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冰_17『成長期』



  歐瑞雪村的夜晚攏照在霧茫茫的暴風雪裡,旅館內的走廊上幾盞燈被風吹熄,穿著素白色隱士服的精靈點起光影村的光芒,飄移的影子在地面上穩定下來,精靈設下一層睡眠魔法,推開被靜音過的木門,越過客廳來到一排合併在一塊的床鋪;視線掃向最後一排野精靈,他不滿的盯著礙眼的人類片刻,走來抱起趴在人類身上取暖的野精靈。

  趴過人的部位殘留人類的餘溫,領主冷笑了下,雙手輕鬆的將伊沐洛扛在肩上,右手朝著妖師聚集銀白色亮光。

  「把他放下。」黑暗中有人的說話聲,帶著輕快笑意的嗓音說:「大王子殿下。」

  領主側著臉看向該人物,陰冷的表情透露一股殺意,「憑汝就能命令吾?」

  從漆黑的走廊底部移動向亮光處,旅館的主管人員面露笑容,托著下顎思考著領主的問題,爾後又換上一貫的職業笑容道:「是不能的,大王子殿下。」

  領主收起聚集的手,寒冷的面朝主管,抬起手改朝向主管聚光,後者無奈地搖頭一笑,這樣說:「不如我們來交換條件如何,對你沒有壞處的。」

  「吾不跟鬼族打交道。」

  「別這麼吝嗇,跟鬼族打交道還是有利益的存在。」主管踏上前幾步,毫無畏懼領主手中凝聚的終極毀滅性法術,微笑說道:「他們現在的目的是到達不遠的冰之牙,你可以讓亞那的孩子恢復完後在一起收回不是一舉兩得嗎?更何況目前的這隻精靈特別依賴妖師,以目前的狀況看來,他很難被你馴服的。」

  銳利的目光打量著眼前的主管,領主降下手部的動作,再看一眼靜態中的妖師和混血精靈,他說:「吾發誓絕對要剷除掉世界所有妖師,是他們帶走亞那的笑容,搶奪吾最高的的寶物;吾發誓要讓這些黑暗的種族消失在守世界。」

  他發誓絕對要讓妖師消失在原世界,讓奪走亞那的笑容付出慘痛的代價。

  「既然我們都有相同的共識,往後合作愉快。」主管緩緩融入黑墨般的空間內,比了個敬禮的手勢箱屍在黑暗中。

  將伊沐洛擺回床上躺好,領主凝視著伊沐洛的睡顏,再多的後悔也挽救不了失去摯愛的生命,他只能做到複製一個跟三弟一模一樣的殼子,純潔的靈魂早已跟舊有的肉體埋葬在地底,至少他還留下亞那生前的頭髮,費盡千辛才做出這副空殼。

  拉上棉被後,領主朝著空間劃出一道傳送咒退出旅館範圍。



  隔天清晨,褚冥漾被自己做的惡夢嚇醒,他又夢到自己從高空摔下來半身不死,老頭公跟米納絲掉在雪地的一端讓他勾不到,痛苦的含著血在雪地裡活活凍死。
  現在人醒了之後轉頭看著一邊安適的躺在床上熟睡的伊沐洛,這傢伙沒跟平常一樣半夜來取暖,可能是習慣他壓在胸口上增加溫度,這回沒了確有種奇怪的不適。

  另一邊躺著五色雞頭,嘴裡呢喃著要幹掉雷多和他家老兄,半夜躺在他旁邊還真有點不安全!

  下床套上厚重的斗篷,往房間樓下的櫃檯處移動,在經過其他人的床鋪時
,注意到睡在學長旁邊的阿利學長已經外出了,一樓的餐廳不見他的身影,褚冥漾掏出口袋裡的紫袍證件遞上櫃台,點了看似正常的火腿蛋三明治來當早餐。

  「那麼要不要多加一杯咖啡?」當職的櫃檯人員微笑問,帶著一壺熱咖啡從櫃檯走出。

  「呃……不用麻煩了!」褚冥漾傻笑著不好意思推拒別人的好意,坐到附近的木頭製圓桌上等餐。

  一頭水藍頭髮的艾爾摩服務生跟著他坐在同一桌椅子上,自顧地道出一杯供給客人續杯的熱咖啡來飲用,微笑的對著褚冥樣說道:「你們進展得如何?」

  褚冥漾疑惑的抬頭,接過另一名服務生送來的餐點,謹慎的問:「我不方便透露。」

  「我指的是你和另一位精靈。」服務生微笑的看著對方蹙起眉,接著又道:「你有興趣聽『他們』的事情嗎?」

  「探討別人的隱私不值得驕傲。」握著熱牛奶保溫,褚冥漾呼出熱息認真的說:「而且我不曉得你在說誰,安地爾。」

  從棗紅森林就一直想著公布別人的秘密,水藍長髮的服務生又是微笑,倒了一杯熱咖啡推給對桌的人,「這點你就跟凡斯很像了,木訥老實的爛好人。」

  瞪著眼前的鬼族,褚冥漾不想說那句話是學長跟式青說過的相似話。

  鬼族懷舊的看了眼水中的倒影,不理會褚冥漾是否答應要聽,幽幽的這樣說:「你們身上還留著過去的記憶。那天我去山丘上找亞那時,碰巧撞見凡斯在樹下親吻亞那的畫面,但他還沒親下去就看見我了,臉上詫異的表情非常有趣,一名古老不該存在的妖師喜歡上精靈王子的下場,你一定沒想像過。」

  褚冥漾嚥了口水,他是不可能知道的,也許知道了那又如何?那個時代的妖師是等著被光明族群殲滅的,犯下這種錯可能不單只是殲滅那麼容易,他曾經看過原世界的古代酷刑,其中一項最令人髮指的是將犯人拴在畫有法陣的冰盤上,除去掉所有一切力量,讓頂上的冰柱抖落下來刺穿身體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氣為止。

  「但是,安地爾你……」褚冥樣心情複雜的看向他,「你並沒有說。」

  「我沒有說的原因很簡單,怎麼可以放過如此有趣的事呢,不是嗎。」

  他們在談話之前加了一層結界,經過的人只看得到他們微微開闔的唇型,褚冥漾從談話中得到一個不穩定的答案,只是他目前還不能確定那個答案是否正確。



________________

昨天沒更很抱歉,因為參加書展完發生很有趣的事情
雖然有點抱歉那兩方邀請我的人
不過能夠談得來真的非常好ˊˇˋ

如果這大篇打完,我還要想該怎麼打另一大篇(還是別打完ˇ)好傷腦筋
這篇我是想從漾漾的愛情遊記裡看到別的配對ˇ
打完了我一定要大寫學長對漾漾的不滿!
在永樂市場我有看到真的斗篷,超想買的!!(穿了就可以隱形

今天是HYDE生日ˇ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