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因與聿_義夏_『加班福利』(慎)


  辦公室地面一片凌亂紙屑,使用者靠在椅背上沉思,儘管在如何專心,思緒還停在一個人身上。

  要是在這樣下去他會犯罪,只能不去想才行。移動滾椅轉向電腦螢幕前打報告,廖義馬打算在警局內加班一個晚上。

  當他埋首盯著玖深統整的命案資料時,螢幕上的青年被人用菜刀砍去雙手,臉上疼痛到扭曲的模樣死去,他的腦中浮出一個惡質的念頭。

  如果虞夏是那名男生,他或許會在砍去雙手之後對他有任何非分之想,像虞夏功夫底子那麼好的人他很難不傷害對方得到他想要的愛……

  照片上的青年在死前與親人發生爭吵,被父親持刀砍死,兩邊肩膀還留有砍不斷的縫口,白森森的骨頭裸露在外模樣相當駭人。盯著照片裡被頭髮遮住臉龐的青年,廖義馬將螢幕上的青年自動帶入虞夏的臉,這樣一幻想起來他不自覺吞嚥起口水,手指微顫的將滑鼠向下拖移,像是在看什麼色情網站一般還要刺激。

  「你怎麼還在這裡!」

  後方傳來一道男音,廖義馬震了下回頭一看是他家老大,立刻正經起來審查資料,背後的虞夏見他埋頭工作也不多說什麼,在後方脫下皮外套扔在沙發上走近,丟來一袋食物說。

  「法醫那邊已經確定前陣子的自殺是藥物引起的,死者是在服下藥之後在睡眠的情況下開始出現『夢遊』狀態。」閒適的翻開一疊資料,虞夏問:「你認為這是有可能的嗎?」

  真要問的話,或許問老大家的孩子會比較準,但虞夏不相信有鬼神方面的說詞,他深思了下做明確的判斷回答:「若藥物影響腦部進而在休息狀態下做出身體上的控制,是有可能的。」

  虞夏看向他,廖義馬搔著臉頰問:「老大難道不這麼想嗎?」
  看老大盯了他好一會,原來是在看螢幕上的兇殺案,害他以為虞夏又要扁他。

  虞夏從椅背上走來挪住滑鼠往下拉,盯著螢幕喃喃:「也許跟小聿找的『香』有關……」
  極近的距離嗅出虞夏身上的沐浴香,廖義馬紅著兩頰微微移動滾椅,他現在光是看見老大的臉都會產生反應,以目前的住況難保不把比他瘦小的虞夏推倒。

  他們明明都是雄性,為什麼他會對虞夏有反應,而不是他的胞胎兄弟?

  窄小的黑色牛仔褲束著那雙修長的腿,纖細的頸子延到腰支都有著美好的弧度,虞夏陽剛的模樣他不是沒看過,但他已經無法克制內心的野獸,想親手將他撕碎、看他被浸泡在水缸中的模樣。

  不自主的將粗曠的雙手勾起靠在電腦桌前的腰上,將震驚中的虞夏按壓在雜亂的桌面,透過日光燈的照射,廖義馬把虞夏的黑色毛衣拉在胸口處,俯下身舔吻暴露在空氣中粉頭,肌膚滑膩的觸感讓他手指往下延伸。

  「阿義……」躺在桌上的虞夏沙啞出聲,把換回理智的廖義馬驚醒。
  他們的年齡相差不遠,就因為這張娃娃臉的關係引起他長期以來想犯罪的因素,但若不是虞夏的話他誰也不要。

  他只想要虞夏一個人。

  「為什麼不反抗?」低頭看著彷彿不會蒼老的虞夏,他問。
  「我知道你不會傷害我。」他閉上眼睛深呼吸,「你可能是承受不了這份工作的壓力……」

  「讓我引導你……」廖義馬扯開虞夏的皮帶拉開拉鍊,手探進褲頭裡卻被阻止。
  「你該去休息了。」
  「現在就是在休息。」握住老大的分身,不管它是否有反應,握住的手做出套弄動作。

  虞夏仰起頭,隨著套弄的動作喘息,皺起眉,「夠了。」抬起皮靴踩在廖義馬胸口上踢開,卻被人抓住腳踝。
  「夏老大……」掄緊虞夏的腳踝不讓他掙脫,力道用在對付死刑犯之上,看著虞夏緊皺的眉頭令他越是興奮。

  「老大在嗎!」

  一個巨大的開門聲響讓他們震動了下,見玖深捧著一台相機哭喪著臉跑來,虞夏立刻從桌子上跳下來背對他們穿好褲子。

  「你們剛剛在幹嘛?」走進辦公室裡好奇的眼神看著他們,看著還站在原地看他的廖義馬,玖深覺得那雙眼神今天特別陰。

  該不會這傢伙被什麼東西附身了!?

  玖深抖得嚴重等老大從辦公室出來,向他指著螢幕上不科學的靈異照片,但下一秒就被老大揍,

  辦公室的門又被帶上,廖義馬站在原位上緩緩坐回椅子上,盯著螢幕,倘若於下真的沒有人來阻止,他一定會勒斃虞夏然後在半夜將他運到車廂內載回家。

  頹廢的坐在滾椅上,他是如此地想。



_________________

推薦一部漫畫,【最高機密】
超~~~BL的(噴心
薪室長就是一張娃娃臉,所以看到虞夏我整個~~XDDDDDDD
總之是部好漫畫,從他連載【野貓】開始我就大愛了ˇˇ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