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71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重(漾冰)_『置身其中』9(慎)


  為何有種空虛的感覺……

  「妖師是怎麼對你的?」男人的聲音問起,模糊畫面令人感到不安。
  重柳對著首領們搖頭,坐在椅子上茫然地看著上司。
  「趴著,趴在椅背上,立刻。」

  無法抵抗上層的密令,重柳上身俯臥在椅背上背對著他們,感覺有人在剝開他的衣物,粗糙的手指撫摸他滑膩的肌膚,不安分的在他胸前兩點揉捏著,像要弄疼他似,手指又增加的觸碰他全身,在大腿上由外往內揉捏。
  粗糙的手指滑向他的大腿內側,在微微顫抖的菊穴上來回摩擦,指尖刺進裡頭立刻被吸附住,在柔軟的肉壁內輕輕按壓。

  「哈啊啊……嗯…」繃緊的身體緩緩放鬆,重柳抓著椅背的手,指節分明,細緻的肌膚上佈滿血管般的咒文,從腳底延伸至頭部。

  第二根手指穿進體內,反覆的進出動作感應身體的主人收縮時的微妙觸感,手指整根沒入底部做小弧度抽送,幾個人聽著被玩弄在掌心上的青年囈出細碎呻吟。

  「真是敏感的身體……」其中一名首領發出感言,抽插的手部運動沒有停止,「看來被妖師調教得相當良好。」
  「提克首領,時間重柳一族是不允許對妖師有任何讚嘆的嫌疑。」

  微微皺緊銀白色眉頭,有人扣住他的下顎倒入濁白色精靈飲料在口中,與腦部刺激下,混沌的意識開始變得清楚,但全身力氣卻使不上,只能癱軟在椅子上動不了。

  虛弱的望著最後一盞明燈,他期望能在盡頭找到等待他的人。


  逃,必須盡快逃得遠遠的,連喘息的機會也沒有拼命地逃跑,若使用空間移動術是絕對會被捕捉到的。
  腿上繫住的鐵鍊控制他所有法力,一路奔騰到達世界公會前,不管現在是什麼樣的情況,他都必須硬闖了!

  「時間重柳一族!」位於低層白袍的學生撞見,怒斥:「居然大膽地單獨前來,不會是來偷襲的吧!」
  停留在低層的黑袍斜眼瞪了白袍一眼,視線收回後,打在蜘蛛臉上的冰冷眼神毫嚴肅地問:「打破和平條約的時間種族,單獨前來目的為何?」
  「請你們救我的夥伴!」體力將要透支前,蜘蛛緊抓住唯一的救難線,刻苦地哀求道:「他會死……求求你們!」

  瞪著落魄模樣的時間一族,若不是身分懸高的話,休狄是會在碰到他之前先炸死對方,他皺緊眉拒絕:「這與我沒有任何——」

  「我們會答應救他的,」重新成為搭檔的阿斯利安從公會所裡探出頭來,忽略掉休狄臉冒青筋的表情,走過來攙扶蜘蛛,親切地微笑說:「但這件事情必須先稟報巡司大人才行。」

  面對友善的狩人一族,蜘蛛眼眶泛著淚,在袍集的協同下進入公會上層,阿斯利安輕敲巡司的門,靠進門口的紫袍開啟,辦公使用的小型室內站有幾個人,均一齊的看向進入門內的不同種族,赤裸的視線沒有放過在這非常時期所出現的時間種族。

  「加緊支派然隊伍的前線,」一群高等袍集當中站立著一名女性紫袍,高傲的態度對下屬發號司令,銳利的眼神直視蜘蛛,說道:「若發現時間一族出沒,立刻發動攻擊。」

  所有待命的袍集收到訊息,作了行禮手勢往目的移動,一刻也不願停在原地被巡司的怒火波擊到,會議室地面亮起大量白光,一行人消失在守世界某個定點位置。

  「你來做什麼?」巡司傲慢地勾起笑坐回椅子上,從桌面上掃了一疊資料整理,隨意塞進其中一個抽屜內,頭沒抬起的對在場袍集命令道:「其他人去忙你們的。」

  阿斯利安拍著蜘蛛的肩膀安慰,輕推走一旁臉還在冒青筋的休狄離開會議室。
  「請您救助我的搭檔!」面對眼前的妖師,莫名的壓力壓得蜘蛛短時間還分辨不清自己面對的是首領們還是一位妖師。

  「你當這是慈善基金會嗎?」不屑的朝著蜘蛛嗤笑,壓抑激動的情緒使她的瞳孔緊縮著,「憑什麼要我救那小子,為了你們一族,我的母親又被重新調整記憶,你知道那有多殘酷嗎?你還沒被調過吧!所以不會曉得的。」

  蜘蛛羞愧的低下頭,聽著女性妖師又說:「你們狡猾的暗殺我們妖師一族,不分男女老幼的殘殺我們,用盡各種卑鄙狡猾的手段將我們逼向原世界還不放過,一切安逸的生活秩序被你們破壞,你們是憑什麼制我們的罪了?對一些無力反擊的人,你們連海沙般細微的良心都沒有,你可知道一場戰爭會有多少哭吼聲、會留多少血?」

  「真正危害這世界得是你們時間重柳,是你們將妖師的世界逼向絕路。」褚冥玥將轉椅背對著蜘蛛。

  嚴厲的苛責下他沒有任何餘力反駁,巡司說的一切都是事實,會對這件事情感到麻木的人不屬於妖師一族,過去被踐踏的尊嚴,再怎麼奔波逃亡到各地依舊被屠殺,毫不留情地用絲線輕輕劃開妖師的後裔,他們慘死在一道無形的法則上,到現在還無力阻擋的條規。

  「如果能終止這樣殘忍的宿命,不管是救我的同伴還是妖師的未來,我願意以血誓約,」堅定的聲音至他的喉嚨導讀出言語,蜘蛛望著被對他妖師,立下誓言:「我時間重柳一族願意導向妖師一族改變命運。」

  椅子上的人微微震動了下,沉默良久時間下做出回應,妖師背對著他說:「別忘了你說的,把礙眼的鏈子去除掉。」
  巡司丟一罐透明綠色瓶子過來,揮手命他下去。門再度被開啟又闔上,椅子上的女性望著窗外一片漆黑,複雜的表情緩緩道出。

  「誰叫你愛上時間重柳,笨弟弟……」除了無奈與不捨,褚冥玥還是心疼這對情侶。



  額角上頻頻滲出冷汗,重新聚集幾次力量卻疲倦的只聚集到一點弱光,他似乎在訓練的過程中感冒了。
  「你給我去休息!」學長雙手盤胸,肅穆的紅色眼眉都看得出怒氣,靠在矮門邊上,碰觸到的地方都結上一層冰。

  他想搖頭拒絕,但看見學長穿著一身白色冰牙族的服飾走來,無預警的一拳攻擊在他臉上,把他打倒在地,跩著衣領咬牙道。
  「還想活久一點就快去休息,我可不想看你還沒上戰場就先了結自己;對方可是時間一族,有更多我們所不知的攻擊法術,他們現在最主要攻擊的人除了你之外就是你們族長!不想死的話給我滾去休息!」

  不等褚冥樣是否完全聽進去,抓著後領往矮房內拖去,在他快要被勒到斷氣時扔在床上。
  被學長的暴行弄得腦袋開始暈眩發疼,被子被蓋在雙肩的位置上,褚冥樣好笑的看著不太會照顧人的學長,心裡頓時窩心不少,過去時候學長會在他額頭上朗誦幾句精靈詩歌,現在他們的關係已經不能重回了。

  「學長,」褚冥漾從被子裡伸出一隻手捉住冰炎的衣角,高燒令他的視線變得模糊,「謝謝你……」

  對於永遠都是他的學弟,冰炎露出淡淡的微笑,參雜幾分情感的笑容,彎身揉亂褚冥漾的頭髮,溫柔的力道讓躺在床上的人安心的緩緩闔上眼睡去,將垂在被子外的手擺回被窩內,冰炎轉身踏出房間。


_______________

還是覺得很不公平= =
小重的遭遇跟漾漾的處境實在是太###了!!
唉……前面我怎會寫得這麼诶取啊!(陰影
對不起小重…真正人渣的應該是寫這篇的人OTZ
不能接受的讀者也OTZ
『置身其中』下一篇會順利完成嗎?
我還是把褚給領便當算了!!他開始走運了!(跟小重比較起來
褚冥玥姐姐~她又出場啦~ˇˇˇ酷姐!
她之前對漾漾說破壞人家感情會被豬踢這句
讓我整個~~~~~「大姊是對的!!」
她一定覺得超煩XDDDD然也是漾也是

小重真的是…(扶額
看到他無所謂似的把臉罩脫下來給人看他的傷痕
讓我整個~~~~~「我心痛啦!」(嗤
你要愛惜自己啦!!吼吼吼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