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71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冰_2『目光』



  「你是……傳教人嗎?」

  盯著眼前陌生的長髮少年,雖然我想感謝他對我的關心,他一定是看我很可憐才會努力開導我吧!但我開口脫出的話卻是這樣。

  蘊含微怒的眼神瞥過我,長髮少年傾身向我靠過來,正一臉癡呆的看著清秀的臉龐緩緩靠得我極近時,一個暴躁的拳頭揍在我的頭頂上,我立刻摀著今天連續被揍的腦袋蹲在地上。

  「我不會再對不相信我說話的人在吐露半句話。」年輕的傳教人……暫時這麼叫吧,他甩了馬尾朝著門口走。

  事實上你已經在說話了!

  抓住他的手我猶豫了下,如果我說出心中的秘密才不會有人相信,但是眼前的長髮少年似乎可以替我找到答案,我是這麼感覺的。

  「呃……抱歉,我……」快接不下話的同時,我看著眼前一臉疑惑的人的表情,他在思考什麼似。

  「我還會再來。」




  烏黑的長髮少年是這麼對我說的,一隔便是一個多月,高中一年級的尾聲也將要來臨,待在班上交不到半個朋友的我,回想那天和冥玥的朋友談話,心裡總覺得有什麼壓在胸口上。

  望著窗外晴朗的天空,我到現在還沒跟任何朋友打過球,開學第一次的體育課就讓大家離我遠遠的,因為我的倒楣體質總是把籃球「吸」過來,難道我的體內被人偷偷安裝衛星導航器嗎!

  在老師的粉筆扔過來之前,排球遠從一樓的操場破窗砸到五樓教室,倒楣的學生被堅硬的排球擊個正著,很不幸的我就是那位掛彩的學生,被砸中後腦袋一片空白,恍惚中聽到同學的嘲笑聲,刺耳的、帶著調侃的笑聲環繞在我腦中。

  趴倒在掉滿碎玻璃的桌子上,扎進肉裡的尖銳玻璃就像其他人的笑聲,赤裸裸地扎在我的胸口上,將我垂掛在高空又摔下。

  我不想……待在沒有人了解我的學校……

  救護車的聲響在學校的巷口外傳來,很快的被人抬上擔架,有人將一塊白布蓋在我的半邊臉上,也許是畫面太血腥了,在還有意識前,我的內心說了一句話。

  『讓颱風來吧!將一切的憤怒發洩在上面。』

  這段話我在哪聽過,很熟悉的,就在我小學的時候發生過。

  說了也不會有人相信那些颱風跟地震是被引來的,只要我內心渴望人們不幸,隨意地控自自然災害,非常很簡單地摧毀別人。

  躺在病床上睜開眼,脫離不了和病房結合在一起的命運才是真的,提早道來的颱風雨在醫院外大肆地下著,雨水打在窗戶上一陣一陣的,我不曉得暈了多久,照身體麻痺的感覺應該是暈了一個上午,但一個上午颱風有辦法突然形成嗎?

  沒有人會相信這股奇怪的力量,颱風的形成可以用預測的,但不會有人為形成這種荒謬的事情發生。

  再次閉上眼睛休息,門外傳來輕敲聲,推門進來的人在病床旁找了個位置坐下,看著他的來訪,我好奇的問。

  「是老姐要你來的嗎?」不然他根本不想來吧,誰會想浪費時間去關心一個倒楣的人。

  傳教人看著病床上的我,並沒有搖頭會表示些什麼,他說:「自嘆自己的命運的人只會讓自己處在惡劣的循環中,若不選擇迎擊,終將會呈不會流動的死水一樣混濁。」

  他的言語中蘊涵著某種光明的力量,我就像漂流在他言詞中的死水,找不到流通的方向。

  「你願意聽我說嗎?」臉上纏著紗布,眼眶的熱液在打轉,強忍著難過的心情,我說:「我一直很希望有人能了解我……」

  請你當我的神父,聽我禱告一切罪惡,我需要有人傾聽。

  青年上半身傾向前靠近我,在我以為會像上次那樣被揍時,一隻溫暖的手覆在我的頭頂上,他露出微弱的微笑,這樣說。

  「我一直都在聽。」



_________________

我真的不好意思讓學長上三壘(羞
但是沒意外的話,『目光』我會讓他達成(漾你給我爭氣點!!)
漾重都已經三壘兩回合了////////
所以......嗯........學長請小心(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