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冰_『黑與白西裝』阿神生賀


  站在眾多來賓宴席的前方,我緊張得可以把潔白手帕擰出手汗,頻頻擦拭額頭上的冷汗,並非是冷氣開得不夠,而是面對我人生的重大喜事讓我緊張到快要暈倒。

  先從男方家屬的宴席看去,老媽的眼睛瞪得快要噴火似,會這麼兇神惡煞的原因得回溯到上個月的某天假期,我把結婚喜事最後一個告訴家人,就在準備煮晚餐的黃昏時刻。

  「老媽,我要結婚了。」看著在流理臺前熟練的剁肉的母親,我鼓起勇氣說。

  老媽微笑的抬頭看向我,「老媽不會介意未來媳婦是奉子成婚的,媽媽也很開心能早點抱孫子。」她又低下頭繼續做飯,看來今晚她打算做大骨粥。

  我並不想刺激母親,但這件是總有一天會被揭開,於是我坦承一切的說:「他不會懷孕的……媽,而且妳見過他。」

  在公佈該人的身分後,下一道剁菜的悶聲中跟著是母親僵硬下來的笑容。

  那天我差點被菜刀追殺。

  順著倒數第二個知道的損友,五色雞頭毫不客氣的坐在男方親友團的宴席上,不顧周遭人的眼光狂掃光整桌食物,還要廚師再上菜,好在坐他兩邊的是雷多跟九瀾他們,一個欣賞五色雞頭的穿著打扮,另一個欣賞自家老弟捉雞腿的雙手和清涼沙灘褲底下的雙腿,同桌的還有六羅跟雅多這兩位面癱……呃!更正,兩位同族所以不必擔心太多。

  立刻知道這件消息的是情報班的千冬歲,與他坐在女方親友的夏碎學長也是同時知道,他們倆一高中畢業就成為搭擋,有任何消息千冬歲都會告知搭擋。

  接著愈來愈多人知道這件事,當喵喵跑來向我祝賀時卻忍不住落下眼淚,我還記得那張強顏歡笑的容貌令人心疼。
  瞄著宴席上從頭到腳都臭著臉的傲嬌……摔倒王子,徹底鄙視人類的結婚文化,死瞪著想要換桌的人類,陪在他兩旁的狩人兄弟合力制伏,才沒讓婚宴還未舉行到一半就被掀了。

  不同民族舉行的婚禮不同,原世界的台灣在婚禮的文化上,以講究傳統的人來說,五色雞頭安排的場地和菜色十足活像正港的台灣人,好在有人阻止他請電子花車,不然我可能會被原世界跟守世界的人從頭問到腳趾都回答不出完。

  你能想像電子花車在摔倒王子面前演出嗎?我敢保證絕對會被劈死!

  抹著泛出來的冷汗,我的胃又開始疼了,婚宴上幾乎認識的人都有請來,沒請來的也自動跑來,例如最遠方那位穿著西裝筆挺的鬼族,他周邊的未婚女性都被他優雅舉止誘惑,一個邪魅笑容拋向司儀台上,不清楚的人還誤以為是對誰有意思。

  「安地爾……」擔任司儀的賽塔喃喃,耀眼的金黃長髮束起,用法術將精靈的長耳朵改為人類一樣。

  現在我只求這些人別突然在婚宴上開打,要是他們開打起來絕對會把整個台中轟掉,更有個能把整個台灣擊滅……不能亂想,他們真的有可能會做!
  台下親人團不見老姐的身影,她跟喵喵還有其他女性都去替新娘做打扮,回想當初老姐從我口中逼出實情的模樣,那種安心卻又像是欣慰的臉讓我覺得她似乎放下什麼重擔,她只說。

  「你還是選擇他了。」


  現場伴奏的精靈們拉起小提琴,優美旋律令人懷念,當晚宴的大門被開啟時,音樂轉為更沉重的音階,每一聲敲擊我的胸口,望著站得筆直的白色身影,頓時有股走了很漫長的路終於到達頂點的感覺,我的新娘、我的學長——

  由於跟夏碎學長拆夥的關係我被分配到和他做搭擋,當時的我們已經大學畢業,和學長當了一段長時間的搭檔,原世界的任務完成時,他突然對我說:「我越來越不了解你了。」

  剛任務完成回來聽到這句的反應,我是猜想「啊啊……學長是不滿我的辦事方法吧。」

  盛暑時期坐在公園裡的樹蔭長椅下,大熱天還要穿長袍讓人熱到發瘋,但是待在學長身邊卻可以透過他身體傳來的冰涼散熱,我轉過頭看學長,他就靠在木椅背上虛脫一般的望著晴天,白銀馬尾如高級綢緞流瀉在椅背上,臉上看不出在想什麼。

  若是過去學長會說「不了解就去搞到了解!」,當然我不會對學長這樣說,聽著炎熱中傳來源源不絕的蟬鳴聲響,同樣靠坐在椅背上看著晴天的我開口。

  「那我們結婚吧。」

  一切多虧這個衝動,它藏在我心中跟著長大,在我的心中慢慢發芽,終於在這時刻脫出口。看著學長遲疑的看著我,再一次複誦一遍後,學長的表情明顯地變化,接著一個熟悉的感覺在我的腦袋上展開。

  在他揍完後收回拳頭說:「如果你說的是假的,我會讓你更痛!」

  吃驚地看著學長微微紅起的耳朵。我開始對炎熱的夏天有了不同的喜愛,微風夾帶著孩童的啼笑聲,親切的吹拂過我們的瀏海,那種感覺深切的落在我的記憶中。

  踏著鋪有紅毯的步道上,跟在學長後方的小亭灑起片片花瓣,有人拉彩爆、有人使出精靈祝福,奇妙音效引起原世界正常人的目光,尤其是老爸看著非科學類的迷幻影像驚愕的臉色發青。

  穿著白西裝禮服的學長手中捧著一束繡球花,青綠色藤蔓垂落與白西裝陪襯,最顯眼還是他的白銀長髮中的一撮赤紅長髮,沒有多餘的陪襯和嫁妝,學長帶著淡淡笑容從遠方前來,成為晚宴上最耀眼的主人。

  「學長……」我的兩腿已經產生發軟狀態,理由是學長真的要和我結婚了。

  今晚的主軸到場,典禮即將開始,我們面對著司儀許下承諾。

  一段攏長的結婚台詞與祝福過後,賽塔溫和的提出公式般問語:「當你的愛人過了百年後,身體將會老化老朽,你會帶給對方最初的承諾嗎?」

  彷彿像在針對我們之間種族的差異,這個問題我不曉得迴避多少次,有多少人問過我同樣的問題,但要在眾多人面前回答,我的壓力突然倍增。

  「那一天來臨時,我會接受他的全部,我愛著他的靈魂、他所做的每個選擇,即使他途中有所改變,我也會面對所有一切後果。」見我沒有回答問題,學長說了。

  賽塔看向我,而我看向底下的然和辛西亞,最後我說:「即使過了千年還是輪迴,我始終如一會愛上他。」

  真要說起來,我們還是有不平等的地方,也許學長在更早以前就知道我這個人了,但凡斯流入的記憶中含帶著對亞那的情感更深,幾乎影響我對學長一般的敬意,更深入轉為強烈的感情。

  將手中的盒子打開,裡面的兩枚對戒若套在情人手指上,即使在遙遠的彼方也能夠立刻傳送到身邊,製作人是某隻色馬的一位美麗大姐姐,他的馬背上隨時都可以掏出奇怪東西,簡直跟哆啦B夢的萬用百寶袋一樣神奇!

  替學長套上戒指後,我才了解到戒指的重要性,有些人把戒指當做裝飾品,但以目前來看,我跟學長之間有了信物的存在,我們是被認可的一對情人,這枚戒指對我們來說不單只是裝飾用,它是有意義的象徵。

  當學長替我套完戒指,我們的儀式結束。

  「你們還沒接吻耶!」特地做在一堆美人中央的某隻色馬在大庭廣眾下跳出來喊,他的話立刻讓其他人產生連鎖效應。

  「不親怎麼知道你們是不是真的!」某個學長忠實粉絲拍桌,對已死會的學長還殘有一絲希冀。

  呃……我不想次怒在場的老人家,要知道在老媽跟老爸面前跟男性擁吻會對他們倆老的心臟負荷不了。
  再說這裡還有很多直男直女,我還不想結個婚這麼快就被殺掉!
  「那個……尊重學長的意見。」相信學長是不會答應的,上回在黑館被他揍到連老爸都快認不出來了,何況在那麼多人面前更不可能。

  「褚,」學長抬起頭面向我,似乎是來真的,「可以了。」

  我臉開始紅起,什麼可以了!?學長你別突然爆出這句行不行!這句對我來說有很多解釋耶!

  學長的身高還維持在高中階段,相較一八零的我低下頭吻住他剛剛好,真摯的擭助學長的後腦親吻,周遭人的喧嘩大肆響起,允吻學長濕熱的口腔,我無藥可救的抱起他旋轉好幾圈,捧花被這樣隨意丟給有緣的人。

  我們真的結婚了。

  恍如南柯一夢般的終於走到這一刻,我無法再鬆手,緊緊擁抱住學長吻了好久。

  接著開始為親友們敬酒,雖然我想幫學長把酒改為飲料,但他說:「這是你的文化,我們裡應順著他走才會得到真正的祝福。」

  學長你已經決定要深入台灣的文化是嗎!我突然想到對桌的五色雞頭,要是學長慢慢變成五色雞頭二號就完了。

  倒入學長杯中的水比重高出酒,雖然我很想知道精靈會不會喝醉,但一想到學長喝醉耍起長槍來砍人,這場婚禮絕對會成為歷史,而且倒楣被砍的第一個肯定是我!

  來到母親的宴席上,老媽盯著學長看了很久之後說:「要是我們家的笨兒子待你不好,你可不能忍氣吞聲,知道嗎?」
  誰會欺負學長啊!是我被他欺負吧!我含淚的看著爸媽,把老媽對學長說的話大過於他們承認我們這一對,他們都不知道這隻暴力精靈私底下是怎麼虐待自家兒子的。

  「要是有什麼洗衣煮飯的家務事,就叫漾漾去處理就好了,男孩子就是要這樣叫他們去做事,我已經把他教育得很聽話……」母親云云。

  我淚目了,學長倒是很樂意繼續聽下去,連敬酒也不去繞了,乾脆坐在母親身邊聽,所以我含淚晃到幸運同學那桌去敬酒,又失魂的晃到酒氣盛重的女生桌敬酒,被灌了好幾杯酒之後才到雷多他們那桌。

  「漾~你的氣色不好耶!」五色雞頭拍著我的肩,從一鍋湯裡盛出一碗補氣的人參雞湯給我,「要是現在就掛了,怎麼把好是留到晚上呢!快喝!」
  他是希望我晚上幹嘛!推拒掉五色雞頭遞來的湯,轉眼發現我的杯子裡怎麼出現一坨翠綠色的芥末啊!
  雷多朝著我傻笑,用筷子攪拌之後遞回來給我,「這個才有效啦!」

  他大概對芥末的嗆鼻感到很有興趣,但是我的酒裡混合著濃稠芥末要我怎麼喝下去!

  「喝光他!」五色雞頭和同桌舉起酒杯敬酒,「乾杯——」
  無助的看向這群渾蛋,連伊多都頭來同情的眼光,我只喝一口就趕緊逃到下一桌去。

  「不好意思,除了咖啡之外我什麼飲料都不喝喔!」喬裝成一般人類模樣的安地爾,舉起冰滴咖啡代替酒,身為鬼族卻愛好咖啡超不搭嘎的。

  他意外的相當安分,重新換一杯普通果汁敬酒時,我問起:「你確定不回去自己種族嗎?」

  安地爾露出典型貴族的表情,搖晃杯中飲料反道:「如果要你完全脫離人類世界,你做得到嗎?」他莞爾,淒涼的笑容中對自己的真實身世感到絕望,他反倒希望一輩子當個正統的鬼族。

  晚到的扇董事出現在會場上,她搖著扇子來到老媽他們那桌去聊天,我默默的在敬酒中看著學長忍著要揍人的背影,其實在他心中也是很愛這位家人吧。

  外頭已經有人準備煙火,朋友們安排好幾桶煙火做慶祝,在夜晚的寧靜中絢爛地演出。

  學長在煙火底下投給我一個自信的笑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篇賀文爆字了,是我在遊覽車回程路上想到的ˇ
原本有:學指擒著笑敲我的頭說:「我很樂意看到你七八十歲的模樣,褚!」
超壞的學長!!!
終於讓他們結婚了(淚噴
之前在噗浪上面說夢到180黑袍褚一邊哭一邊從我面前走過~
啊哈啊哈!
生日快樂拉ˇˇˇ阿神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