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DRRR_幽靜(臨靜)『前途未定』(慎)


  中午的休息時間,平和島靜雄獨自站在校園的頂樓上點著一根菸,望著柵欄外的城市,當時的他便覺得這個社會相當殘酷。吸了幾口令人窒息的煙,他回頭看著正從樓梯口走出來的弟弟,平淡的表情下舉起手中的一張單子,上頭描寫的是他們將要分開的命運。

  「哥,我要踏入演藝界。」平和島幽說著,毫無斑斕的眼瞳中注視著靜雄詫異的表情。

  捏著菸草的手指一直到燃燒到皮膚才鬆開,這是高中畢業最後一次看到他,再次看見幽的臉是在一張巨大的海報上,陌生的笑容、陌生的名字、陌生的背景;弟弟順利的在演藝圈裡燃燒發光,與他的處境完全背馳,他找不到合適的工作生存,這一切都是自從認識某隻臭蟲開始,破壞他的安寧得到惡劣的滿足。

  當他再折斷一根菸便代表他又要換工作,頻繁的機率讓他開始自暴自棄,甚至能感覺到那隻臭蟲在暗地裡取笑他。

  可惡……

  閒晃在池袋的街道上,絢爛的招牌燈光都顯得刺眼,穿在靜雄身上的衣服還是他弟弟親自上門送來的服侍衣物,貼身的設計和尺寸,布料上還殘有不少當初擔任酒保一職的酒香。

  順著人潮無目的行走的過程中,有不少人搭著他的肩膀搭訕,即使是穿著筆挺的西裝男子在下班後沿路尋找對象的也有,若是平常的日子他肯定會拔起路邊的告示牌揍人,但這回他默默的讓西裝男子摟著他的肩膀走進愛情旅館內。

  他覺得自己全身都被撕開,痛快的感覺比被車子撞到還要更歡樂,金髮凌亂的遮去視線,暈眩的比咖啡因中毒還要更糟,他被人騰空地抱起,昏暗的光線僅存著肉體上的摩擦聲和呼吸心跳,通霄一整個晚上到天亮結束。

  等他從惡夢中甦醒過來已經是中午的時間,房間裡除了他自己沒有其他人,彷彿昨晚的瘋狂是一場無邊際的幻想,但他的腰部以下痠痛卻是實在的,艱鉅地撿回地上散亂的衣物穿上。

  開門的瞬間他看見門外一隻比蟑螂還可惡的蟲子,狡猾的笑容立刻把腳卡在門縫上阻止靜雄關門,折原臨也將照片亮在他面前,每一張都是火辣辣的畫面,他搖著頭,用無奈又揶揄的口氣說:「想不到小靜也有妖媚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沒有看錯人,對吧?」

  內心的恥辱脹得靜雄跨前一步撕毀全部照片,他還想抬起旁邊的衣櫃砸向眼前該死的臭蟲,臨也彎身竄進室內,單腳把門踹上,迅速地從背後壓制住靜雄抵在門上,聽著靜雄的咆哮聲,他咧開嘴靠近前身的人耳邊笑道:「你還是乖乖投降吧!要是這些資料傳入你寶貝的弟弟的手中,他會怎麼看你呢?」

  「你這個畜生!」靜雄怒吼,反過身想揍他。

  臨也用上半身抵住他,刀子精準地割開靜雄股間的褲襠,連著四角褲一併劃開,戲謔地嘲笑對方:「如何?昨晚還滿意嗎?我特地告訴對方用什麼體位服侍你會更舒服……」

  俐落地拉開拉鍊,一口氣將分身刺入靜雄體內搗弄,手指探進白襯衫內捏搓尖挺的紅點,騰出的手惡劣地隔著褲子摩擦腫脹的部位。

  無力地垂著頭感受,視線被襲來的快感變得對不住焦距,原先倔強的神情跟著被慾望征服,雙腿還在顫抖,腿的內側緩緩流出引人遐想的濃濁液體,他的下顎被臨也支起對上嘴,激烈的允吻過後,在他耳邊講了一串話,但絕對不會是甜言蜜語,模糊間他失去意識。

  他被人抬進臨也的私人轎車內載走,經過一段長時間下來終於躺回溫暖的被窩內,門被帶上後他昏睡了一整天,他不確定這是誰的房間,能確定的是這間房子讓他有安心的感覺,疲憊的心靈陷進軟軟的被窩中得到救贖。

  腳邊有凹陷的感覺,他沉重地睜開眼睛看對方,是他的弟弟,坐在床沿邊平靜的看著劇本。

  「幽……」他有好一段時間沒看見幽了,有的也只在螢幕上看到。

  將幽的注意力拉回神,雖然低頭看著劇本,心裡卻依舊思索著多天來的想法。

  可惜他沒有勇氣對靜雄提出那句話,倒了一杯開水遞給床上的人飲用,他說:「我決定跟哥哥住在一起。」

  沒有透過眼鏡看幽,靜雄喝下幾口開水看著他,心裡猜測幽知道多少隱情,就算全部知道他也不打算隱瞞。

  兩人沉默的氣氛被一通電話打斷,是幽的經紀人在找人了,電話裡的背景吵雜聲聽不清楚對方說話聲,幽移動到門外,再看靜雄一眼後才踏出房將門闔上,他沒把握對靜雄說「讓我養你吧!沒找到工作也不要緊。」會不傷害到哥哥的自尊心。

  這個社會相當殘酷,所以他才想進演藝圈努力讓自己成為足以讓哥哥依靠的人……

________________

弟弟好啊!!!!!!!補足臨也的不溫柔,臨也補足幽的變態!
這篇有點糟糕……
先說個提外,我居然夢到很像盜墓筆記的悶油瓶!!!
天哪!!我超興奮的!!!!XDDDD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