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8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安『永久崇拜』2



  搬著大型物體回到家門口,我把他扔在地上,他像隻貓一樣輕盈的踏回地面上。掏著口袋裡的鑰匙我邊說:「到我家之後不准把地址公布出去,還有進去之後要是你敢亂來我就把你趕出去。」

  安地爾笑著,從那張笑臉裡我好像在哪看過,是他過去跟亞那在一起的時候認真地笑,但是套在我身上不管用,就是這種笑容害慘亞那跟凡斯的。
  解開門鎖進入客廳,母親已經把大致上的食物端在桌上了,我在門口喊了一聲,老媽在廚房大聲回應:「買太久了!」

  我轉過身看著還停留在門外的安地爾,他一靠近家門就有道透明符文將他擋在門外,學長的結界還在,他也不急著立即破壞。
  「你不進來嗎?」

  我伸出手做邀約的手勢,安地爾從掌心裡取出一顆黑水晶捏破,破碎的粉末像磁粉一般吸收進房子外圍消失,他才伸出手穿過結界的薄膜握住我的手進門。
  示意他坐在客廳沙發上,我提著一袋鹽巴到廚房先跟老媽報備,老媽拿著鍋鏟急著想看我的「朋友」,趕緊將菜燒好後端去客廳。

  坐在沙發上的男子是我從沒看過的陌生人,一頭褐色短髮戴著眼鏡斯文模樣,身上還穿著休閒運動服飾,短時間我還不曉得這個人怎會闖入我家,但是那個男人轉頭看著我的眼神,我才想起這個人。

  「漾漾,他是你朋友?」老媽似乎開始懷疑我的交友關係,怎麼才一學期就交了一些怪裡怪氣的朋友。
  並不是,他只是個路邊的一隻鬼,跟口香糖一樣黏著我一路到家裡來。我很想這樣回答老媽,但背後伸出一隻手執起老媽經常炒菜的手,印下一個紳士禮儀的吻,說道:「是的,褚太太。」
  看老媽笑得像年輕十歲一樣,對於安地爾成功收買了……喂喂!

  瞪著這隻笑得奸詐的鬼,他竟然連有夫之婦也敢下手!況且對象還是我媽耶!別破壞別人家庭行不行!

  他坐下來和老媽聊天時我就在一旁默默地吃飯……觀察,他們竟然能一直環繞聊著關於亞特蘭提斯學院的事情,我也不自覺地吃完晚餐,他們聊了四個小時都不會累!再說異能學校他們竟然也能聊成普通高中!

  「漾漾,你這次沒帶冰炎來呀?」老母又開始關心自家兒子的人際關係。
  「他要打工。」說打工也沒錯吧,出任務就是打工的一種。我插著水果拼盤在吃。
  老媽這才將桌上的碗盤收去廚房,安地爾微笑的看過來我這,我立刻說:「你也該回去了。」
  「我想去你房間。」安地爾摘下細框眼鏡拿在手上一甩,我的房間鑰匙就變在他手上。
  他自動地往樓上移動,悠閒的捏著手中鑰匙站在我的房間門口,趕在他插入鑰匙孔之前我衝上前阻止。
  「除了學長之外我不准任何人進入!」我說得堅持,擋在房間門口不讓他進入。

  安地爾看向隱匿在角落的重柳一族,我急著敷衍:「他們也除外!」
  正確來說五色雞頭跟式青都有進過我房間,但我的標準是「動物」跟學長之外禁止進入……不對,應該是「狗跟安地爾」禁止入侵……算了。

  「裡面不會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吧!」安地爾伸出左臂將我抵在房門上,惡質的笑道:「我看過像你這年紀的人類在房間裡貼滿崇拜的人的照片,你該不會就是那種人?」
  「你才是那種人!」我瞪著他,「滿腦子裡都是耶呂鬼王,你比那種人還要嚴重!」

  「但我的立場比那些更有意義多了。」得意地揚起眉毛,鬼族高手也不急著破門而入,「比起公會理乏味的任務,我更崇尚鬼王毫無拘限的破壞,你能了解嗎?總有一天等你厭膩那種生活,我會敞開雙手歡迎你。」
  瞪著說出這種話的背叛者,我反而不怒反笑的回應:「耶呂也沒有給你安穩的生活過,我對這種沒保障的工作沒興趣。」

  所以,你還是只服從耶呂而已。

  僵硬的懸著這樣的心情轉身開門,房門裡面還是跟離開前一樣。收拾好床鋪上的書籍放回書架上,完全無視靠在門邊上的鬼族,從衣櫃裡取出睡衣到浴室洗澡,那傢伙居然也跟著我進入浴室裡頭!
  就算是時間重柳也不會變態到光明正大的直視別人洗澡吧!

  擠個牙膏都差點拿成老媽的磨砂膏,脫下上衣扔進洗衣籃裡,當我含著牙刷要脫下長褲時,透過鏡子看見安地爾的鳳眸微瞇起來。
  夠了,這簡直是精神虐待!拉上沐浴簾隔開可怕的視線,快速的扒光衣物在蓮蓬頭下淋浴,簡單的戰鬥澡完畢後才想起一件事,衣服跟浴巾都擺在安地爾站的位置。

  拉開些微的隙縫盯著那隻鬼看,安地爾手肘下就掛著我專用的淺藍色浴巾,恭敬得像尼羅等候主人過來擦乾身上的水漬一樣。
  「你能出去一下嗎?」額冒著青筋,還真地當起執事來了!
  「我還等著你快點上床睡覺呢。」顯然還是蘭德爾家的執事較優秀多了,怎會有僕人對待雇主是這樣的,雖然我沒有請他。
  「我也想快點上床睡覺,明天一早還要回學校上課。」我把手伸出來表示叫他把浴巾遞給我,耐心的能源都快被這隻鬼消耗光了。

  跟鬼族爭執了十多分鐘後才終於讓那傢伙踏出浴室,好不容易奪回自主權,擦乾頭髮上的水後套上衣物,在離開浴室回到房間,還是看到一個超級大的障礙物坐在我的床沿上。
  「別坐在那,你身上的味道會沾在被子上。」我的頭開始痛起,胃也在翻攪。

  「這樣很好啊,當你聞到這種味道時就會想起我。」他微笑,「在心理學上叫做自約。」
  我把掛在頸肩上的毛巾扯下來,走到那隻鬼族面前伸手指向書桌那邊,冷冷地道:「鬼族也有心理學嗎,要睡就去睡桌上或地上,我的床不歡迎你。」

  聽見我的冷言冷語,安地爾一時間也收起笑容,那樣的表情很怪異,一點也不適合經常微笑的他。
  「你真狠心,就算是對待其他鬼族,你也不會像現在這般地厭惡。」
  「對你就特別例外了,安地爾。」

  安地爾深呼吸了下,嘴角刻意地上揚,他起身往書桌方向走去,輕盈地像隻貓一般躍起踏在桌面上,安分地趴下來交疊著雙手擺在桌上當枕頭,藍金色眼珠子骨碌碌地盯著我一會才闔上。

  「晚安了,褚冥漾。」

  見他暫時不會有什麼怪動作,我小心翼翼的掀開床被躺進床上,在努力觀察安地爾真的不會作怪後,我的眼皮也沉重地催使我闔上了。

  另一個全新的生活開始,夢裡我卻看到一雙不吉利的東西。


____________________
抱歉,拖那麼久才更新
一開始我打了耶安,在快要打完的時候又想打漾式冰
然後也是打不到一半就去打漾然漾
也是打了一半就去打鬼族好友,又打了現在的這篇
很悲慘的都打一半,然後又打了漾冰(婚)
又很難得手寫利狄文
最後我還是決定來探監了(大嘆

這中間我還有想要打夏目同人、APH、盜筆
果然東西還是要一個一個慢慢完成,不然開的坑會無止境的多
還有,沒有打後記的同人文、自創文都很像別人轉貼的
所以後記很重要倒是真的!

這篇的漾安原本想輕鬆愉快的(陰影哭
但還是打成這樣了OTZ
褚公你這渾蛋!我會讓你後悔對待紳士的(哭指
下一篇!紳士大反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