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重_『置身其中』3(慎)



  隔壁浴室傳來沖水聲,再回到房間的褚冥漾褲管跟袖子上捲,拿了條灰色浴巾蓋在重柳身上抱起,大動作的將睡夢中的重柳驚醒。

  「做什麼!」重柳推開他大吼。

  低頭覆上重柳氣得扭曲的嘴,褚冥漾磁性的嗓子在他唇上說:「都做了那麼多天,不仔細清乾淨怎麼行?」

  重柳瞪大眼咬著牙,被褚冥漾抬到浴室內帶上門,浴室內的浴缸水已經溢出來,褚冥漾將他放在小椅子上解下浴巾,從架子上取出夾子將他的長髮盤起夾好,替換成蓮蓬頭後確定水溫才淋在重柳的肌膚上。

  浴室內環繞著朦朧的氤氳,身體打過水一遍,泡棉上擠進一坨沐浴乳揉出泡沫,畫圈地在重柳的頸間由上而下清理,到大腿處時褚冥漾看了他一眼,問道:「可以跪趴在磁磚上嗎?」

  羞愧地瞪著人類妖師,重柳身子一輕,被褚冥漾輕輕舉起調整一個相當難堪的肢勢,雙手扶在浴缸邊緣挺起腰支背對他,驚恐地看著褚冥漾從不同瓶身的罐子內擠出一坨透明液體,一次伸進兩指在他的體內韻律般地抽動。

  「指甲……妖、妖師……」他抽氣地顫抖著四肢,垂首發出哭腔的求饒聲,在感覺還尚未到達之前全是痛苦。

  後身的人嘆出鼻息,手指的動作並沒有在他的求饒下減緩,陷入更深的在他肉壁內按壓,褚冥漾低語:「裡面又溼黏起來,都做了這麼多回了還是夾得好緊……」
  另一手套弄重柳的分身,惡劣的用指尖抵住出口,套弄的動作時快時慢,褚冥漾趴在他的身後舔舐微微紅起的耳蝸,享受佔有一個人全部的慾望,重柳後庭軟柔的包覆著他整隻手指,裡面還流出稍早前的殘餘,混著乳液的效果更加容易進出。

  隔著褲子摩擦重柳股間的下腹已經發燙腫起,拉下褲頭上的拉鍊,他聽見一道尖銳的尖叫聲自他房間傳來。

  立刻拉回拉鍊奪門而出,衝到房間去察看,褚冥漾看著母親被嚇得花容失色,手拿的拖鞋不曉得接下來要做什麼。
  「媽,發生什麼事了?」
  「蜘蛛,好大的……」家母指著躲進書櫃裡頭的藍眼蜘蛛,比出大小激動地說:「得快點叫人來清理,太可怕了!要是咬到你怎辦!」
  尷尬的看著縮在書櫃角落裡發抖的蜘蛛,褚冥漾想好最有力的解釋說服母親,「牠只是萬聖節的裝飾而已,冷靜點。」
  「牠會動!」母親握緊拖鞋,不相信自家兒子說的話,「不能放這東西在家裡面。」

  抹著臉,褚冥漾扣住蜘蛛的身體拔出來,母親一看見這大小立刻嚇得退到床上,看兒子將蜘蛛的八隻腳往奇怪的方向彎折,固定在電腦上當可怕的裝飾,母親才肯慢慢靠近確定只是裝飾作用,忙著拍胸口收驚。

  「漾漾,你在浴室洗什麼?」母親忽然又轉了一個話題,手上的吸塵器沒有停止揮動。

  「洗鞋子。」褚冥漾發覺自己真的是跟西瑞混久了,什麼話都能面不改色地隨口托出。

  不再理會兒子的異常舉動,母親點點頭隨便他去做,褚冥漾離開前悄悄帶走可能還會被母親攻擊的蜘蛛回浴室。
  回到剛才的激情中,裡面不見肢勢誘人的重柳跪趴在磁磚上,褚冥漾走近才看清楚重柳躺在浴缸內,與稀罕的精靈面貌差異不大的時間重柳,微睜開雙眼望著水面上看,白色絲綢般長髮飄浮在水中,褚冥漾鬆開蜘蛛,不顧身上還穿著衣褲,跨入浴缸中擁吻水底的時間重柳。

  半閉的藍色雙眼睜開,看著褚冥漾溫柔的臉龐,雙腿不自主的纏在他的腰上,褚冥漾換氣間脫下褲子,將分身一口氣送入重柳體內,急促地在窒息中找到快感,搖桿腰肢頂入酥麻的愉悅,望著水中搖晃的人,異常興奮的分身在重柳緊緻的甬道中又膨脹。

  重柳在水中掙扎,模糊的水面上倒映著褚冥漾的臉,他伸長了手也勾不到人類妖師,絕望地吐出大量空氣,在到達巔峰的霎那間,他被褚冥漾拉回現實中熱吻,水痕自他的臉上流下,帶過眼眶裡的熱液分不出彼此。

  他們的存在關係,到底在這世界上代表著什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篇原本打野戰的ˇ
既然大長老都給他稱為趴水了(PART3)
那就採用這個吧XDDDDDDDDDDD(笑倒
還有芽你們這些傢伙!!!XDDDDD

特地為這篇R18漾重留言的人,真是苦了你們…
鮮鮮沒辦法留言……之前我的會客室很龜的常發生
所以跑到天空向我留言的人,我真是內牛滿面(掩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