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73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冰_19『成長期』



  所有的一切彷彿在向父親道別,周遭的動物圍在冰炎身邊,延伸至腳踝的雜草發出淡淡亮光,在下午的黃昏溫和地招手,藉著吹拂來的風傳遞訊息,點點歌聲環繞在整個森林吹來一股淡淡的花香,幾名陌生的異族站在他們家的小木屋前給予最後的道別。

  母親還待在父親身邊,以歌聲陪伴父親到最後一程,小木屋裡除了他們夫妻之外沒有其他人,陌生民族握著他的小手作不同民族的禱告,他們是父親過去的朋友,臉上帶著哀傷和痛苦,吟出來的詩句都聽起來悲傷,冰之牙在他面前歌頌,眼眶中流出的淚水還未低落便結成冰晶,粉碎後飄揚在空中消失。

  當母親的歌聲在屋中嘎然停止,叢林樹上的鳥群不安地起飛,景象在冰炎年幼的心中留下寂寞的陰影。



  將爆符變換成手槍,再從空氣的對流中凝聚微弱的力量握在手中,付在手槍上結合,褚冥樣緊盯著面前的領主,他不會再輕忽。

  「憑那種玩意兒就想跟吾對抗,實在太自不量力了。」領主的雙眼透出嗜血的眼神,冷冷地對他笑道。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成全你使用妖師的所有力量。」褚冥漾忍著失去米納斯的痛,打從心底拼死也要戰鬥。

  領主舉起手憑空畫了一條橫線,原本在褚冥漾旁邊的巨大冰柱朝他撞上,翻過身躲過冰柱,下一刻朝他攻擊的是數千支尖利的冰錐,每一支付上風的元素追蹤妖師的氣息,褚冥漾開了槍打掉幾支,在掏出水元素的水晶和大地水晶做加強防禦。

  「汝的夥伴們現在正對付女皇的手下忙得不可開交,要是他們願意將亞那和三弟的孩子交出來,吾可以免除他們成為冰原之地裡的奇景之一,並且平安送回去。」

  「阿利學長他們才沒有你說得那麼弱!」躲避之餘,褚冥漾開了一槍打中領主揮舞的手,背後追來的冰錐才順著領主垂下的手勢墜落。

  被擊中的手融了一個大洞,大有繼續蔓延到手臂的跡象,領主立即用冰刃砍去,疼痛的畫面令褚冥漾皺起眉,領主唸起精靈用語的治癒術,手腕在光芒的包裹下重新生長出原來的手。

  「若是妖師認真攻擊的話,重新長出手來是會有妖師的印記。」領主這樣說。
  「我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和你死鬥,想讓對方嘗試死亡,只有墮落到和鬼族相併的地步才會做出。」

  領主瞇起雙眼看他,抬起雙手要發動攻擊時,頭上的冰層碎石掉落,從頂上掉下來的人雙腳重重踩在領主的頭上將人種進冰層裡十公分,一隻超閃的五色雞頭咧著嘴不爽道:「本大爺不發威,被你當牙籤!敢對本大爺的僕人伸出魔爪,先問候本大爺老祖先!」

  被說成僕人的那位汗顏的看著前方那隻五色雞,他到底是從哪學來的台詞啊!再說關他家老祖先啥事啊!

  另一邊跟著跑來的阿利學長和其他人,手上都抄起傢伙隨時幹……錯了,所有人握住自己的兵器對向領主,站在最前方和不久前被打傷的僕役互換眼神,阿斯利安出來說:「是什麼時候大王子殿下不再維持自我,渾身充滿鬼族的氣息。」

  「漫長的等待令吾疲憊,失去的人已經換不回身邊,」領主埋怨的眼神轉向褚冥漾,說:「但是憎恨能讓人支撐著活得更久,吾剩下的只有憎恨和死亡……你們妖師一族害死吾的兄弟!」

  褚冥漾聽著,他也不是沒對凡師說過這句話,凡斯也為了自己做的一切感到自責,再多的悔悟也不法彌補缺口,留給後代的遺憾只能讓後代的人承擔。

  「父親他一點也不後悔。」

  從式青的背上跳下來,學長顯眼的火紅不比五色雞頭遜色,直挺挺的來到人群面前說:「沒有人可以拿父親當作復仇的藉口,就連年輕的妖師,我也不允許您將他視為凡斯一般加害於他。」

  望著臉色冰冷的領主,褚冥漾險些擔心學長會遭到不測,上前要護著學長卻聽到式青用無線電波傳達:『你站在大美人身邊更容易害他受傷喔!他只想要攻擊你。』

  默默的站回原地,褚冥漾掏出第二張爆符不巧被學長瞪了一眼,心裡鬱悶的不敢說米納斯被人摧毀,可能不用等到敵人衝上來殺他,自己人已經先把他拖到角落他揍死。

  見所有人全都到齊,敵意的看向領主,阿斯利安捏碎一枚水晶開啟終極防禦結界,等領主讓腳下的冰震碎開走出來,跟身邊的休狄同時衝上去展開攻擊,另一邊的西瑞爆衝上去做第一前線。

  單手操作冰錐,領主手指彈出傷害強大的風刃劈向褚冥漾,同樣使用爆符變化出長槍的學長擋下攻擊,還未衝上前加入戰局就被褚冥漾擋住。

  「小心靈魂跟身體負荷不了!」用沒有被血沾濕的手抓住學長,褚冥漾急迫的喊。

  「讓開!」踹開礙事的傢伙,絲毫不像需要保護的人在長槍上釋出火焰,接觸到的地方無不融化成一灘水,「我要讓他嚐試違背我諾言的痛苦滋味。」

  等等啊!他也許是他未來的……褚冥漾被踹在一旁終止後半段思考,冰錐插在他腦袋旁邊也沒辦法多說什麼,或許他才是真正需要被保護的人!那群強得變態的傢伙是怎樣!

  待在式青背後的伊沐洛盯著前方混亂的戰場,免強擠進冰晶切成的圍牆內,來到褚冥漾身邊。

  「這邊是很危險的,快回去!」褚冥漾推著他到式青那邊,伊沐洛掙脫開拉住他的手將治癒術覆蓋在劃破的傷口上。

  原先被風刃劈開外露的皮肉慢慢接合回去,傷口消失的看不出痕跡,他都忘了野精靈有這方面的才能,做足了全套的治癒術,伊沐洛仰起頭微笑的看著他,神情更接近傳說中的三王子。

  褚冥漾大概能理解被亞那幫助過的人的心情,不會有人比他更善良,毫無悔恨的付出善意,就連當初的安地爾也被亞那單純的心思給感化,雖然還是悲慘的結局,但留在人心中的價值是不變的。

  「謝謝你,伊沐洛。」褚冥漾決定不只要為米那斯的失去戰鬥,同時也要守護伊沐洛不被惡人利用。

  伊沐洛頓了下,鬆開手讓褚冥漾加入戰局。不遠方的學長長槍一橫一劈都讓古老的精靈受到重傷,火焰燒至領主的衣袍上又被水元素給止住;阿利學長揮出暴風將襲擊來的冰錐捲走,軍刀硬生生刺進領主的鞋底貫穿至冰底,讓後頭的摔倒王子抽出金色絲線纏繞在領主身上緊緊束縛住。

  最後讓西瑞上前補幾爪,褚冥漾在回過頭來參戰就已經沒有需要他的餘地,領主被兩名黑袍、一名紫袍和一名紫袍威力的五色雞頭合力制伏。

  「漾~你搶太慢了!找不到好位置至少也要強行插隊啊!」某隻雞說得像在對沒搶到限量套餐的朋友安慰,他自己就經常做出這種卑鄙的事情出來!

  「那現在是……」看著被五色雞頭打昏的領主,褚冥漾暗自替他低估這群人的實力感到悲哀。

  從阿利學長身邊走出來的學長雙手盤胸,口氣相當凶惡的質問:「褚,你的幻武兵器呢。」
  學長的臉色黑的嚇人,褚冥漾冒冷汗的倒退幾步,他有股比面對死亡還要糟的預感。

  誤以為一群人是要對付褚冥漾的伊沐洛跳出來,緊捉著他的衣服怯怯的盯著表情比誰都兇惡的學長,當場讓所有人產生一致性的錯誤想法。

  「褚學弟……」阿利學長僵硬的笑容像在說做人不能腳踏兩條船的意思,在他身旁的休狄看了他一眼不多說,非常確定自己看上的人不會像妖師一樣花心。

  「身為本大爺的僕人,漾~你這樣太不專情了!」五色雞頭搭著他的肩膀說出極為欠扁的話。

  「快說!」完全不在乎那件事的學長掄起拳頭準備招呼某隻倒楣妖師。

  「被破壞掉了……」褚冥漾忍著心裡的疼痛,慢慢說出發生的一切。

  學長眉頭深鎖的看不出在想什麼,所有人陷入一片沉默之中有道女性的聲音響起,打破沉默的是女皇的僕役。

  「為了補償您,我將粉碎的王族幻武兵器收集起來。」風之使役半透明的漂浮在空中移動過來,半透明的雙手裹著粉碎的晶粉交付在褚冥漾手中,聲音柔和的跟當初的嚴肅嗓音不同:「不要忘了她為您所付出的一切,虔誠地相信她能康復起來。」


  收進掌心中,溫熱的觸感就像過去和米那斯締結契約的感覺一樣,褚冥漾望向風之使役再低頭閉上眼,發至內心虔誠地祈禱米那斯能康復。

  『有髒東西來了!』式青的聲音在他腦中炸開。

  「這麼多人攻擊一名古老的精靈王族,難道不會有什麼不安嗎?」

  不陌生的聲音自領主的方向傳來,地上鬆開的金繩不見領主的蹤跡,暗藍色長髮鬼族踩在繩子上,面露微笑的說:「至少古老的王族精靈知道,他一個人對付你們根本是綽綽有餘。」



______________

學長~~學長~~學長請活躍!!!
下一篇我絕對要打漾重!!沒有的話請勿打我
他最近真的是殺很大!!!
但我也不會放棄漾冰啦!!(學長還是太萌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