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鬼族的妖師朋友『基地之二』上


  被列為禁區的湖之鎮地底下,洞穴中吹著拉長的空氣破音營造出詭譎氣氛,旗幟殘破地垂掛在突起的尖刺上虛弱地飄動,身體呈現腐敗狀態的鬼王坐在最深處裡面,暗褐色光線僅露出巨大半身,如枯木一般靜止不動。

  泛著不吉祥紅光的血紅雙瞳盯著遠途歸來的下屬,耶呂鬼王乾燥的嗓音中命令:「安地爾…過來……」

  空氣中振幅著鬼王喉嚨傳出的壓迫聲響,穿著一般長袍的長髮男子畢恭畢敬地前來鬼王身邊,跪下身子用憧憬目光望著血瞳的鬼王。

  腐朽的雙手獎賞似撫摸著下屬的藍色頭髮,爪子沒入藍黑髮梢中輕揉,安地爾跪在冰涼地板上享受自己努力爭取到的獎勵,胸膛貼在耶呂腿上想要得到更多賞賜。

  畫面不巧被另一名鬼王目睹,比申看著安地爾的姿態和被耶呂鬼王寵溺的模樣,憤恨地瞪著這隻奸詐狡猾的鬼族,踩著高跟鞋不願再看著他們,對安地爾單獨受到耶呂鬼王的寵愛厭惡至極!

  滿意的望著女性鬼王氣極的臉蛋,安地爾在耶呂的寵溺中露出勝利性的笑容,沒有任何事物能比得到耶呂的寵愛更值得驕傲了。



  午夜的原世界裡,一條長排如百鬼夜行的鬼族們一齊在空曠無人的街道上前進,為首的鬼族扛著方形簡陋的黑色轎子緩慢地往目的地前進。

  選個舒適體位坐在轎子裡頭的安地爾愉悅地回想這件事情,半瞇起笑眼等待下一個征服地點,他會仁慈的吃光那邊獨留下來的神祇,在笑聲中殺光侍奉祂們的所有僕人。

  轎子抬到半路驟然停止,最前頭的鬼使隔著簾子向他稟報,「阿希斯大人,有人類在前方擋住去路。」

  「輾過去。」漆黑的轎子內傳來安地爾的命令,毫不猶疑。
  「但似乎是位妖師……」鬼使說。

  轎子內一片沉默,鬼使冒起冷汗發覺不該多說廢話,趕緊讓前面的鬼使繼續前進。
  「讓他進來我這。」安地爾拉開簾子探出頭外,勾著笑容說道:「妖師可是我們最好的朋友。」

  「是剛才誰說要輾過我啊!」被其他鬼族壓來黑得反光的轎子面前,要不是待過守世界他肯定以為誰在半夜抬神轎勒!

  再說這傢伙不是會用傳送陣嗎!

  表情依舊是笑的安地爾空出一個位置讓褚冥漾坐進來,後者立刻拒絕,「我還要回繳的任務,沒時間陪你玩。」

  「拒絕別人太多次會討人厭喔!」安地爾輕鬆笑道,藍金色眼眸中透露殺氣。
  「那個別人不包含鬼族在內。」褚冥漾立刻戳破,皺眉看著長排隊伍,印象中鬼王高手會大規模出行另有內幕,「不用傳送陣移動,選擇這種高調方式出遊。你又想去哪搞破壞了……住、住手,安地爾!」

  被強制抓進鬼王高手的轎子內,安地爾點開結界避免褚冥漾逃出去,捏破茶黃色水晶讓環境明亮一點,再悠閒坐在位置上欣賞人類的五官,揮動手指調出一組茶具,他打算趁這空檔好好和妖師培養默契。

  「你是帽子商人嗎!」褚冥漾忍不住吐槽,接過安地爾遞來的杯子,裡頭裝的卻是難喝咖啡。

  「待會要是睡在半路上我可不會像上次那麼好心。」安地爾抬高下巴示意要他喝下。
  看著精緻的杯子中裝有安地爾特製的咖啡,對他來說這東西比米納斯的亡水還毒!

  「這趟到底是要去做什麼的?」小心的把安地爾版的亡水捧在手上,褚冥漾打算用話題敷衍過去。

  鬼王高手緩緩轉過臉來,邪佞的笑容中搭著陰影,這樣說:「屠海神。」


___________________

基二可能不走恐怖路線(推墨鏡
發覺耶安這個配對還蠻不錯耶!!
耶呂到底是怎麼制伏讓他手下的啊?(用大攻模式?
這該不會是我未來的菜!醜攻美受王道!!

這篇同樣是無CP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