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71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冰『遊街』



  今天學長又可以在家過夜了,難耐這份雀躍的心情,把房間仔細收拾一遍,換上平常穿的衣物出門,到達約定的地點等候。

  雖然我很想跟學長像情侶一樣,將整天的行程一排一排規劃好在紙條上,但學長不看電影、不吃冰、不去遊樂園、更不可能會陪他玩咖啡杯,只能說他的生活比電影還精采,沒必要再去體驗一次,而他本身就是個冰原體(天然大冰箱),帶他去吃冰淇淋還是什麼的也不適合。

  閒暇的等候時間很快就結束,帶著一頂帽子的長髮少年從巷子裡走出來,再普通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非常耀眼,像名人一樣低調的拉低帽子問:「褚,你說誰是天然大冰箱?」

  我的眼皮跳了一下,當然不可能乖乖承認是在說……

  「沒有!我媽最近想買新的冰箱而已。」其實不用買了,這邊就有一個冷熱處理機。

  一個超響亮的拍腦聲,學長不耐煩的瞪了我一眼往夜市的入口走近,讓自討苦吃的我跟在他的馬尾後面走。

  繁華的夜市只有台灣才有,隨處可見幾名外國人在夜市逛,隨著時間我們手裡的食物也跟著多起來,不過買最多的還是好奇萬分的學長,他跟夏碎學長在日本的時候一定也是個好奇寶寶,但這樣的他卻讓我非常喜愛。

  悄悄靠近他併走,以學長相貌不仔細觀察還有點難以分辨性別,就算學長用帽沿遮著臉,經過他身邊的人還是被驚艷了不少,這點讓我在心中小驕傲了很久。

  「褚,」學長突然叫了我一聲,在我以為他知道我又亂想什麼時,他指了對面攤一家杏仁油條的小店面問:「那是什麼?」

  我傻笑的看著那家古早味的店,帶他到那家小攤販坐下來享用,學長搭著杏仁茶吃東西的模樣讓又煞到附近的人,被熱茶激起紅潤的嘴唇,黑髮的學長跟正常人一樣,甚至比一般人還要出眾,我把這段畫面烙印在腦海中保存,若是學長允許的話,我還真想掏出手機拍下來留念。

  喝著剩下來的杏仁茶,學長似乎聽見我腦內的話頓了下,又撇過頭繼續喝茶。

  接著又走了段距離,學長被一輛推車式的古老攤販吸引,那是一間專賣青草茶的店,旁邊還有開不少同樣是青草茶的店,但學長選了這間。

  愈是靠近攤販,我聞到一股極濃重的藥草味,推車上擺放大型暗褐色拉櫃,方形拉櫃上寫上不同藥草名稱,那些名稱都不是我們這一代的人看得懂,也許褚冥玥會看得懂這些名稱。

  「老闆一杯。」我拿出幾塊十元銅板擺在鐵盒子上,一旁的學長還在研究上面的名稱。

  老闆遞來一杯溫青草茶給學長,看著他面無表情的喝了一口又遞來給我,湊過鼻子聞了下,味道跟一般的青草茶一樣,但等我喝一口後差點噴出來。

  繼上次酸溜溜飲料之後,我真不該相信學長的味覺!

  學長壞笑的看了我一眼,指著杯子說:「喝完。」

  「學長,你乾脆讓我把它帶去分析班檢驗成份好了,搞不好這是誤流入原世界的恐怖飲料。」那個酸中帶苦是怎麼回事啊!

  「喝了你腦袋會好點。」學長是這樣警告他的,又喝了幾口詭異的飲料扔給我。

  我苦了臉看見反方向經過學長的一夥男子撞上他,對方停下腳步看他,操著混混的口腔對學長道:「是哪個不長眼的把我衣服碰髒了?」

  完了!碰到地痞流氓!!

  周遭的路人跟店家都看向這邊,流氓走近學長要把他扳向正面,當流氓那隻戴著金戒又長滿手毛的手要碰到學長的肩膀時,我不曉得哪來的勇氣拍開他們帶頭的手。

  「明明是你撞到學長的,你才需要道歉!」我說,兇狠地瞪視體型微胖的中年地痞。

  等我回過神來看周圍的氣氛,英雄救美的場合看過多少遍,沒有能力的主角會有什麼下場我不是不知道,搞不好今晚的廚餘就是我啦!

  他們將我跟學長團團圍起來,其中一人跨前一步將學長的帽子扯下,幾個流氓嘲諷的大笑:「這小子眼睛有問題吧!明明是個女———」

  一陣風襲來,我驚愕的看著不久前還站在學長面前的小流氓被踹飛在幾公尺遠的告示牌上,速度比他跟雷多和雅多較量時一樣快,或者更慢,不是肉眼能見的速度,連我也只看見學長的長腿抬了一下又歸回原位。

  「邪門……」流氓在眾人面前指著我們,還未出口講完便被我強烈的言靈睜不開嘴。

  拜託!別讓我明天上新聞還是什麼的,要是被老媽還是其他認識的人知道,我對外的稱號就不只衰人出名漾(褚冥樣),可能還會再多添XX漾還是更悲哀的字詞,請多為我著想!

  我拉著學長的手往前面一座小公園跑,背後追來的流氓推開擋路的人群,很快就要追上我們。

  「嘖!」學長朝背後的人揮動一下手,大量的冰雪凝住他們奔跑的雙腿,幾個持刀的人當場摔個烈祖。

  本來想再用言靈叫他們全部滾回家,但學長伸手阻止我,抓緊我的手竄進歌舞台的牆角縫裡躲,狹窄的細縫只容得下我跟學長,後面追來的人完全沒看見我們,直往前衝的跑走。

  「……好像走開了。」我說,小心的探出頭看外面。

  待在裡面的學長沉悶的看著我,照不到光的空間,我點亮光影村的光芒又被學長阻止,我有點搞不懂他今天到底怎麼了。

  「有問題的是你。」學長冷冷的語氣傳來,他是這樣說的:「我不是禁止你別隨便使用妖師的能力嗎。」

  原來學長在為我讓人閉嘴的那件事情生氣啊?

  「還有不准你再腦殘!」學長抬起腳把我踢出縫裡,不人道的又多加禁止項目。

  學長坐在歌舞台前面的觀眾椅子上,把手上的食物擺在一旁休息,這座公園愈到夜晚就會有情侶或搭訕刻出現,我坐在他旁邊小心的看好他,卻又被學長的側臉吸引注意力。

  跟在學長身邊有時還讓我覺得,他好像只是我幻想出來的朋友,我可能太渴望交到朋友,心理分裂出學長人格、亞特蘭提斯學院、守世界,就連我的妖師能力也可能是自己的妄想。

  但我希望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學長側著頭望向我,烏黑的眼眸中漾起溫暖的笑意,這回他沒有抱怨我在他腦袋裡碎碎念,眼睛又瞇起來靠在我肩膀上睡著,直到半夜十二點以前回家。



___________________

打到重複的文請不要太在意=ˇ=
我發現漾漾只有跟學長在一起時比較克制
該怎麼說呢?因為其他的漾文我都喜歡設定成漾喜歡的只有學長(我好悲哀
除了跟學長,漾都超憂鬱的!(鬱男我的菜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