到一股難言的語氣,學長抬頭望著我,露出難得的尷尬表情:「你的……」

  我赤紅了一張臉欲想把學長推離身邊去沖澡,但我的身體反應卻是俐落地爬起來將他按在床上,氣血沸騰的凝視底下的精靈,我緊張的說:「學、學長,讓我引導你……」

  學長又露出一個短暫的疑惑,看著我咬下黑袍專用的黑手套扔在一邊,手指已經不規矩的伸向他胸前突起的尖端揉去,隔著布料舔弄著,將騰出的手扳起滑膩的大腿撫摸,彷彿品味溫潤的玉器般來回摩娑,他沒有阻止。

  推高學長的內衣到鎖骨位置上,含允著專屬自己的粉點,它已經敏感到堅硬地挺立著,隨著學長的呼吸和心跳聲如個體生命般存活。

  一雙手溫柔地環住我的頭,仰起頭來看他,學長微笑中帶著無奈和寵溺,我失神的移開那塊地方揍到身體的主人唇邊親吻,兩手橫抱起輕盈的身軀往浴室移動,忙碌的允吻中用腳帶上浴室裡的門隔絕外界。




________________

如果你是覺得中暑用治癒術治療就好
快速又方便的想法的話
那麼你很不浪漫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