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重_『置身其中』10


  赤紅的血海上漂泊著人群,每個都是他所認識的人,母親、冥玥、然、西瑞、式青、學長……戰爭還尚未結束,古老的種族還在空中開戰,望著懸崖底下一片死亡盡頭,褚冥漾看見被血染紅的重柳,他倒抽了一口氣。
  伸長的雙手勾不回漂浮在垂死邊緣的重柳,雙眼血紅的看著他飄遠,儘管使用再多的言靈力量也無法挽回,讓頭上炸響的古老力量摧毀自己,巨大的光芒瞬間殲滅全世界。

  他還沒對重柳解開那段血誓……


  「沒辦法改變嗎?」褚冥樣複雜的看著千冬歲,從對方口中聽聞預知橋段。
  開戰的前一晚雪野千冬歲前往公會和褚冥漾通知這項消息,目前也只有他們兩個知道,一切關鍵就在褚冥漾如何面對。

  「只能先做好準備了,」紅袍擔心的表情看著昔日的友人,緊握雙拳說:「我們會盡全力幫——」
  「千冬歲,」褚冥漾靠在牆上打斷他,音量控制在只有兩人才聽得到,這樣說:「幫我記載好這段歷史,剩下的不要插手,可以嗎?」

  沉默的注視著妖師友人,千冬歲的眼鏡染上一層薄霧,摘下來改戴上面具,眼眶裡打轉著眼淚遲遲沒有掉落,在接下來的談話還是不爭氣的抖落下來。

  「我明白……了。」沉重的道別,千冬歲明白自己不會對兄長以外的人哭泣,但與人分離仍會透露出弱點。
  他只有在褚冥漾面前會拉下臉,過去年少的他會直接舉手抹去停止不了的淚,現在成熟的他已經不打算做這動作,坦白的哭過讓自己不再留下遺憾。

  躲在走廊轉角的人低著頭,臉色黯淡的與挑染的彩色頭髮呈對比。


  開戰當天,領著大批隊伍在守世界的海角邊,站在最前頭的白陵一族與遠方的時間重柳對視,兩方的服裝外貌有相當大的差異。

  與然站在另一頭隊伍上,褚冥漾看著另一支隊伍的母親,白陵慈對她的兒子回應一個溫柔的微笑,滄桑的臉龐上有一定的自信,這場戰鬥不單是為了族人的存活,也是維持家庭不被破壞,若他們在這場戰役中結束了,她親愛的丈夫一定會崩潰。

  每支隊伍實力分配平均,褚冥漾喚出米納斯調整為第二型式,穿著公會製作的防禦長袍等待族長的第一道命令。
  對岸一批隱士般的時間一族中沒有他所認識的重柳,不安的等待令人感覺時間漫長,握緊獵槍的手泛出汗,他在緊張。

  「凡斯的繼承人,若你們願意自動投降,我們時間一族可以放過你們,從此不再打擾彼此。」彼方站在前頭的首領之一低沉地說。

  「我們沒有任何理由讓自己『自動投降』,難道時間一族已經跟鬼族同樣不講理了嗎。」然望著一片漆黑的時間種族,黑瞳中倒映著所有人,「妖師的存在同樣是為了平衡世界的力量而存在;時間種族平衡世界正常運轉,每個不同種族都有存在的意義,不論是光明還是黑暗,沒有任何種族是錯誤的誕生。」

  跟在然身邊的辛西亞對他投出讚美的笑容,過去的古老時代裡他們原本該是對立的,現在已經不同了、不必再被約束了。

  時間一方的首領踏出來,口中朗誦出非通用語之後,舉起手朝著妖師發動攻擊。
  紫藍色曙光迎來前被黑袍開啟的防禦結界檔下,衝擊撞在結界上造成小規模震動,西瑞直大罵他們偷襲,張開翅膀就要往敵方衝去,卻被後方一隻手拉住。

  「西瑞老弟,乖乖保護好身體讓我做收藏啊!」九瀾揮著死神鐮刀,半遮住臉的長髮滑順的甩動,下一刻九瀾消失在原位。

  戰爭如火如荼地展開,站在妖師一方的不同種族開始往時間重柳方向迎擊,突然混亂的場面讓褚冥漾一時措手不及。

  然族長站在原地使用言靈,被強烈的言靈所攻擊時,褚冥漾看見一群穿著黑色斗篷的重柳族淒慘地尖叫,從衣服的細縫中穿透出無數長髮,銀白色長髮穿刺身體的主人狠狠撕裂開,樹根纏繞他們的雙腳,在掙扎中被絞死,純白鮮血噴灑在嫩綠色草皮上令人戰慄。

  彷彿不花任何力氣,又像在看一齣戲一般的瞄過每個敵人,然瞬間殲滅前排敵軍,慢慢往一邊同族進行協助。

  『小心背後。』

  米納斯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第一時間彎下身躲開朝他揮來的金銀色髮絲,細細的一條絲線在空氣中俐落的舞動,控制它的時間一族站在不遠處操控,褚冥漾幾次閃避差點觸碰到,線條的數量又增加,三名時間重柳族同時進攻褚冥漾一人,沒有空餘時間瞄準敵人開槍。

  左手的袖擺在金線的碰觸下像被雷射一般完整的切割下來,連公會特製的衣物都能被切割,褚冥漾躲避間不停思考對戰策略,金線飛快纏住他的槍。

  「褚!」學長的長槍斬斷襲來的線,前來支援陷入膠著狀態的褚冥漾,「我引開他們,你發動攻擊!」
  褚冥漾點頭,在獵槍上灌入妖師之力對準敵人開槍,立刻有當場爆頭畫面出現,褚冥漾開出兩發射擊,其中一發不幸被硬生擋在結界上,再開出第三發時學長做出停止手勢。

  「來了。」

  金線的數量明顯降低,但是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重柳族身上散發出濃濁黑色氣息,他的背後跟著出現一名時間重柳,兩人站在遠方高處的懸崖上,周遭的生態植物因他們的不詳的氣息枯萎。

  「時間重柳一族的最高族長。」學長掄起第二型態的幻武兵器,神色凝重的說:「當心。」
  望著眼前最大的敵人,一股莫名的寒冷讓他皺緊眉頭警界對方,防禦結界又增厚不少。

  男子朝著褚冥漾陰冷的一笑,隔著距離對他們說:「妖師,你想瞧瞧自己的傑作嗎?」

  褚冥漾不解的看著重柳族長揭開他旁邊同族的斗篷,蒼白臉蛋上有著他熟悉的五官,但是在那張臉上他看不見過去的光彩,死水的眼眸毫無生機,比當年學長被人控制時的眼神還要空曠,像對世間已經死絕一樣,陰沉地緊閉泛紫的嘴唇,肌膚大半烙滿駭人的符紋。

  「重柳……」他的印象中還停留在重柳悲傷的眼神,難道他已經放棄希望了嗎?

  「他就靠你了。」


______________

打不完啊啊啊!!!!!
大長老說要加演,好!(羞答
然你獵奇掉了!!
上一篇讓大家哀桑^P^
該不會已經有人不想看後面了?
這種文實在不適合貼在鮮鮮的樣子ˊˋ
是不是該打個搞笑文放鬆?↓(可省略

  在時間重柳族的追蹤下有一天夜裡,窗戶上垂下一隻超大的黑毛蜘蛛,當我正夢到爬上學長的床對著睡相甜美的他準備夜襲時,突然一個劇痛讓我驚醒過來了。
  望著將要改變我命運的齒痕,我下定決心當個不衰又能拯救世界的妖師!

這個志向真好XD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