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71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重_『置身其中』8


  帶到時間種族的地底閣裡,蜘蛛和他的雙腳被銬上咒術煉成的鐵鏈拴著,經過漫長的路程來到更底部的會議堂,上層階級的時間種族間隔距離的圍成半圓形,每個族人皆披著黑色斗篷,猶如死神般準備審問他的罪刑。

  重柳看著中央的首領,斗篷下的黑影僅露出半張臉,低沉的聲音響起:「身為時間種族的成員,你對擁有黑暗強大力量的妖師投入過多情感,我們必須將你嚴格處置。」

  同時面對上階級層的首領們,強大的壓迫感迫使他動彈不得。回憶起當初的想法,他站在族人當中勇敢的說出心願。

  「我只想和他成為朋友,」重柳看著幾位首領,將長期壓抑的想法脫出口:「他們跟一般人類一樣脆弱,為何非要殲滅他們不可?難道殲滅妖師一族就能擺脫我們的宿命嗎!還是說……」

  族長從台階上走下來,踏過的路面漣漪起微弱的光芒,站在重柳青年的面前伸出手揪起他的頭髮,隨著說話的力道加深,「你是在質疑我們嗎。看清楚自己的模樣,你已經被妖師侵蝕得太深了。」

  「族長……」他的頭皮像要被扯下來,吃痛的張口說不出話。

  族長撥開他垂在臉龐上的長髮,赤裸的碎裂痕跡上滲出純白血液,混著緊張的汗水滑在下巴上,重柳艱難的望著高高在上的族長。

  「骯髒、墮落、妄我、妒忌,你的內心淪落到跟人類相同的級別,把你監禁在沙流裡是不會讓你有所改變的,只有「那個」能救贖你了。」

  「族長大人!」蜘蛛曲腳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劇烈的動作引起腳銬上的鎖鏈響起刺耳的碰撞聲,「不該這樣的,這麼做對他太殘忍了,請您放過他吧!」

  族長的輪廓埋沒在黑暗的斗篷中,一道清晰的聲音沉重地道出:「送下去打樁。」

  重柳愣在原地,撐大雙眼瞪視著首領,當背後的侍衛捉住他的兩邊胳膊時,重柳縮緊瞳孔大叫:「不要!族長——叔叔,我不要被打樁!求您!求您不要——」

  以古老的方式對待逃脫的犯人手法,「打樁」被時間種族奉為最有效的懲罰方式,在大腦的記憶裡植入格式化,僅聽從上面的指示做出行動。

  比抹滅記憶更痛苦,重柳遏制不了恐懼,眼淚倒灌整個五官,扭曲的的哭紅雙眼奮力抵抗比他年長的族人,無謂的掙扎舉動看在其他族人的眼裡卻得不到同情。

  「不要!快住手啊啊啊——」

  他的胸口有股被撕裂的感覺,不可遏止的崩潰了,藍色眼瞳中閃過一片空白,他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褚冥漾……」



  他聽見有人在呼喚,悲慘的叫聲硬生生刺進他的大腦裡,除了腦袋在抽痛之外,口腔裡乾燥的難受。

  看著不陌生的房間,褚冥樣躺在床上環視古早味的矮房,模糊印象中他記得自己被學長捅了一槍,好像把身體的水份化為眼淚般的哭盡,現在口渴的快要脫水。

  紅腫的雙眼看著被長槍燙傷的手指,房間的門被人打開他也不在乎,等進來的人端著冰涼的綠豆湯遞來他的面前時,褚冥漾發出沙啞的嗓音問:「重柳……被帶去哪了?」
  面對自己的族人,然溫和的口語回答:「他被帶回族裡,你已經躺了三天,先喝點東西補充水份。」
  依言接過然手中的涼湯,他淺淺的喝下一口滋潤喉嚨,憔悴的容顏又問:「學長呢?」

  「他在隔壁的房間休息,為了看護你,他也好幾天沒休息了。」然輕輕的說道。

  「我沒資格再見到他了,我竟然把學長送我的米納斯對準他……」看不見的臉龐落下幾滴鹹濕的熱淚,摻入陶瓷的碗中與湯融合,「連重柳也保護不了……」
  矮房裡環繞一股悲傷的氣息,走近然身旁的辛西亞看著同樣身為妖師的褚冥漾,命運卻走得如此顛簸,她無助的坐在愛人身邊陪伴,旁聽他們的交談。

  「古老的時間種族已經向我們妖師宣戰了,」然知道現在不應該刺激他,但希望身為妖師一份子的所有人能夠挺身而戰,「只要流有妖師的血液的族人都必須迎擊,他們決定打破沉默的暗殺,打破和平條約要殲滅我們一族維持平衡。」

  「那母親她……」還有姐姐呢?
  「都得出面了,」按著褚冥漾的手撫平內心的動盪不安,然接著說:「不過冰之牙的國王,也就是你的學長會向著我方,辛西亞的族人們也會力挺我們,而冥玥那邊也會增派公會的人來駐守。」

  聽著然說話的內容,他為什麼有種世界將要末日的錯覺,手中握住的碗不停顫抖,接著又聽他的族長說。

  「屆時,不可避免會與青年重柳戰鬥。」然認真的口吻看著他說:「你的選擇是?」

  沉默的眼神對視著族長,面對現在的白陵然,他們的身分不再是一般的家人,而是一個族裡上對下的詢問,而他也只有唯一的選擇。


  「奪回我們的自由。」



________________

「為愛抗戰!」

兩個族長的感覺完全不同,一邊凶狠一邊溫柔
乾脆讓他們碰在一起算了!!!(不太可能
【打樁】這個詞要是有看天使禁獵區的人應該會曉得
不過最後流亡那部的迪奧大人更像重柳的處境
可惡……他到後面就沒有下文了,不曉得他到底是不是去領便當還是…
想不到BE文大家看得這麼難過(後面大概會嗶——
甜文我就是寫得苦手ˊ"ˋ
BE文好啊~每次去電影院我都會抱著衛生紙出來(該死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