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鬼族的妖師朋友『基地之一』上



  「若您是公會初新的無袍級任務前來,請小心!」

  接到這則任務雖說是親切的原世界某塊地點,但拿在手上的地圖份量卻重到讓他掉眼淚,望著一樓的女性管理員,褚冥漾胃抽搐的踏進被鬼族占領的恐怖大廈。

  大廈位在於北台灣的某條大馬路上,在過去的謠言這棟大廈每年會有人從樓頂上墬下來,午夜之時,搭乘地下電梯會直接通往地獄,幾乎沒人敢住進那棟大廈裏面,即使已經營銀行同樣無人敢私下逗留。

  他大概能打賭一樓的女管理員非正常人,剛才看他的眼神含著冰冷的詭異笑容讓他不舒服,按下電梯按鈕的剎那間,他清楚聽到空間中環繞著悽慘的呻吟,電梯門闔上的細縫中模糊看到女管理員兩眼翻白淌著血淚向他微笑。

  回去他絕對要加收一成收驚費!

  喀嗵!


  平撫著胸口裡的心跳,最可怕的東西來自內心的恐懼,他只要說服自己戰勝恐懼就行了,要不是學長瞧不起這種等級的任務而堅持不來,他才一分鐘都不願待在這怎麼看都陰森森的可怕地方。
  看著地圖上的導覽簡介,他要到最頂上的十二樓去執行任務。

  電梯持續向上,叮的一聲電梯門自動打開,配合沉悶的聲響,電梯門外一片墨藍的深黑,褚冥漾冒著冷汗小心翼翼踏出電梯門外,手握緊米納斯當精神支柱,照著地圖指示的路線走到一間套房前面,掏出口袋中的老舊鑰匙,對著門鎖卻怎樣都插不進洞口裡。

  雙手顫抖的弧度過大,內心禱告不要一開門就見到太刺激的東西,抬頭看了一眼釘上門上的卡片,他抽下來打開看裡面的內容物,是一張空白的明信片背面畫著歪歪扭扭的縫紉痕跡,粗糙的畫法和血腥的用色,有股暈眩的不適感令他一時間站不穩,扶著牆面仔細的將鑰匙插進洞裡打開,門的另一端地獄般的熾熱撲襲而來,搶眼的火光睜不開眼睛,快要閃瞎眼睛的時刻,腦袋傳來一個令他感到髮指的畫面。

  屋內燃燒的背景下,一名長髮披肩的中年婦女光裸著全身坐在床頭上手拿針線,表情愉悅的在縫紉剛剖腹生產完的子宮,彷彿縫的是她親愛孩子的童裝,一針一線醜陋的縫合回去,接著抬頭微笑的看向他。

  「醫生……」產後婦人是這麼呼喚他的。

  短短一秒時間回歸現實,褚冥漾胃液倒流的彎下腰靠在牆角下吐了一地,臉色發青之外腦袋一片空白。
  『打開結界,裡面的東西非常危險。』米納斯的聲音穩穩的說著。
  開啟結界後黑暗中的無形壓力減緩不少,深呼吸一口冷空氣,將手上的塗鴉明信片卡在牆壁的裂縫中,推開墨綠色門進入辦公室大小的套房內。

  點開光影村的亮光在掌心雷槍頭上,室內的布置比一般套房租屋高級,狹窄的走廊在黑漆的夜裡看不見盡頭,說這裡是套房的原因在於房子的架構是每間房間都有衛浴和廚房,腳步聲放得在低也能在這時刻聽得清楚,從他進來到現在也才五分鐘不到,背後陰涼的貼近,聽見米納斯又對他說話。

  『別回頭,繼續走下去。』

  順著米納斯的話去做,褚冥漾吞嚥口水往前走,感覺到背後有東西踢到他的腳跟,脖子上的搔癢不斷干擾注意力,約莫十尺距離,終於來到最底部的房間。

  門輕輕推開便發出尖銳的格子聲,光線照射下很快就找到他要回收任務的東西,嵌在天花板上的燈泡散發一股不吉祥的濃黑色光暈,咬著掌心雷在最上照明,搬張椅子去拔除燈泡內的黑色結晶石回到地面,他的任務總算成功。

  收好黑結晶石在包包裡,一個轉身照到跟他走進小房間內的東西,光線掃過整顆頭部纏著破舊紗布的女性,些許毛髮在沙布外垂掛著,身高比他高一顆頭的女子手腳程不自然的僵硬肢勢站在他前面不動,褚冥漾驚恐的瞪著膚色發紫的女性不敢多動一步,他腹部裡的腸胃已經在向他抗議,心跳的聲音大得讓他想按靜音。

  望著唯一的出入口被擋住,在看一眼背後的窗台,他沒本事像學長他們跳了也摔不死,於是他決定——

  即將腐爛的屍體抽動的往他爆衝,褚冥漾緊急開出一槍打在屍體身上,弓起身狂奔出顫慄空間,狹窄的走廊上每道房門都被打開,他還是照樣低頭狂奔。

  沒有堅持抓學長一起執行任務是他的不對!

  用力甩上綠門順利逃出總套房,他的心跳指數不比初戀告白時來得低,回程的路他才沒笨到去搭乘通往地獄的驚悚死亡電梯,竄進逃生梯一路奔向一樓。

  看著其他樓的逃生門被鎖起來,心裡暗自大叫妙,越接近一樓出口越失去信心,最後到達一樓的逃生門前,褚冥漾朝著門把開了兩槍。

  亡水腐蝕在門把上冒出黑煙,抬腳踹開門出去,映入眼前的不是當初進來的一樓畫面,是打烊很久的地下餐廳。

  不曉得空間被連接到哪家百貨公司,熬夜執行任務本身就夠累得了,盯著櫥窗展示的食物,雖然肚子有點空虛,但以目前的狀況他吃不下任何一粒米飯,繼續走著又聽見輕盈的腳步聲,站定在轉角牆上背貼著,清脆的金屬碰撞聲越靠近,褚冥漾在對方攻擊他之前衝出來做出狙擊動作。

  「嗯?這麼晚不睡到這地方在做什麼?」湯匙攪拌著杯中的熱咖啡,說話的人微笑看他,身上穿著一襲睡袍跟拖鞋。

  「安、安地爾!?」

  盯著最危險的人,他突然對這隻長髮鬼族有股親切感,至少以外貌來說,安地爾沒有長得跟一般鬼族可怕這點讓他放鬆不少。

  「你的表情似乎透露著,見到我非常慶幸喔!」長了一口熱飲,他邊走邊說:「這地方不到早上你是出不去的,先到我房間再慢慢跟你說。」

  「為什麼是到你房間啊!」褚冥漾莫名的被他牽著鼻子走。


_________________


其實我被這個夢給嚇醒(居然寫成特傳……)
就是上面提到的產婦,真的是爆噁的了!!!
雖然被我改了很多
原本夢到的更噁心、更18(血腥)
還有提到的地點是聽家人說的某某家附近經常發生墬樓案
據說那地方最後改成銀行在好多了,搭電梯通道啥地方我聽了超毛的

於是這篇就讓兩大邪惡的種族登場吧~(褚流氓笑XDDDD)
沉默之丘中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