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重_『置身其中』5(慎)


  夜間,他們被一通電話吵醒,褚冥漾恍惚的接通電話後,裡頭高八度的哭嗓讓他耳朵拉離手機一段距離,皺著眉說:「我這裡是半夜,雷多。」

  聽筒裡講了串通用語,搭著背景撞櫃子的聲響,雷多是這樣說的:『我才做到一半他就……雅多!』
  「你跟誰做到一半?」褚冥漾拉低聲音,小聲不讓床邊的人聽見,退到電腦桌前聽電話。
  『當然是跟西瑞啊!難不成跟我兄弟嗎?』像是回答一個白癡問題,雷多嚴肅的說完同時被兩名男子狠狠揍一頓。

  手機裡又是西瑞俗到不行的台詞,搶過手機對他說:『漾~你太不重義氣了,要溜也不通知本大爺一聲。』
  「……西瑞,我想在原世界靜一靜罷了。」捏著鼻骨,他對這傢伙沒轍。
  『漾漾!你快點來守世界一趟,不然雅多真的會揍死我!』雷多發出怪叫聲,似乎真的快被他的胞胎兄弟揍死,不過那不太可能。

  若雅多打爛他的話,聯繫在一起的『命運』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我……」他不想再回去守世界。

  『再不快點過來,明年的今日就是藍髮畜生的忌日!』西瑞豪邁的將電話掛斷,也可能是直接折斷,手機又恢復一片平板的嘟響聲。

  室內的沉默沒讓他再有任何睡意,走到衣櫃前換上一套出外穿的衣服,再回到床邊凝視重柳熟睡的羽睫,親吻睡顏上白金的眉毛,內心再多的話語不開口說出只是徒勞,但他這次希望重柳別跟來。在地面上展開移動陣帶他離開整個原世界,亮光過後房間內又恢復寧靜。


  站在守世界的白天底下,短時間還不適應時間的變化,踏進他們約好的餐廳內,一眼便認出坐在角落的超閃五色雞頭,桌上一堆美食還不斷點餐,坐在他對岸的雷多卻癡迷的看著西瑞的吃相。

  「漾~」西瑞發出抗議,雙手舉著叉子想要插死某隻妖精,「把他趕走啦!看了就讓本大爺倒盡胃口!」

  「發生什麼事了嗎?」褚冥漾坐下來,推拒掉服務生地來的菜單,直接問起重點。

  「還不是這王八蛋的兄弟突然跑來……」西瑞越說越無力,嘴裡塞滿食物幾乎不想再說話,瞪著雷多花癡的臉又是一拳,「噁心!」
  褚冥漾笑著看他們,雷多被揍出兩道鼻血才回過神來看他,在鼻孔裡塞進兩條衛生紙,這樣說:「就是我正很爽的時候,雅多突然跑來說他在執行任務時很有『感覺』。」

  他們其中一個受傷,同樣的傷口會同時發生在兩人身上。但他從沒聽過連做那檔事也會傳送到別人身上,他尷尬的說不出話,大概能從雅多那張禁慾的表情上看到豐富的色彩。

  「他沒事吧……」在餐廳裡聊起沒營養的話題,褚冥漾降低音量的說。
  「他也超爽……好痛!」雷多的手背被叉子釘在桌子上。

  「漾~別聽他胡說!」西瑞嚼著食物靠過來,說道:「你真的不打算放完寒假之後回來嗎?」

  褚冥漾搖頭,守世界已經不需要他的存在了,待在原世界不會有人再來煩他,不會有人在他面前提到那個人,都不會了……

  失落的望著飲料杯中的倒影,再跟他們聊上幾句便推開椅子離開,他原本就不屬於這世界,繼續停滯在過去的回憶只會添加哀傷。


  餐廳外的傳送陣浮現在地面上,再重回原世界的某條巷口,夜半的四周清晰起來後,他見著原本躺在他床上的人站在昏暗的巷口等他,路燈底下的重柳不滿的朝這方向瞪視,他走進問。

  「怎麼了嗎?」吐出熱息,他盯著重柳衣衫不整半露的頸子,連身斗篷底下光裸的雙腿來不及套上褲子和靴子,他猜想重柳一定找他找得很急。

  「別再回去守世界。」重柳的眼角泛紅,抑制情緒的口吻說:「如果你不想死一遍的話就別再回去。」

  果然沒錯。

  褚冥漾淡淡地勾起笑容,攬過重柳的身軀收進懷裡,窩在長髮裡嗅食重柳的體香,他垂下眼道:「若我們再踏入那邊的世界,我也會親手支解你,然後再自殺。」

  結下了一道透明誓言,褚冥漾允吻他的嘴唇,舌頭探進裡面交纏又分離,空出來的手撩起斗篷的下襬,來回摸索白皙毫無傷痕的大腿,滑膩的手感讓他忍不住捏了幾下,將重柳架起撐在牆壁上,感性的口吻對他說:「小聲點,別吵到附近鄰居。」

  重柳疑惑的盯著他,感覺軟舌舔吻在他的大腿內側,看不見的肌膚上落下紫紅烙印,咬住下唇仰起頭強忍喉嚨所傳出的呻吟,把手指伸進濕軟的紅舌上抵住,唇角溢出透明唾液也要控制住聲音。

  「你的模樣看起來……十分色情……」妖師邪魅的眼神看著他,嘴唇輕抿濕黏的大腿。

  「已經可以了……」重柳藍眸中濕潤地回望,雙手圈住褚冥漾的脖子。

  俐落地拉開拉鍊,發燙的分身抵在粉色的穴口上,搭著黏膜慢慢推擠進裡面,他看著褚冥漾抽了口氣緩緩桿動腰支,在寂靜的場合裡只聽見濕黏的噗嗤聲及車輛開過聲,他們的呼吸聲也跟著急促。

  「舒服嗎……」褚冥漾顫抖著發出氣音,額頭上冒出汗珠。
  從這角度可以清楚看見他們的接合處,炙熱的後庭吸附著褚冥樣的分身,隨著進出的磨擦動作流出透明液體,重柳羞愧的撇開頭,這問題問他做什麼。

  「不知道。」

  「嗯……」褚冥漾親吻他說謊的嘴,低喃的說:「我今天很不舒服。」

  重柳僵硬起身子推開他想踏回地上,無奈目前的情形讓他阻止不了,「你哪裡不舒服?」

  褚冥漾睜開眼看他,深邃的眼瞳中倒映出他慌張的臉龐,眼睛的主人憔悴地微笑,用鼻尖觸碰他的臉頰,憐惜的口吻說道:「只有你能替我療傷,重柳,這世界上就只有你能替我遺忘過去。」

  「妖師……嗯啊啊……」下身抽送的數度加快,襲來的快感猛烈衝刺整個理智,十指緊抓住褚冥漾的背部,他的前端已經溢出蜜液,痛苦的需要得到解放。

  「要……去了。」少年妖師弓起身子,粗暴地挺進重柳的股間。

  到達頂端處,濃濁的乳色液體濺射在體內和衣服上,兩人虛脫的靠在一起喘息。天色漸漸亮起,白金色光芒穿透雲朵,彷彿像安因的潔白翅膀在高空漫遊,頭上的路燈熄滅,褚冥漾的分身還埋在他的體內未退出。

  「回房再一次好嗎?」褚冥漾這樣說。
  趴在褚冥漾身上沒有回答,重柳想起蜘蛛還在房間裡,於是點頭。

  但他的思考還維持在褚冥漾說的那句話。


________________

哈哈哈~真的要一三五和二四六啊XDDDD(禮拜天休息ˇ
跟阿夜太有默契啦XDDDDDD難怪會夢到他!(搥地笑
人渣王最近常被大家抗議
幾乎每個人都想捅他或撕碎他

漾重都好幾回了,我的漾冰還在純潔的狀態
學長……俺不想讓人渣王染指你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