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重_『置身其中』2(慎)



  渾身全裸的側臥在床上,一條白色蠶絲被纏在身上遮住下半身,露出修長的腿在外面,重柳微睜開眼眸與房間對焦,半張臉埋在棉被和銀白色長髮中發呆,當腦袋裡閃過某隻妖師,重柳立刻從床上跳起。

  突然的大動作並沒有帶給他劇烈的疼痛,後庭似乎已經被人認真的上過藥,沒再流出噁心的白色血絲,就連裡面的東西也清理得乾淨。

  不再做無謂的發呆,重柳抓起床腳上被洗滌乾淨的黑色衣物套上,搖醒還在睡眠中的蜘蛛,快速地使用移動陣趕去追蹤任務中的目標。

  他被妖師這種黑暗的邪惡傢伙擺一道了,居然用那種卑鄙的手法對待他!

  移動陣的光芒出現在原世界的某個角落,站在一棟矮樓屋頂上立刻找到人群中最不起眼的褚冥漾,在妖師的身邊還多了一位男性友人,和妖師身上散發的氣息不同,少年的周遭沒有任何雜質,他還真不理解平平一隻妖師能和如此多純潔的種族共處在一塊。

  獨角獸也是、精靈種族也是,能讓原本被殲滅的黑暗妖師得到眾人的信賴,為什麼唯獨時間種族不能打破古老的傳統與其和平共處,他悲嘆世界之神的不公平,他們才是存活在黑暗中不能被人看到的黑暗生物。

  視線再追回褚冥樣的身影已經沒入人群之中,重柳越過幾棟矮樓又再次追蹤到他,不過這次是看到那笨蛋撞上別人家的告示牌,在地面翻滾一圈鼻青臉腫的蹲在地上。

  「……」他絕沒見過有誰比褚冥漾更不長眼的傢伙。

  逛到中午過後才搭公車回家,褚冥樣進入家中第一個就是確認床上的人還在不在,扭開房門後對上一雙湖水藍的眼眸,雖然對方是在瞪他,但也相對帶給他輕鬆了不少。

  「身體還痛嗎?」將外套掛在椅背上,褚冥漾這樣問。

  一聽到跟昨天發生的事情有關,重柳憤怒地揪起褚冥漾的領子,他打算今天就完成任務,宰了該死的妖師!

  微笑的扳過重柳揪著衣領的雙手,褚冥漾從椅子上起來,靠近他敏感的頸肩上說:「我幫你舔到不痛為止……」

  重柳臉上閃過一陣青白,被扳倒在今天才躺過的床鋪上,穿在身上的刺客裝被解開來與空氣近距離接觸,被褚冥漾撫摸過的地方都發燙起來,溫熱滑膩的觸感令人愛不釋手。

  面對妖師熾熱的目光,重柳皺起眉頭撇開臉,不久便感覺到不陌生的濕軟東西在挑逗他平坦的胸脯兩點,褚冥漾的舌頭吸附在他的乳頭上,兩指捏揉另一邊的乳尖,沿著往下來到肚臍搔癢,雙手卸下緊貼在肌膚上的褲子,掰開重柳白皙的嫩臀,看了一眼裡面完好無傷的粉點,紅舌輕輕舔舐。

  「妖……師……」重柳紅起臉躺在床上,臀部不自主地顫抖著,異樣的感覺又浮出。

  當舌尖伸進裡面抵著肉壁,手指搗弄裡頭邊揉圈時,重柳翻起身又被褚冥漾按回床上,扯下重柳臉上的遮布含住咬得紅腫的嘴,下半身壓在光裸的重柳身上拉開牛仔褲上的唯一拉鍊,褚冥漾說:「你今天是不是也在外面跟蹤我?」

  一雙藍眼恍惚間看著發問的人,微微皺起眉。

  褚冥漾吻著他,唇角勾起說道:「我在外面感覺到你,不過感覺到一半就撞上招牌了。」

  正想翻個大白眼給他,褚冥漾的身分往他的後庭一頂,所有的奇妙不適感湧上來,重柳抓緊前身的人肩膀,總覺得這種墮落的行為違背了什麼,道德和舊有的觀念被拋在外,更多不解在他腦中盤繞,他這樣做對嗎……

  想尋求他的夥伴找答案,蜘蛛睜著藍色複眼在看他們在做的事,他們完全沒碰過這種齷齪的事情,時間種族是不會有私自情慾的。

  褚冥漾抱著他,從妖師身上能嗅出一股只屬於妖師特有的異香,不適感慢慢轉為之前有的陣陣酥麻快感,淨白身軀在衣質的磨擦下發紅,額角泛出熱汗,下體的接合處持續著濕黏聲。

  汗水垂在褚冥漾的下巴上,搖桿的人發出沉悶的聲音說:「要……去了……」

  「冥漾,老媽叫你。」

  突然僵硬了下,褚冥漾瞥了房門一眼,他沒有自信褚冥玥會不把門鎖打開,艱難的從重柳體內拔出慾望,拉上棉被蓋在光裸的身上,低頭在青年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先休息一下。」

  虛脫地躺在床上看著妖師走出房間,在關門的瞬間他看見外面的另一名妖師瞄了他一眼,眼神中沒有任何訝異或驚奇,簡短的在門口和褚冥漾交代一些事情便往樓下走,房間外又恢復一片平靜。

  捲曲起身子在暖和的棉被中,他不捨望未來會有多大的改變,讓蜘蛛也一起進被窩中保暖,精神上的疲累就在被窩中慢慢沉澱下去。




_________________

紅色警戒!!!
知道的人就知道=ˇ=
是說這真的是過分了,都不注重人權!!(不對!是智慧財產權
太誇張了,幾乎鮮鮮一半的人都被炸到
長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