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鬼族的妖師朋友『基地之二』下


  自古以來都是屠龍或是屠魔王才是最有權威的說法,聽見這麼驚人的內幕,盯著安地爾這隻鬼族,褚冥漾打算用米納斯剷除民間禍害。

  屠海神這檔事他居然也幹得出來!要說他們是朋友不如說是損友算了!

  「你自己去屠就好,不送。」繼西瑞之後再來是安地爾是嗎!
  勉強擠出笑容拉開車簾要下車,背部刺痛的感覺又讓他鬆脫拉開車簾的動作,回顧笑得一臉親切的鬼族,褚冥漾很想巴他頭。
  「你可以當作是實習,等你加入我們就容易上手了。」擒著邪佞的笑,安地爾舔拭黑針上滴出的血珠,將紅舌添上更鮮豔的色彩,對妖師獨特的血液有著魔般的快感。

  「為什麼非要這麼邪惡不可?」他絕不曉得這種眼神看在其他人眼裡有多麼挑逗,但在褚冥漾眼中卻不是,黑針上的神經麻痺控制他的腦部,定格在坐位上他的意識開始模糊,「做什麼……」

  跨坐在褚冥漾大腿上,安地爾低俯著身子靠近他,用警告的語氣對他道:「倘若你再問這些無腦之詞,我不保證是否經過你的同意直接將你壓到鬼王面前,知道嗎?」

  令人窒息的逼迫口吻讓褚冥漾皺著眉撇開,從安地爾身上又散發出濃烈的味道出來,像是腐朽的樹木被雨淋過的霉味又更像所有不好的東西匯聚在一塊的氣味,陰涼的指尖沿著他的喉嚨劃至胸口,安地爾趴在他肩上發出微弱的嘆息。

  「要是你一開始就是我們鬼族的,就不會如此麻煩了。」
  「……安地爾…」手中的掌心雷變回豆子掉落至腳邊,褚冥漾抽動著手指也無法撿回幻武兵器,耳骨有著濕黏的東西在挑逗他,吐著熱息猜不透安地爾現在是玩什麼把戲,他的思考陷入一片焦灼。

  他到底想做什麼!

  「阿希斯大人,地點到了。」車外的使役喊出聲。

  安地爾從他身上下來,撩起黑簾查看外界情況,海水的鹹味灌進整間轎子內,外頭狂響的海浪聲轟巄震耳,他看見遠端的天空與海水中央迸射出金亮的餘光,似乎有神祇正在開戰。

  「你坐在裡面看好。」拉著低沉的笑臉,安地爾跨沒兩步跳躍海平面上穩穩地站著,細長黑針至他的長袍下襬處如雨水般滴染海洋,遠方捲起兩條龍捲風,慢慢形成水龍的模樣靠近侵犯祂們地盤的鬼族。
  『吾輩膽敢前來放肆,這塊海洋不是你們能覬覦的地方!』雙眼泛著青綠寶石的海神龍發出低吼,烏雲隨著祂的憤怒更濃密集,瞪著海面上微小的鬼王高手,祂不抱有和平溝通的打算。

  「不會是覬覦,本當是我族的基地之一。」浸染大量的死氣,安地爾決定不只是侵占這塊海洋,連這兩頭海龍也一併納入他的力量範圍。
  盯著海龍頭上的一枚綠寶石,另一頭海龍神則是掌管海水的深藍寶石,安地爾沉思了下,抬眼的瞬間出現在藍龍的腹部底下將散發出黑暗氣息的黝黑水晶插入藍龍的體內,毫不留情的抽出手等著看變化。

  『哄哄哄哄——』

  坐在轎子內頭皮發麻地聽見奇特的低吼聲,褚冥漾瞪大眼望著巨大海龍從底部開始變黑,海水慢慢汙濁起,另一頭海龍仰起頭嘯吼,憤怒的用雷電攻擊祂們的敵人,所有鬼使開始湧上來盤爬抵死不服的藍龍,而青龍已經往墬往另一邊渾身散發肉眼可視的黑色粒子。

  他有著不祥的預感,正確來說他再不阻止一定會後悔!事情已經在他眼前上演,他居然能坐在這看到這一步?

  他想救大家……不要再有人受傷了,這是他的世界,不該讓守世界的異族來侵犯的。

  努力讓自己恢復知覺,但身體只要一發力就會顫抖並且發軟,冷汗浸濕他的背部與血混濁在一塊,褚冥漾閉上眼呼吸,他現在無法使用身體去阻止安地爾搞破壞,心裡至少可以阻止災難發生吧。

  『黑色的力量會隨著海洋的律動被消化,藍龍不被惡勢力所屈服,所有鬼族將回到自己的棲息地安份待命……呃,還有讓安地爾這個大型垃圾快點回去。』

  盡心的禱告這些話語,胸口灼熱的讓他悶咳出一攤血,雖然他很想說這是內功使用過度,但照目前情況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褚學弟,你怎麼會在這裡?」

  熟悉的聲音突然傳出,呆滯的看著突然冒出車外的阿利學長,褚冥漾臉上寫滿驚訝。
  跟在阿利學長身邊的休狄立刻用不屑的眼神瞪他,爆破聲響持續在攻擊鬼族,黑袍蹬了幾步衝向海平面協助雙龍驅離敵軍。

  「你還受傷了,先送你去醫療班,這裡交給袍級處理。」阿利學長點開移動陣,扶著褚冥漾踏進法陣內。

  「海龍神祂們……」
  在他昏迷前他聽見另一頭海龍神發出怒嘯,地面震抖著雷擊傳開的振幅,他的意識接著中斷。



  浸在水中有著無重力的錯覺,左右手感覺有冰涼的東西在觸碰他,有聲音迴盪在對他腦中說話。

  『謝謝你……妖師。』似乎就是海龍神。

  是打贏了吧,但這並不能感謝他的妖力,他什麼都沒做……就像他以前的同伴被襲擊時一樣懦弱,他只是用了一點力量去阻止罷了。
  慢慢的甦醒過來,盯著醫療班的天花板一會,轉動眼球去看趴在床上休息的學長,疲倦的臉龐睡得不是很安穩,他知道學長一定都打聽一切了。

  在學長左手中還握有他掉落的米納斯,學長果然也有過去幫忙。手指撥開遮住臉龐上的紅髮,他想把學長抱到床上休息。

  「漾~你居然獨自去屠海神!」猛然破壞寧靜的噪音的主人撞開房門,氣憤道:「本大爺可是連屠山神也帶著你一起走的,想不到你的野心這麼大!」

  大的是安地爾好嗎!
  按著眼窩,褚冥漾又有發動一次妖師之力的可能。



_______________

打過漾重的各種玩法後
再打這篇轎子文我好想讓褚跟老安在車廂裡面……咳咳!
打得我好想改標題,改了絕對會是漾安OTZ

呀…鮮鮮改版的有點畸形(?
點一個網頁就夠懶了,還要點兩次多花時間(超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