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冰『沉重的謝謝(黑白西裝)』


  窩在學長的床上睡眠,他和平常一樣賴在學長的寢室不肯回去,有個天然冷氣擺在那不用實在太糟蹋了。
  學長身上傳來純天然的體香讓他瞇起眼睛,學長的銀白長髮被穿透進來的陽光照射得亮眼,讓他拉高被子將自己跟學長藏進被窩中繼續熟睡。
  今天他們不用出任務,難得可以睡到中午也不會有人來打擾他們,享受著稀罕的假期來普通的度過,可惜他的手機發出靈異叫聲來破壞他們早晨的和平。

  「去接。」學長閉著眼睛說,對褚冥樣的容忍度已經到達極限了。

  他光是隱瞞褚冥漾昨天的事已經夠煩人,被一支手機的詭異鈴聲干擾睡眠讓他的起床氣加重,側著身子把褚冥漾踢下床。
  被無辜踢下床去找口袋裡的手機,褚冥漾還在想這時間會是誰打來的,怪叫聲停止後他才翻找到手機,按下回撥電話後,電話的另一端接起後簡潔有力的講了幾句不等他是否反應過來立刻掛斷,讓他尷尬的盯著手機螢幕幾秒轉向床上的學長,後者已經坐在床上睜著蔓越莓色的眼睛看他,褚冥漾傻笑的這樣說。

  「老媽想看你,學長。」


  捧著兩盒守世界的水果和一些甜點來到家門口,敲門迎接他們的是方才電話裡的褚冥玥,穿著一般休閒服在家裡休息,她到現在還是紫袍階段,沒有人強迫她非得考上黑袍不可,相較之下褚冥樣的黑袍是被學長以鐵血的嚴厲督導下強迫去考的,也是公會裡少數雙黑袍搭擋組,專門負責更大型的任務。

  進入屋子內環視從小生活到大的房子,有些東西在他離開的時候增加減少,懷舊的記憶中他就跟這房子一樣,悄悄的改變,只是隨著時間沒有多留意就忽略了。

  老媽從廚房裡端著茶水微笑的走出來,一見到兩人,擺下茶水滿臉笑容的張手要來擁抱,可能有很長一陣子沒見到母親,比待在學院想念家人的感受更深,褚冥漾鼻酸的張開手迎接母親卻意外撲了空,轉頭看著老媽親暱的抱著學長,活像很久沒見到自家女兒一樣熱切的關心,頓時讓他心涼了一半。

  「聽冥玥說你們今天放假,媽媽已經在廚房準備晚餐了,快坐下來吧!」老媽笑咪咪的摟著學長的手要他坐在客廳等候,再看回自家兒子時,平板的語氣指揮說:「跟我到廚房幫忙!放假了還不回來探望家人,真是的!」

  不公平待遇啊!

  褚冥漾剛站起身就被學長伸出手指彈額頭,面對老媽,他說:「我來幫忙吧。」

  看學長捲起兩邊長袖的模樣,他有著學長未來會是個好太太的錯覺,乖乖的坐在沙發上望著老媽跟學長的背影進入廚房,他下意識摸著無名指上的婚戒,若沒有這枚戒指存在,他到現在還會無法相信學長真的被他娶走了。

  「老姊,你跟老媽說我們今天休息?」褚冥漾有些小抱怨,他說不定會趁休假日子跟學長去遊玩,雖然他們時常玩到一半就出現緊急任務。
  「你也不能一直不讓老媽看亞,這麼做反而會引起爸媽不滿。」冥玥坐在貴妃椅上看著國家地理頻道。
  「但他們的觀念……」他蹙起眉頭,就擔心家人只是表面上贊成,私底下其實是反對聲。

  冥玥的目光移向褚冥漾的臉上,她是這麼說的,「如果連你都不想承認了,老媽也不會邀請亞再踏進這個屋子的。」
  垂著首沉重的思索著,他確實是想太多了,他太在乎學長,再說學長若回去當上冰之牙國王,他更沒有機會再跟學長在一起。

  所以他們結婚,有這層牽絆繫住他們是多大的風險,冰之牙的人隨時可能會奪走學長,他們實際上沒有任何關係,就連微小的利益關係都沒有。

  抹著臉,他發覺自己在再胡亂想真的會老得快,趁著學長跟老媽在廚房幫忙晚餐,他趕緊追問事情。
  「老姊,昨天是誰打傷學長的?」不是他不答應學長不再問這件事,萬一學長又再一次受到攻擊他一定會發飆!
  褚冥玥不耐煩的瞪著他,響起的門鈴剛好可以讓他轉移思緒,這時間會來按他們家門鈴的,郵差的可能性遠高於他老爸突然回家。

  移動到門口,在他扭轉門鎖開門後,迎面而來的是一名用黑色長針盤纏起墨藍色長髮的冷豔男子,微笑地站在家門前問候,手上遞出一張請帖。

  「午安,褚。」

  不到一秒時間立刻甩門關上,他大概可以知道是哪個傢伙碰傷他的學長,眾多鬼族中就只有安地爾的嫌疑最重了!

  還有那是什麼髮型啊!



  站在流理臺前幫忙切菜,待在廚房裡儘管冰炎在任務上做得再厲害,碰上料理他真的沒轍。
  光是處裡將皮他都能把整支老薑削到剩下一小塊薑丁,白陵慈也不好意思讓他再做其他事,選擇讓他靜靜在一旁看她做菜。

  等候高湯沸騰的期間,白陵慈切著白蘿蔔道:「跟漾漾在一起,你一定吃不少苦吧。」
  冰炎沉默住,他們雖然經歷無數的波折,雙方卻能化解危疑,因為他們身邊有許多夥伴,這世界他們並不是孤立的。

  「他很早就已經知道自己的選擇了,褚很認真的在維持,待在他身邊並不會受苦。」但他還是無法忘記過去那個比他還弱小的妖師,不論是哪個時期他都不會忘記。

  切蘿蔔的動作變慢,廚房裡環繞著火爐和沾板的聲音,白陵慈抬頭看他,說:「當我看到那個青年時……即使是渺小的一個記憶片段,也能將所有事情都能串連起來……要是漾漾一直沒認識你的話就不會發生那麼多事情了。」

  她什麼都知道了,假裝不知道也是種痛苦,妖師們來到原世界本應存活在平凡的世界中隔離,到現在還有絕大部分的人認為妖師已經滅絕了,放棄恐懼與害怕再跟陌生人來往,不知道永遠都是最好的。

  沒有迴避伯母的眼神,冰炎開口的同時被她的聲音蓋過。

  「謝謝你!」白陵慈說,低頭握著刀柄不斷地切菜,眼眶中打轉著淚掉落,「謝謝你選擇我兒子……」

  不論是褚冥玥還是白陵慈,冰炎都深刻的覺得妖師是種溫馨的種族,因為他們懂得珍惜,懂得把握不讓自己在後悔……

  他依舊沉默的接受這份感恩。

  接近黃昏落幕的時間,他們聚在一快享用晚餐,這時候褚冥漾盯著桌上的菜又轉眼看像他的學長,用非常好奇的眼神表示。
  「你想知道?」學長持起筷子挑眉問,見褚冥漾頻頻點頭,極度好奇的盯著他看,學長夾了一快方方黃黃的東西往他口裡送,「好吃嗎?」

  褚冥漾再次點頭,雖然嘴巴被薑汁弄得麻麻的,但他還是含著淚硬把東西吞下肚,讓對坐的母親短時間不曉得說什麼好,褚冥玥則完全不想管這對閃光組。



________________

忘了說這是系列篇
?→黑白西裝→抵抗不能→是!老婆大人→沉重的謝謝
這應該要打123吧!但是有123就會有完結,這樣就要有收尾的劇情
所以不考慮
還是再開個夾子會比較好(癱地

我發覺上完文言文客不能打文
不然一個可以打很長的句子會濃縮很短!
還有他們昨晚回黑館沒有做什麼更害羞的事啦ˇ
我一定要堅持微诶取但不能超過
漾冰是我堅持的!(雖說覬覦很久

這篇又沒有上回預定的家具篇!!(抱頭
但是老安的髮型沒有仔細描述很噢
誰叫褚關門太快了!(指
黑針的用途還有當髮簪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