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冰『危險獎品』RUKA生日賀文2


  黑館的影像扭曲起來,再恢復正常時已經是另一個畫面。

  橘紅色一塊塊鋪齊的地磚和古歐洲式建築物浮現眼前,各種族穿著著搶眼的服裝漫步在城內,坐在水池邊揍樂的精靈吟遊詩人吹著長簫,悠揚古典的旋律令人對亞丁城印象深刻,城中央還有不少旅人和冒險者路過,響破天空的煙火就算在白天仍然能用肉眼看見,地方充滿熱鬧與人聲。

  地方大得我無從找起學長,況且這邊似乎在舉行慶典,竿子上插著地方王足的旗幟,火紅的圖騰隨著風揚起,我突然想到手機真是個方便的東西。

  立刻撥打給學長,響了約一分鐘還是沒人接,他該不會在開會?還是老姐又刁難學長了?我想應該不至於會這樣。

  我把手機掛斷,要是打第二通又沒接的話我一定會想打第三通。環視城中央附近的商家,我到現在連午餐都還沒吃,胃已經發酸的發出抗議,摸著腹部走到露天餐廳去點一份快餐。

  地方人民的服飾多屬於歐洲貴族的穿著,剛踏進店裡反而是我的學生制服搶眼,我退回一步四處看了下,這地方是守世界沒錯吧!

  裡面幾名尖耳的貴族女性投來善意的微笑,又和她的友人繼續談天。似乎是我太大驚小怪了,點完套餐隨意找個無人的位置坐下,我在手機裡傳一通簡訊給學長,在發信時,有人拍著我的肩膀問。

  「你在找誰嗎?」

  我回過頭看那個人,是穿著印度舞孃服飾的女子,火紅的長髮披了一條神秘薄紗遮住臉,僅露出一雙捲翹的眼睫,身上垂掛一條條的鍊珠,暴露的穿著讓我眼睛一個腥辣,撇過臉不敢正視對方。

  「我正在找人……呃,是找精靈才對。」我懷疑這女的跟奴勒麗還是比申是同個姐妹!

  「你確定是精靈?」女人感性的口吻吹過我的後頸,又道:「而不是焰之谷的獸王族。」坐在旁邊的椅子上試圖想套出我接下來的話。

  「你知道他在哪嗎?」我轉頭看她的臉,舞孃的淺褐色肌膚上刺有金箔,妖異的妝扮看得我有些恍惚。

  「若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告訴你他目前在哪。」薄紗下的唇型是這樣的。

  扒幾口飯在嘴裡,我乾笑的回答:「只要我做的到又不違背良心就可以。」當然,安地爾那件事純屬例外。

  舞孃彎起笑眼,將面紗解開遮掩後面的話,她靠近我的耳朵邊輕聲說:「請你讓護送公主的隊伍——」
  一支鎖鍊長劍倏地插在我坐位的兩腿之間,在我頭上方的遮陽棚破了一個大洞,有驚無險的看著那把長劍被一名男子拔回去,舞孃在看見對方時也愣了一會。

  「公主開出的條件不符合比例喔!」銀色盔甲的騎士爽朗的說,在他背後跟隨了一批隊伍齊看向這地方,將露天餐廳的其他貴族全數驅離。

  我該逃走嗎?照現在這情形看來,我好像不應該待在這世界,還是說我穿梭了?

  我單純只是來這裡找學長的吧!我無言的在內心長嘯。

  「黑袍也答應擔任護送,公主就別再逃避了。」持著鎖鍊長劍的淺褐色短髮男子說。

  舞孃氣憤地大力拍桌,站起身對視身前的騎士,怒道:「是我要被嫁到國外,你當然可以說風涼話!」

  銀騎士默默地看向我一眼,他說:「就算是古老的妖師也沒辦法阻止,公主還是接受事實吧!王子殿下正與黑袍協商這件事情。」

  他們說的黑袍該不會就是學長?我又爬了幾口飯,剛要站起來又被舞孃按回座椅上,等一行人離開後,餐廳又恢復之前的人氣。

  「他就不會捨不得……」舞孃趴在桌上發出哭腔的聲音。

  沒想到守世界的規矩會和原世界古老的方式一樣獨裁,看來這位舞孃……公主在政治婚姻前喜歡上她的騎士了。

  我沒立場協助他們,況且學長又是護送他們的人,要是讓學長知道我搞破壞,他絕對會氣到把我拆了!

  「你一定要幫助我……」身旁的公主含著濃重的鼻音看著我,懇求的態度不容許我丟下一名弱女子。
  「我只是普通的窮學生。」我認真的說,拜託!

  「我可以帶你進王宮見你學長,他要是接下這項任務可能一整個月都不會回你們學校。」舞孃開始釣我胃口了!
  經過縝密的思考下,我想揪出哪個渾蛋把我是妖師的名號吐露出來!

  一整個月不會回來不就會錯過七夕情人節嗎!我可是已經排好當天的行程了耶!

  「先讓我見學長,我會和他一起商量這件事。」不過學長可能會先掐死我再把我種了。

  舞孃頷首,在地上用簡易的傳送陣讓我直接跟她進王宮。

  我們順利的進入王宮,裡頭的大廳正舉行宴會,每個人的服飾跟路上看見的一樣,華麗得金光閃爍,但那種閃爍並不是五色雞頭俗到瞎眼的那種,是莊重有氣派的典雅服裝。

  「你的學長在我王兄的臥室裡。」舞孃指著鋪有軟絨紅毯的走廊,帶我悄悄潛入。

  你的王兄幹嘛讓學長進他臥房啊!

  我的步伐又加快,要是學長被誰誰誰吃了,我絕對會、絕對要給對方……不能怎樣。

  避開僕役們的視線,她帶我拐進更深的宮廷裡,直達王子的臥房。門口兩旁有兩名騎士守候,舞孃對他們揮手暫時離開崗位,等四下無人後推開紅褐色的木門透出一條細縫,我在心裡祈禱他們只是普通的喝茶聊天,一隻眼睛窺視房內的舉動,並沒有看見什麼黑袍。

  我只看見站在梳妝台前穿著貴族正統軍服的金髮男性在為他前方坐著的女性試戴髮簪,從這角度看不見鏡子裡兩人的臉,層層包裹著米白色歐洲禮服的女子有著銀白色細軟的長髮,她的髮型經過旁邊的女設計師改造下,幾撮辮子紮在後腦直順的貼在禮服上,光是背影就能羨煞不少男女。

  我的心臟莫名地起伏著,撫著胸口繼續看下去,印象中在哪見過的樣子。

  王子輕抵著女子的雙肩,傾身目光溫柔的看她,又從僕人的盒子中取出一條藍寶石項鍊戴在她頸子上,滿意的說了幾個讚嘆的外文詞句。

  「真是惡劣的興趣。」舞孃在我的頭上方說。

  在我分心的時候,女子從鏡子裡察覺到我們,姣好的五官閃過訝異,我看著她那張塗有口紅的唇形說了一個字。

  「褚?」


_______________


於是討獎品的時刻到了 ↑XDDDDD
學長美人啊啊啊~~~
他這個妝扮絕對比灰姑娘還美!都一樣美啦
帥氣的學長還是美豔的學長都好讚啊!!!(爆血
漾冰的福利就是學長可男裝可女裝嗎!!(不是吧
漾漾你快點把學長搶回來!雖然亞丁王子也很帥…
還有這篇簡直就是吾命騎士吧!年代相近.

下一篇希望學長繼續維持這樣ˇ
太美了(摀鼻血+被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