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冰_21『成長期』end



  為什麼不叫我的名字……凡斯……


  鑲在亞那心臟上的透明水晶破碎,連他的胸口也跟著亞那被撕碎的身體有相同的痛感,望著冰之牙三王子兩頰上結出兩道透明冰晶,悲痛的知道亞那用嗅覺尋找過去的朋友,可惜他聞到的不是凡斯,是他千年後殘存下來的後裔。
  霧在安地爾的消失中散去,第一個發現他們的學長趕緊跑來,錯愕地站在原地看著亞那漸漸融化,他沒有像褚冥漾做出無謂的治癒動作,當他看見亞那拉住褚冥漾的手更靠近些時,亞那臉上充滿愧疚的表情看著他。

  看著亞那從他眼前化成一灘冰水,連破碎的冰晶也化成水與地面結合,他的手裡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握著,張開來看是一條束成辮子的白金色長髮。

  「褚……」學長走來搭在他的肩膀上,卻在碰觸到他的瞬間身體像斷了弦一般臥倒在冰水上,身體的極限讓他來不及說話便停止了活動,連視線都一片漆黑,耳邊隱約中聽見褚冥漾的呼喊聲。

  緊握住亞那唯一的信物,褚冥漾橫抱起學長讓他在式青的背上休息,將頭髮收進包袱中,在阿利學長的禱告中他們忍住悲傷進行護送任務。


  照著原來的路線走下去,原本喜愛搗蛋的僕役們看到他們,半透明的身軀好奇的飄遊,每座冰山的交接處便會有一兩隻僕役在附近巡守。

  阿利學長微笑地向祂們示好,一雙冰涼水流般的細手輕撫過他的臉龐,幾名僕役圍繞在他四周哼唱著精靈歌曲低語,僕役們的歌聲勾起跟在最尾端的式青迷戀,不幸的被某位氣惱的王子給炸開,護在阿利身上的結界又增加了好幾層,效果比對付鬼族的防禦還更強。

  連走了數十個小時,在冰洞裡分不出晝夜,他們決定先休息補足體力再進行遠途。阿利學長拿出從雪村儲存下來的乾糧節省的分發,在用餐過後採用輪班制的方式休息。

  躺下來不過幾秒鐘,自高空上摔下來後第二次這麼好睡,昏沉的睡去幾個小時,當中沒有夢見或連接到羽裡的連結夢裡,在醒來時便是他跟五色雞頭交班的時候。

  「換我來守夜吧!」褚冥漾披好厚實的斗篷在身上,他沒辦法像五色雞頭在這麼冷的天氣僅穿一件超俗的花襯衫守夜。

  「本大爺不睡也是一條龍,身為本大爺的僕人,漾~你可以去多睡點。」五色雞頭說。
  褚冥漾搖頭,坐在他旁邊將斗篷披一半在五色雞頭身上。

  沉默了良久時間,他身邊的五色雞頭受到褚冥漾身上傳來的體溫開始瞇起金褐色雙眼,頭微微傾向他的肩膀靠著,睡熟後還會發出要砍某某人的夢囈。

  洞穴裡不時傳來風吹鳴的空虛聲響,女性僕役的調笑聲略過他們的耳旁,繞著冰柱歡愉地遊蕩在空間穿梭。

  褚冥漾回想起亞那的離開,人悲傷的死過一次了又讓他再次復活,不單徒增對存活下來的人的痛苦,也讓已經不該存在的人再次體驗死亡的深淵;他還來不及對亞那說,他在時間的交流中見過真正的凡斯,短暫的相處帶來大量的哀傷,每當回想起亞那的笑容,那和記憶中的影像重疊在一起的感覺更是難受。

  他們讓學長再次復活是對的吧!至少學長不會對他的愛意有所動搖,更不會因為有他的存在而感覺有一絲威脅,因為學長他……

  他很早便知道他們的結局了,學長成年後必須繼承王位,而他還不清楚未來的路該怎麼走,原本他一直以為學長會永遠跟在他身邊,就像當年的代導人一樣,即使分開了也只會是一天或一星期。

  默在心中嘆息,褚冥漾又看了一眼沉睡狀態的學長,要是再亂想什麼被妖師的能力抽中的話,後果會不堪設想。再收回視線時,兩眼瞄到他們升起的元素火堆中,泛著青藍色的火焰竄出一頂巫師帽,接著是一隻修長的手抓住長帽,指甲上塗著鮮豔的琉璃色彩,一頭橘紅色漸層的頭髮慢慢從青焰火堆中延伸出來。

  鬼族!?

  褚冥漾立刻要搖醒身邊的人,突然冒出的人伸長了手指點在他的唇上,一雙金色眼珠露出神秘的笑容,這樣說。

  「要是搖醒其他人,我便讓你們提早終止任務。」穿著奇異服裝的男子雙眼盯著熟睡中的五色雞頭,陰沉的表情下迅雷不及掩耳的舔過一圈嘴唇,再看回褚冥漾臉上驚駭的表情,男子微笑說道:「別害怕,我是無害的。」

  瞪大眼看著男子,褚冥漾腦袋裡閃過某隻同樣覬覦五色雞頭的妖精,想不到五色雞頭會搶手成這樣,這男的根本就是那隻妖精的翻版!

  雷、雷多二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篇是「魔術師的驚喜」
下一篇就是「頭髮的交換」
要是我有辦法生出第二回合的話(血淚
原本這篇是和上一篇「最後戰役」一起的(抱歉我超愛取篇名
但還是來不及打完就拆開來了…

終於打完了ˇˇˇ超喜歡小丑的
不管是天禁的貝利亞,還是黑執事的JOKER
他們都藏著一股深不可測的神秘ˇˇˇ
而新出來的人物……OTZ他根本就是地院家若美吧!

最後還是超級感謝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