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6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冰_18『成長期』


  昏沉的睡夢中,他聽見有人在耳邊低語。

  該是終結一切的時候了……


  落寞的感覺襲來,褚冥漾睜開眼看著從彩霞飄落下來花瓣,在他頭上的學長平靜地看著他,抬起腳底板踩在他的臉上。

  「不是叫你別跟鬼族聊天嗎。」學長拉低聲音說。

  褚冥漾抓著他的腳,臉上還是傻傻的笑著,親吻學長的腳指,他爬起來一把抱住學長的身子,說道。

  「學長不會把我丟下來吧……」他總是夢到絕望的夢,特別是在近期的時間,到底有什麼預兆?
  學長沉思了一下,曾經想過要扶持妖師導向正確的道路,他不願多做改變,要是做出了另一個抉擇,其中一方會受到極大的傷害,即使褚冥漾獨斷的選擇和他在一起,他必須阻止到底。

  靠在褚冥漾的肩膀上,垂下的眼簾早已做出選擇,胸口撕裂般的痛苦就由他一個人承擔就好了。

  「你只會傻傻的笑著……褚。」學長婉惜的輕聲道。

  他沒辦法對褚冥漾做承諾……



  由領主的帶領下前往冰之牙的隱居地,地點位置就在極北的山脈上,讓周圍巡邏的艾爾摩族護送到鄰近的山腳下,站在被冰封住的洞口外,領主伸出手對著五尺高的冰柱一揮,清脆的細碎聲響從冰面上漸漸炸開,碎裂開的冰柱應聲倒下,由內部吹出刺骨的寒風。

  「從這邊的地底可以連結到其他山脈,但汝們不能大意裏頭的守護者,尤其是冰之女皇的僕役們,他們擅長將前來冒險的旅者冰封在柱子裡,當伴侶陪在身邊。」領主解釋道,雙眼目不轉睛的盯著褚冥漾。

  被領主特別「關注」的眼神盯著看,褚冥漾想把貼在他背後的野精靈推到前面擋住視線,反倒是一旁的色馬露出相當討打的表情引開領主的注意。跟著隊伍走進洞穴裡,阿利學長點起光之影的光芒照亮,洞內青藍色的透明色澤,冰晶製成的圍籬下長出奇異蘑菇,地上還殘留高階法陣畫過的痕跡,若不是情況允許,他很想拿出紙筆記錄下來。

  「請小心地面上的法陣,那是移動法陣,只要在這座山洞裡,任何一個位置都能移動。」領主再次好心的提醒洞內的機關。

  左前方就有個很好的例子,佩刀的劍士半截身體卡在冰柱裡死亡,一行人越過法陣,途中冒出的雪怪被領主用迷魅術引開,他們不需要戰鬥就能輕易避開殺出來的敵人,讓原本滿懷期盼可以發洩心情的西瑞怒得悶不吭聲跟在隊伍中間。

  愈接近更深的地底層,一道道冰柱內封住各種異族,仔細觀察可以清楚發現,他們的臉上並沒有痛苦,跟湖之鎮冰層底下的精靈一樣安詳的沉眠,無掙扎抵抗的何著雙眼睡去。

  漫長的走在洞底下,終於要穿過另一座山的交接時,一道銳利的風刃削過踏上第一步皮靴,冰之女皇的使役漂浮在空中呈透明狀的少來第二發高階風刃,劈在冰晶圍籬上橫切成一道凹陷。

  若隱若現的透明臉龐嚴肅的看著隊伍,下達警告:「離開我們棲息之地,再敢冒犯前來,殺無赦!」

  不巧碰上不善往來的使役,領主睜著寒冰的雙眼,氣勢不比居高在上的使役要弱,單手一揮,在空中飄浮的使役跟著方向摔落至地,狼狽地摸著臉上一道破碎的傷痕。

  「看清楚汝的主人是誰。」領主面無表情的瞪著使役說。

  阿利學長上前要替他治癒卻被休狄制止住,繞過使役時,隱約還聽得見顫抖的哭泣聲。

  『這傢伙真不懂得憐香惜玉!』式青氣得抬起前蹄,對著褚冥漾用腦內傳達:『讓我踹他!別阻止我!』

  褚冥漾無奈地推著他往前進,經過他時偷偷把攜帶用的藥膏擺在地上,只是不曉得透明狀的非生物擦了是否有效。

  再轉身回過頭跟上大家,只見原本的路被冰晶隔離起來,亮光透不進區域裏面,幽藍色的冰洞漸漸暗沉,連剛才的使役也不在原地,褚冥漾臉色發青的開始想著該如何鑿冰逃出去,莫非他不小心踩到法陣?
  回想前面的人都踩過,沒道理唯獨他才起作用,這不會又是他的衰人症又發作吧!

  「總算把汝區隔開了,少年妖師。」

  陰狠惡毒的眼神表露無遺的落在褚冥漾身上,四周升起微落的銀藍色光暈,領主站在他面前,空間裡除了他們兩人之外就別無他人,褚冥漾喚出幻武兵器在手裡,他可沒把握大王子會不怪罪同樣身為妖師一族的他,讓米納斯和老頭公罩起防護結界隨時戒備。

  「別緊張,吾答應過亞那的孩子要安全護送所有人,只要是有關三弟的一切,吾不會很心破戒的。」領主走近,穿破結界握住褚冥漾的掌心雷,「但恐怕今日也只能食言了。」

  近距離將風之刃打在褚冥漾腹部上,巨大的後座力把他拋得遠遠撞擊在冰牆上,反彈回的冰晶碎片插進背部,咳出體內倒衝上來的血,褚冥漾吃痛的按住劃得慘重的腹部,更糟糕的是,他的掌心雷還被敵人握在手中。

  「真脆弱,」領主把玩小巧的掌心雷,看著地上的褚冥漾,他笑著問:「解決汝就像這樣簡單。」

  見領主五指扣住掌心雷,褚冥漾臉色發黑的來不及大喊,領主的手一收緊,再次張開後,沙子般的細屑從他指縫間流失,看著眼前少年呆滯的表情,領主說道:「用妖師的力量跟吾戰鬥,擁有凡斯力量的繼承人。」

  褚冥漾盯著地上的殘骸,他彷彿聽見米納斯哭泣的聲音,唯一的幻武兵器,學長賜予的寶貴武器被毀了。

  「我既然答應過學長的諾言,是不會讓任何人破壞的。」褚冥漾掏出口袋中的爆符,低沉的眼神徹底將眼前的古老精靈視為敵人。



_________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