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耶安『無數徬徨』(慎)


  從冰冷的湖底甦醒,墨綠略透明的海草纏繞他的腳踝將他困在水中,仰望著湖面上的冰層,模糊的視線中還飄盪著深色長髮,他聽不見任何聲音,所有一切沉浸在水裡變得安寧,閉上雙眼也不會有什麼不安。
  他的寂寞不會有人探討、不會有人發現他的存在,更不可能將他從水裡打撈上岸,湖水的節奏搖擺他的身軀顯得像海底妖精,能聽見不遠處還有人魚的天籟穿透水中響鳴,慈祥的旋律讓他又沉沉地睡去,隨著水流的晃動,他在湖底渡過無數個季節,當人魚悅耳的歌聲嘎然停止時,環繞在四周的已經是殘忍的哀嚎聲,狠狠刺入他的耳中。

  有人將他拉上水面,擺在濕漉漉的草皮上給陽光去除去濕氣,良久,午後瀰漫一股血腥臭的血味,他虛弱地緩緩睜開雙眼,扭頭看向惡臭的來源,是一名粗壯的鬼族趴跪在地上以兇殘的方式勒斃一隻藍髮人魚,爪子陷入人魚的咽喉一發力,眼珠凸起的人魚掙扎動作立刻癱軟下來,嘴裡不再吐出拇指大的珍珠,圓睜著雙眼斷氣。

  草地上的濕漉都是鮮血浸染所造成,他盯著氣絕的藍髮人魚,金藍眼珠轉向面目猙獰的鬼族,他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更沒有多餘的機會逃跑便被鬼王擭住腳踝,藍黑長髮在草地上拖曳著。

  「吃下去。」粗魯的抵著他的頭壓制在人魚的臉上,沒有要殺他的意思。

  照著鬼王的意思服下新鮮肉體,他有了些許的力氣,但鬼王又捉住他的左腳,儘管他捉住柔弱的草根,耶呂將他拖至身邊下方硬撐開他的雙腿,曲折腿部後猛力將下腹炙熱的巨碩攻進他的體內,激烈地穿刺緊窒的後庭,急迫的讓喉嚨發不出叫喊聲,從渾噩的痛苦中慢慢釋放堆積長久的空虛,雙手抓握不到任何東西,衝撞他的凶具將他帶領到慾望的高峰。

  和平的守世界上空還遨遊著夜晚不歸的天使一族,羽翅振幅出金色粉末,在夜空中灑落祥和的祝福,拉長金色殘影的尾巴消失;叢林中吹著細微詩歌,輕柔的彷如安眠曲,昏睡前聽見一道聲音。

  「跟著我吧……」卸下平時兇猛的模樣,耶呂指尖劃開人魚的胸口取出失溫的心臟。

  身上仍舊沒有遮蔽的衣物,聽著對他暴行過後的耶呂鬼王,他沒有立即答應,趴在青藍火堆旁凝視火星,耶呂將心臟扔進火堆裡靠近他,無視受傷的人驚恐地想要逃脫,俯下身低沉說道:「跟隨我,安地爾‧阿希斯。」

  皺褶的眼皮下還殘留痛苦過的痕跡,他垂下眼沒有回答,心中黯淡的迴盪著耶呂說過的話……

  他很早就知道他的存在嗎。


  跟隨在鬼王身邊肆意無邊的扼殺生命,攻打精靈和神聖種族的領地占為己有,他已經食下數千計生命來提升力量,當他的力量到達一個頂點時,他開始想替耶呂創造豐績、超越所有鬼王,潛入公會破壞秩序的根源。

  但這麼做他會很長一段時間必須與鬼王分開,不斷揣摩並計劃所有過程,終於帶著沉重的心情來到鬼王的地下書閣前,推開門入眼的卻是一名女性鬼族,豐腴的身軀穿戴簡單衣甲,椅靠在桌沿邊上用詢視的眼光打量他。

  「他就是您的第一手下?」比申勾著挑釁的笑容,完全不將對方當一回事。
  回以虛偽的笑容掩飾內心不滿,安地爾恭敬的向耶呂鬼王提出他的看法,他知道耶呂會答應的,不論他做任何事情,耶呂都不曾褒貶過他。

  「可以了。」耶呂揮手讓他停止。

  看來耶呂還是像往常一樣放手讓他去做,他們從一開始就是這種下屬關係,不會有再多餘的情感發生,安地爾灰冷的轉身離開,手腕卻被鬼王緊緊扣住。

  「比申,妳先退下。」背對他們的耶呂低聲道。

  睜著怪異眼神看他們,比申瞪視臉上仍是陰險笑容的安地爾,惱怒地甩過捲紅長髮調頭離開,對自己被命令退下感到極大的不滿。

  「安地爾。」
  他只有看到一條手臂伸來拉住他,他們又像過去用擁抱為對方取暖,視線懸在耶呂吻他時流露出的眼眉,嘴裡傳來苦澀的血腥味,鬼王的爪子沒入他的髮梢緊扣著他的後腦擁吻。

  他盡可能讓這個吻變得深長,在耶呂口中挑逗般的吸允,他們身上都有著對方雄性的味道,熟練的扯開腰際上的帶子,前膝摩擦耶呂鬼王早已腫脹的褲頭,安地爾頭靠在他的懷中說:「讓我服侍您……耶呂鬼王……」


  公會的日子比過去殺戮的生活更令他乏味,進入黑袍時期取得機密情報也不會被人懷疑,他不是正統的鬼族,沒有人知道他真實的身分,就連他自己也不曉得為何生存在世界上。

  吃下身邊的紫袍,他曾想過從別人的記憶找尋自己的過去,中途仍然還是放棄了,他無法承受真實的打擊也不打算接受鬼族以外的身分。將夥伴的力量吸收進體內,他又得到更多有利於鬼王的訊息,同時也能讓他找到更有趣的消遣活動。

  將得到的消息傳給使役送去,靠在尖塔窗口處,穿著黑色隱士服的使役變化成烏鴉形狀,飛往遙遠一處,順著地點位置,安地爾又想起那天越過湖畔邊的天使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