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冰『攪局』


  只要是褚送的東西,他都會很珍惜,原本他是不會接受任何人送禮物的,唯獨那名少年讓他無法抗拒。

  但這小子最近似乎開始叛逆,坐在學院膳堂特地跟他隔桌子用餐,實在太不像話了!

  「學弟,你不打算跟褚學弟和解……」看著刻意分得遠遠坐的兩個人,阿斯利安一走進餐堂就猶豫要坐哪邊位置,平常他們都是坐在一塊的。

  聽到發問的人這樣說,坐在冰炎旁邊的紫袍強忍住笑意,他觀察冰炎的餐盒一點動靜也沒有,直盯著最角落用樹遮著的某一桌,手握著筷子還插在白飯上,在夥伴看見有夜妖精靠近褚冥漾獻殷勤時,手上的筷子發出"喀喫"響,在他們面前斷成兩半。
  他們都知道哈維恩跟在褚冥漾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卻突然在他們冷戰的時間特別猛烈,到底是有什麼底細?


  「漾漾,你到底跟學長發生什麼啊?」喵喵說出大家的心聲,她在意的其實是學長沒有跟他們一同用餐。
  同桌的千冬歲不斷望著遠端的紫袍,親手做的日式御飯糰放著給萊恩拿去享用,他也是讚同褚冥漾盡早跟冰炎學長和好的成員之一,而西瑞則在世界某處正執行殺手任務。

  「他只是想反抗大美人罷了啦!你們都不瞭解這種長期避不見面,再次遇到對方時會摩擦出多大的激--」
  肘擊式青的胸口下懷,褚冥漾繼續吃著疑似紅燒獅子頭的食物不發一語,他現在可以放心地去胡亂思想也不必擔心學長是否偷聽得到,就算聽到了也沒差了。
  如果沒有學長的存在,他的生活會變成怎樣也無所謂了,再怎麼荒唐也沒有踏入這世界更離譜的事,他本來就不應該對學長百依百順的,事到如今他才知道……

  學長根本把他當寵物在看待。

  「也許冰炎殿下還存有過去老舊的觀念也說不定喔!」哈維恩坐在褚冥漾身旁,攪拌著碗裡的濃湯,用溫和的口語說道:「不論是哪個時代,每個種族一誕生都會被各自的文化觀念影響,這種影響並非是幾個月或幾年的時間,何況千年前精靈就在追殺妖師一族,他們或多或少都會有著比平凡種族還高尚的心態。」

  像是聽得見他的心聲,褚冥漾豁然抬起頭看夜妖靈,後者淡淡地朝他微笑,很不巧的又被冰炎目睹一切,第三雙筷子又再次報銷,往後中午沒有任務的日子,餐堂裡必有一道道折筷子的聲音出現。

  任務執行完畢,他發一則簡訊傳送到公會,看見手機桌布仍是他和褚冥漾的合照,是在原世界拍的,他從沒打算要把這張照片換掉,即使他們現在處的不快。

  那句「我才不是學長的寵物」真的讓他很傷心,或許戴洛說的對,他對褚冥漾太嚴苛了,極短的時間內要他接受守世界的一切已經很沉重了,又要他跟在身邊限制活動範圍,論誰都會想脫離。
  「走了。」夏碎輕聲說,在地面展開傳送陣。
  踏入傳送陣內,消失之際他隱約看見角落裡有人影,眼前的影像一閃,他們已經離開任務地點。

  回程跟夏碎進入紫荊館休息,夏碎邀他泡在露天溫泉裡紓解壓力,閒適間,若是褚冥漾跟身旁陪著,那傢伙一定會對他說「學長,想太多會折壽喔!」或是「跟學長泡在一塊水會涼掉!」這樣的話,現在的他覺得日子過得太寧靜了,彷彿褚冥漾從未干擾過他的生活一樣。
  半個身子浸泡在溫水中,趴在石頭邊上,幾縷髮絲在水中順著流水舞動,疲累地在溫泉裡靜靜闔上赤紅睫羽。

  待在自己房間盯著螢幕,褚冥漾敲著鍵盤和原世界的朋友談話,幸運同學還是像以前一樣沒變,反倒是關心起褚冥漾在異能學院的狀況,等衛禹聊到冰炎學長時,褚冥漾停下打字動作,他不曉得接下來該聊什麼。

  他已經太久沒用正眼去直視學長了,學長也真的放手不管他,的確是自由了,可以不受拘束的踏入他想走的路,放縱卻讓他有股墮落的感覺。

  但他的人格並沒有因為學長而改變,就算沒有學長,他依然還是褚冥漾,只是這當中從來沒有冰炎這隻混血精靈,也許他會從沒人口中知道這個人,永遠也沒機會接觸比歷史更神秘的人物……

  『衛禹,不管我有多不想見到這個人,我都不會真的討厭他。』褚冥漾含著苦澀的笑容敲打鍵盤,他沒資格討厭學長,很鬱悶的,要是人指著學長說「給我滾回千年時代」,他絕對會是頭一個揍對方的人。
  結束聊天的時間,向安因借衛浴室洗澡,再回到房間已經十一點多了,平常他都會打電動到凌晨才睡,現在他完全提不起勁去做那些事,坐在軟沙發上打開電視螢幕看影片,將頻道切換至原世界的節目,褚冥漾抱著枕頭專心看恐怖片。
  大多數都是西瑞硬拉著他一起看東洋片,雖說是當殺手的卻偏愛看台港演的江湖老劇,到血腥地方西瑞還會對他說「漾~你這樣是無法成大器的!」。

  他也沒說過要成什麼大器啊!

  電影演到十分鐘左右,他正看到殺人魔拿著電鋸解剖一名外國男子,主角的眼睛都被血染紅,讓整個畫面血淋淋的,房間門鈴突然響起。
  緊盯著門不敢上前去開,這大概是每個人的後遺症,第二道門鈴響完隔了一分鐘,他看見上鎖的門無聲地緩緩轉動,"釦"一聲解開鎖,褚冥漾收起腳尖在沙發上喚出米納斯,當門被打開一個隙縫時,他已經做好射擊動作。

  一雙血紅的眼睛愣了下,在漆黑中除了紅色之外還有銀白色長髮陪襯,紅眼的主人身上穿著熟悉的襯衫站在門口,將一支手機放在鞋櫃上。
  對方瞄見電視上演出血腥畫面時皺了眉頭,再看見褚冥漾僵在原位盯著他看,才不耐煩的解釋:「手機被掉包了。」
  咦?
  收起米納斯走向門口,拿起鞋櫃上的手機確認桌布,的確是他跟學長的合照,除此之外電話簿和其他照片內容都不一樣,幾時被掉包了?

  搔著後腦邊找背包裡的手機,走回來遞還給學長,關上門之前又見學長皺著眉頭瞪他。
  「學長?」
  「放手。」咬字清晰的瞪著褚冥漾,冰炎的手被他緊握住。
  尷尬地立刻將手抽回,他想不到淺意識裡會做出這種舉動,本來想急著道歉,脫出口卻變成:「學長,那個……可以陪我看電視嗎?」

  拉著離開的人袖子,背對他的學長遲疑了下,默默回過頭來點頭答應。

  帶上門往沙發椅子上入座,褚冥漾還是抱著枕頭在看,漆黑的房間裡閃爍著電視機切換畫面的顏色,學長對恐怖片一點影響力都沒有,瞇著雙眼靠在沙發背上隨時都會睡著似。
  鏡頭對準房間時,他們都看見一對情侶在擁抱,當床頭開始搖晃時,下一刻褚冥漾突然伸出手遮住冰炎的雙眼,學長地暗罵,抓著褚冥漾的掙脫,「褚!」

  「兒童不宜!」他可沒忘記學長是個連「開房間」都能講得臉不紅氣不喘的,要是他看到這畫面……對一隻精靈來說太刺激了!空出的手立即按下靜音模式。

  「白癡!你比我小別胡說!」用力掰開褚冥漾的手,學長一掌拍在他後腦,鼻血順勢地被拍出來濺在枕頭上,褚冥漾茫然看著他,「褚你……」
  從那視線他摸了摸捏住鼻子急忙起身找衛生紙塞住,褚冥漾紅著顏面撇開臉說:「這只是新陳……代謝。」
  學長翻翻白眼,抅來桌上的面紙給他,螢幕上播到人類的動脈被剃刀劃開過後,緩速地裂出一條細縫再慢慢流出膿黑色鮮血,肆虐的噴灑前他抄起遙控器轉夜間新聞,在點開光影村的亮光驅散詭異氣氛。

  「不准再看這種節目!」學長的心情又惡化起來,他接觸的任務除非是碰到鬼族,否則他也不會留下來陪褚冥漾看人類編排好的電影。
  原因不再於血腥方面,而是心靈上的絕望會讓一個正常人變得扭曲,他知道褚冥漾會幻想,很多正面事情都會被黑暗化,煩躁的揪著妖師耳朵拉近,聲音卻是異常的溫柔,「知道了嗎。」

  褚冥漾遲鈍地抬起頭,被學長酒紅的眼瞳凝視下,他的鼻血不爭氣的把衛生紙浸濕,揪著眉目伸手牽住學長的手擺在胸口,以紊亂的心跳聲應證。

  「嗯,明白了。」
  學長滿意的收回手,不料褚冥樣又緊捉住它,百般討好的眼神求助,「學長,今晚可以陪我睡嗎?」
  黑著臉嘴角抽搐著,當晚他把妖師踹到床上睡覺,自己也躺在被窩裡安心睡去。


  隔天見兩人從褚冥漾房間走出來上課,閣樓下的精靈與天使和藹地享用茶水交流,見到他們倆,刻意忽略褚冥漾頭上的腫包與兩人打招呼。
  午休,他們出雙入對的出現在校園食堂上,坐在靠近底部的餐桌上用餐,一群人盯著那兩隻,四周散發著無法靠近的絕對範圍,只有一個沒腦的獸王族大嚷嚷的坐在褚冥漾旁邊搶食物,千冬歲推了下眼鏡報告他的最新情報。

  「漾漾昨晚拿著沾血的枕頭去洗。」
  他一說完立即有人噴出飯粒,式青興奮地看著他,吹噓得挺高鼻子說:「我就說過久久的見面絕對會非常激烈嘛!」
  遠端的褚冥漾聽見色馬的無線腦波,捏著眉心假裝沒聽見。
  熱鬧的一群人當中,唯一鎮定的剝著麵包丁摻在濃湯裡的哈維恩,閒趣的攪拌模樣流露出典雅氣質,在吵雜的人聲中他對自己這樣說。

  「溫柔的妖師大人。」


________________

爆字了,很久沒這樣
端午節就給他清水的字爆吧!
昨晚家人在看【顫慄】
他們居然可以邊吃泡芙邊看!!
哈維恩我一直聯想到【悖德之城】裡的黑皮膚少年(名忘

芽!我這篇超正常,一點也不鹹濕!(怒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