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重『糖果的誘惑』(慎)


  現在不論出門到哪他都會隨身攜帶一樣東西,一開始是對方老是跟在他身邊很反感,然後是對方因為他跑去守世界見朋友而吃醋,第三點就更簡單了。

  他怕學長又來拆散他們,於是他有走到哪都會隨時謹慎他背後的人是否跟丟或被劫走,這種前後兩極化的差異感讓他有點像被虐狂,這天他的幸運同學忍不住這樣問他:「你的背後是跟什麼不好的東西嗎?」
  不是的,重柳絕對不會是「不好的」東西,如果純血統的時間種族是不好的東西,那他這個人類妖師已經可以跟耶呂鬼王劃上等號了。

  「是我朋友。」褚冥漾騎著單車解釋,他們約好在公園河道邊騎自行車運動,過去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機會跌進河裡,現在應該不會在那麼衰了吧!

  才剛想完這件事,急速的彎坡道突然衝出一名撿球的孩童,瞪大眼看著愣在原地的女娃,褚冥漾按住煞車卻在這時候失靈,車頭被兩隻歹毒的地精纏住,緊急將雙腳朝地面上摩擦減緩速度卻徒勞,在家長的尖叫聲中他眼看快要撞上無辜的孩童。

  一道黑色的身影快速地捲過女孩消失,他的車子穿過女童原本的位置,拖了三公尺才驚險停住。

  幸運同學從前頭趕來,褚冥漾也甩下車子跑來查看,他們都看見女童平安無恙的站在路邊的草叢裡,手裏還捧著桃紅色塑膠球,而她的家長趕來抱著女娃向他們道歉。

  「我看到有個白頭髮的姐姐……」被拎回母親手上的女娃睜著圓圓的眼睛,小手指還點在嘴唇上。
  褚冥漾一聽到「白頭髮的姐姐」立刻偷笑,但還沒笑出聲後腦一個劇痛讓他彎下腰抱頭,後腦被石頭重擊,力道比國際級的棒球選手還強,連衛禹也忍不住關心他。

  「……看起來很痛呢!」衛禹遞出面紙給他。
  是他錯了!但好孩子千萬不能模仿這個暴力狂!他很想立刻用精靈詩歌來療傷,無奈四周都是平凡人類不能使用,他只好忍痛跑到附近的流動廁所內治療。

  騎完一圈公園回到都市,天色已經黯淡下來,與友人道別後各自往回家的路騎回去,在那之前褚冥漾回頭問:「我想獎勵你。」
  從黑暗的角落浮出的重柳在斗篷裏不屑地說:「只不過是點小忙罷了。」
  褚冥漾微笑更深,將單車停靠在一旁拉出黑暗中的重柳,從斗篷裏牽著他的手道:「但是你的手流血了,重柳。」
  瞬間用力地抽回手,褚冥漾早料到重柳的反應,將手握得緊緊踏入一間便利商店,進入前他用爆符貼在重柳身上,在普通人的視覺上呈現的不是黑紫的斗篷,是一般輕便的短袖衣物,他們緊扣的雙手倒是引起不少人注目。

  褚冥漾走到放置糖果的貨架前,問他:「你想吃哪種?」
  「不需要。」厭惡的瞪著妖師,他有種被耍著完的感覺。
  「那你選個沒看過的。」褚冥漾異常的堅持。
  重柳皺著眉移開褚冥漾的臉,他被貨架上擺著一盒插滿一支支的怪所東西吸引,從那表情褚冥漾馬上知道他對棒棒糖有多好奇,挑了六根不同口味的棒棒糖到櫃台結帳,再牽回單車慢慢走回家。

  家裡的母親已經燒好飯菜等他回來,簡短的用餐跟沐浴,時間已經停留在九點鐘方向,擦乾頭髮將米白色毛巾蓋在頭上,褚冥漾坐在書桌椅子上開始剝糖果紙。
  將第二顆糖果遞給桌子上的蜘蛛,他走到床沿邊看著重柳嘴裡含著西瓜口味的棒棒糖,微笑問:「如何?」
  「……」他看著妖師的視線微溫的盯著他的嘴唇,撇開臉不敢正視他,「味道很特別。」
  「是嗎?」褚冥漾咬著棒棒糖,將糖果與桿子分離後擭住重柳的後腦擁吻,舌頭靈巧的滑動圓球,嗅著重柳吐出的水果香味,他勾著唇惡劣地笑:「我還沒懲罰你呢!」

  「憑什麼……」被翻過身壓制在軟床上,手指捏著的棒棒糖被褚冥漾搶走,下半身的長褲脫到大腿處讓他面色冰冷的掙扎。
  裸露出姣好的下身,趴跪的姿勢馬上令他赤赧著臉要拉回長褲,褚冥漾攔住他,在他敏感的耳畔上低沉道:「別動,不然等等會弄痛你。」

  再吻過一次重柳的嘴,沿著背肌一路到達緻嫩的後庭,探出舌挑逗,濕黏滑溜的進出著,大腿跪久了開始顫抖,一旦被褚冥漾碰過的地方他就會無力,虛脫般地趴在床被上喘息。
  滿意的看著不斷收縮的穴口,褚冥漾挑起石榴口味的糖果沒入裏頭,再植入第二顆尚未舔過的糖果推入按至最底部,指尖推擠進第三時聽見身體的主人呻吟。

  「嗯……太多了……妖師…」第四顆圓球體硬是擠入體內,重柳含著淚抽氣。
  重柳求饒的表情卻沒讓褚冥漾鬆手,含著桿子的第五顆棒棒糖沾過唾液後順利的進入以飽和的入口,反覆的吞吐到愈來愈小顆,頂撞著裡面的糖果。
  「我還沒看過有人能一次吃五顆。」

  等第五顆完全被消化完,褚冥漾解開牛仔褲上的拉鍊,將分身直挺挺地衝入甬道內抽送,捧著重柳的腰肢盡情地攻入。
  「妖、妖師……」銀白色長髮垂在肩膀上,俯臥在床上艱鉅的想爬離貫穿他的猛獸,「不行了……」

  箝制住欲想脫離的下身,感覺肉壁內一縮一縮的快感,背後的人奮力頂入。

  「哈啊啊……」低吼間,宣洩出的慾望流溢在重柳白皙的大腿內側上,褚冥漾在窒息間喘息,瀏海服貼在發汗的額頭上滴出水,疲憊地抱著重柳躺在床上。

  「重柳,謝謝你……」呼吸平順後,柔柔的聲音低喃著,他把重柳當長型抱枕一樣安穩的抱著入睡。
  沉默間,重柳垂著眼握緊胸前的雙手,隨著褚冥漾的呼吸聲,他的意識漸漸模糊。


  他只是不想看到有人受傷罷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

抱歉拖了那麼久才更新
這棒棒糖的威力太大了!所以糟糕文就讓漾重兩個人來呈現
總不能叫學長吧!會被戳死
這篇跟『置身』是一起的
本來是要陽台PLAY的(咬手帕
難道陽台要讓給老安嗎!這種激烈玩法……咳!他看起來也很適合

感謝看完這篇糟糕文的人,有興趣的可以分享心得喔!(也沒什麼好分享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