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重_『置身其中』4(慎)



  望著中午的晴朗天空,原世界的空氣含著每戶人家專屬的味道,就連褚家也不例外,除了妖師特有的味道之外,還新添了一股刺鼻的臭味。

  無奈看著母親在房間裡噴殺蟲劑,要是他再晚一步進來,會讓重柳殺他的原因增添「毒殺同伴」的理由提早送他去跟凡斯作伴。

  桌上的手機發出不同怪叫聲,像是水龍頭堵住似的抽空聲響,在母親還沒抱怨他的手機鈴聲之前趕緊按下接聽鍵,裡頭傳來的男聲是他原世界的好友,幸運同學。

  是約出來打球的電話,約定下午在附近的公園籃球場上見。

  掛斷電話後,褚冥漾換上一套套出外穿的休閒衣褲,再看一眼不曉得消失到哪裡的重柳常待在的位置上,他打算一整天待在外面,房間門闔上後,蒙面青年跟著從房間中消失。

  公園裡鞋子與籃球的磨擦聲,一群年輕人在操場的籃球場上激烈地運動,他們的外貌與妖師一樣平凡,混在人群堆裡不仔細尋找還真難以分辨妖師和他們有哪些差異。

  以籃球的輸贏做勝利性的代表,重柳站在樹幹上觀察他們玩的方式,對原世界的娛樂運動感到好奇,但他不可能會踏進人類的區域裡,時間一族是不允許有此等事情發生,他只能用眼睛去體會褚冥漾做過的平凡生活。
  看他們的互動,重柳幾次差點跳下樹幹去跟他們打球,他沒有自信自己不能從那麼短的距離把球投進籃框裡,撫著他的蜘蛛同伴,他要是為了一時興起的念頭破戒,恐怕會連帶周遭的人一塊受到波及。

  青年們坐在球架下休息,他看見褚冥樣的目光飄向這邊,明明看不到卻很認真的朝這方向微笑,在他身邊的朋友都笑他看到阿飄,但在重柳心中卻有些雀躍,躲進樹叢裡遮蔽,探出半顆頭觀察他們,直到黃昏的顏色渲染整個天空,籃球場上的影子拉長漸遠,幾名青年紛紛向他揮手道別。

  「你要來打球嗎?」籃球場上剩下他們,褚冥漾捧著籃球走到樹下抬頭問他。
  「……」好奇的盯著那顆球,重柳最終還是搖首說:「我不能讓其他人看見。」
  褚冥漾看了一眼四周,雙手朝向重柳伸高,說道:「已經沒有人了,下來吧!」

  從樹幹上跳下來穩穩的著地之後,確定四周除了他們之外別無其他人的氣息,重柳的視線又回到籃球身上,褚冥漾給他做了一次示範,將球拍了幾下再投入籃框中。

  「很簡單的,你試一次看看。」褚冥漾微笑的把球遞給他。
  照著妖師的動作,不利索地拍球投籃,表面上輕盈的投球動作,在一聲沉悶的反彈不巧砸中他們頭上巨大的照明燈下,褚冥漾錯愕的看著碎落下來玻璃片,趁附近的管理人還沒到場抓人之前,他抓住重柳的手說。
  「我之後再賠償,現在先快點溜喔!」
  「你們這兩個小鬼!想肇事逃逸啊!」追上來的管理員叔叔在背後大罵。

  逃進公園裡的樹叢躲避,管理員的叫罵被野狗的狂吠聲蓋過,周圍環繞著蟲鳴聲響,跑了約莫幾分鐘,褚冥漾粗喘的對著重柳微笑,但他只看見重柳拉高了蒙面布,側著身不看他,細碎的破裂聲從重柳的身上發出。

  「重柳……」扳起重柳的臉蛋,藉著月色注視身前的人,大拇指隔著布劃過他的嘴唇,褚冥漾的聲音迴盪在他腦海中,帶著慾望的沙啞聲說:「在這裡可以嗎?」

  「只要別讓人看見……」被褚冥漾碰到的地方使不上力,靠在榕樹下支撐,裂開所流出的白色血液被舔舐乾淨,褚冥漾的唇舌上都沾著鮮血,手指陷入他的白金長髮中激烈地擁吻。

  「我想吻你那裡。」咬著重柳的舌頭,褚冥漾手滑進重柳的腰下玩弄軟內的臀肉。
  「不准!」
  「那前面呢?」中指底在穴口上磨擦,收縮間又更熱了。

  「也…一樣不能……」他覺得腿又開始軟了,靠在褚冥漾胸口上聽著心跳聲,比起職期間待在家裡做的感覺,野外做起來的感覺更是刺激,像他這種遵守條規的種族,將要為了邪惡的人類妖師破例。

  「好吧!」褚冥漾收回手,壞笑的這樣說:「負負得正,你的兩邊我都要了。」

  半跪在草地上,頭埋在重柳的兩腿之間,熟練的脫下褲子,分身被熾熱的口舌含在嘴裡,真空般的吸允套弄,他的後庭同時被褚冥漾的手指反覆進出,一樣的快感湧現出來,連聽著褚冥漾吸允的聲音也不正常的膨脹著分身。

  要是在外面被看到,被普通的人類看到的話……

  他的思維全陷入泥濘之中,違逆所有觀念到得讓他不安的皺緊眉頭,但是他卻又制止不了跟褚冥漾在一起得到的快樂,無法控制這份墮落的快感。

  慢慢溢出亢奮的汁液,重柳扯著褚冥漾的頭髮哀求:「快要……出來了……」
  舌尖底在上面挑逗,套弄得動作又加快,他忍不住在褚冥漾的口中宣洩出第一回,虛弱的癱瘓在雜草上。
  望著褚冥漾將他專屬的東西濕黏黏的用在後庭上當潤滑,大打開他的雙腿繼續用舌頭服侍,下半身搔癢的讓他扭動起腰支,仰起頭愉悅地呻吟。

  夜空下樹影婆娑的穿透出淡淡月色,當藍色的眼睛對上他的同伴,一股悖德的罪惡感又浮出,卻在褚冥漾穿刺他的身體時,異樣的感覺又淡化消失,白金長髮撲散在草地上,他們的身軀配合地搖晃著,現在被誰看到了也不重要。

  已經徹底墮落……

  「妖師……嗯啊啊……」舒服的半瞇起雙眼,淫亂的用雙腳夾緊褚冥漾大力搖桿的腰,聽聞他在更緊窒的真空中喘息,每個抽送都是最深的底部。

  他的身體就算被命運之神給支解也不會有所不安了。


_________________

這篇有點爆字,而且超18的XDDDD
真的有趴佛啦!!只是那個佛是命運之神(陰影笑
其他人說的趴窗、趴摀、趴水池、趴……(你們太有創意了!!(淚
漾重這樣寫下來根本沒有一篇不H啊啊啊啊!!!
之後該不會是更獵奇?R20?糟糕我的菜!
這對可憐的重柳太殘忍了!!!虐待他有種莫名的歡樂(?

公園野戰是我超想打的!
每次騎單車去公園都一直在想,該不會有人真的在……呃咳咳!!
學長沒辦法讓我野戰只好抓重柳了
誰叫他是隨身攜帶型的美人,不食用太可惜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