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吾命_十二騎士『會議』1




  如果給你一次機會,你會想送誰去投胎?


  沿路問了十名光明神殿的人,十個人皆回答「太陽騎士」;當中就包含九名聖騎士長和一名教皇,這項調查讓所有騎士納悶的坐在會議室裡討論。
  身為太陽騎士副長的亞戴爾站起來替他最心愛的……更正,是最尊敬的太陽騎士長主持公道。

  「太陽騎士長還是有他優點存在的!」他手握拳頭激動的說。

  「啥?你根本是被他洗腦了吧!」暴風劈頭就說,把厚厚一疊報告搬來會議室批改。

  慢慢晃進來的太陽騎士手裡捧著藍莓貝果,邊吃邊走進會議室內,好奇的看著大家嚴肅的表情跟自家小隊的副長正在發表,太陽口齒不清的問:「女悶唉吐露屬母?(你們在討論什麼)」

  魔獄騎士看向他,平版的口吻說道:「正在說你壞話。」

  嚥下口中特甜的藍莓貝果,太陽挑了挑眉,輕鬆的笑著說:「哦?那真不錯!至少我知道你們在關心我。」

  「我們關心你是否再胖死之前先得了糖尿病。」大地騎士雙手枕在腦後,揶揄的口氣說。

  「光明神與太陽在陽光的沐浴下輕聲細語地做交流,讓太陽體會到邊外的子民受盡飢餓之苦,大地騎士長慈藹的笑容與太陽作善意的指點,太陽備受關懷。」語意則是『他娘的聽你唬爛,等我先餓死在說!』

  「可是不行啊!要是送太陽去見光明神投胎的話,誰來改文件!」替自己的假期打抱不平的暴風騎士抱著頭,他多希望能開出分身解決日積月累的公文,雖然目前有魔獄和亞戴爾分擔,但他還是每晚改到隔天流血淚。

  「不然也可以讓你的副長一道批閱呀!」好人綠葉坐在他旁邊安慰道。

  「他們還不知道太陽的真面目,絕對會起疑……」暴風手緊握住筆,恨不得那支筆是太陽的脖子。

  拉了一個位置坐在審判旁邊,話題主角嘟著嘴插了句話:「大不了我也來幫忙嘛!」

  暴風眼泛血絲地瞪著他,太陽立刻乖乖閉上嘴,掏出繡有太陽符號的小袋子打開來吃巧克力球,再順便讓他的副長跑腿去買果汁過來,十足的會使喚人。

  「繼續正題,」審判正襟危坐的十指交扣,「這項調查是誰提議的,在光明神殿提出這種違反聖騎士們正確想法應予嚴處。」

  眾騎士互看幾眼,他們的確沒看清楚是誰問了這問題,問完後就消失無蹤,製造這令人混亂的調查到底會是誰?

  「那為什麼他沒問我呢?」既然都問了這麼多人,為何偏偏不問本人?

  「你的答案不值得做參考!」大地厭惡的說,誰不曉得他們只是表面上要好,問了就有百分之兩百五說是他!

  「哪裡話,太陽不會做出違背光明神的旨意。」但格里西亞就會。太陽露出涵養極高的謙虛笑容說。

  「所以除了我、太陽、魔獄之外其他人都問了,調查的意義到底在哪。」審判說。

  會議室內又陷入一片沉默,大家心底猜的是對方無聊好玩的,但是在審判騎士面前沒膽子提出。

  同樣在批改桌上一疊公文的魔獄停頓了下,抬起頭問太陽:「你一路過來有做其他事或發生什麼嗎?」

  所有目光集中在太陽身上,看他塞滿嘴的巧克力一時回答不出來,坐在較遠的冰塊組其中一員,刃金嗤鼻不屑的口氣直言:「身為一名聖騎士之首,被大家唾棄成這樣實在太不應該了!」

  優雅地吞下口中高濃糖分的巧克力,太陽端起特調萊姆果汁飲用,低聲說:「刃金,待會到廁所來一發……嗯,我是說來一趟廁所找我做交流。」

  暴風曖昧的朝著刃金笑了下,後者爆紅著臉頓時說不出話,羞怯的看了太陽一眼乖乖地頷首。

  「我一路上沒發生什麼事啊,再說我是睡到自然醒晃過來的。」而且還是不小心的晃來。

  審判低沉的思考了一會,再討論下去也查不出頭緒,拍了兩聲手掌表示散會,在經過太陽之前,審判在他的背後悄聲說:「我會詳細查清楚問題的存在。」

  太陽無奈地搖頭,對他來說這分明是小題大作,沒必要以小化大。喝完最後一口特調萊姆汁,他思考接下來要去哪假裝忙碌,或許去粉紅開的布偶屋作客也不錯。



_________________

所以兇手是———!!!(其實蠻簡單的
糟了,我又填坑了
有看得出來CP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