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本家男公關
關於部落格
彩虹要來台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
  • 6659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特傳_漾冰_16『成長期』



  錯愕地看著那雙悲傷的眼神,褚冥漾像違背了什麼慌張地瞥開視線,望著懷裡學長的睡顏,這張臉在早上被人輕易的觸碰過,他抬手撥開垂在臉頰上的紅髮,珍視般的撫過別人碰過的地方,穩穩地橫抱起學長的身體往寢室走,經過伊沐洛時,他問。

  「要一起回房間休息嗎?」抱著學長,褚冥漾聲音放緩的輕聲問,連自己不自覺的溫柔都沒發現。

  含著笑盯著褚冥樣的臉,可能聽懂他的含意,伊沐洛甜笑的從椅子上跳下來跟過去。



  接近夜晚的黃昏,西瑞從旅館門口回來,褚冥漾點了幾道菜在一樓用餐時見到他,除了臉色蒼白之外連超俗的花襯衫都跟頭髮一樣亂成一團,衣服還溼得貼在胸膛上,身體搖晃的走到餐廳櫃檯前點餐。

  他很少見到西瑞這樣,上前喚了他好幾聲都沒有回應,褚冥漾打算不想管他,坐回位置上繼續夾著一團沾著白醬的不明東西,觀察西瑞的異常。

  西瑞恍神的晃到他旁邊坐位,看了他好幾眼之後從口袋掏出一罐不曉得從哪打劫來的髮蠟膠在頭上,半刻時間嶄新的五色雞頭又出現,西瑞臉上才恢復精神。

  「漾~你吃那麼少怎麼跟本大爺出去打仗!」西瑞找了一個話題解悶,順手將盤子裡的白醬蜜汁肉刮進嘴裡。

  「呃……你……」他剛剛看到西瑞抹一大坨髮膠在手上,這樣抓東西吃……他還是不要把一般正常人的體質跟五色機頭比好了,「雷多他們呢?」

  西瑞立刻露出一張屎臉給他,利爪緊握在手心,憤恨的對他說:「在本大爺面前提到那人渣者見一次砍一次,老子給你一次機會不准提到那天殺的王八!」

  他一激怒臉發紅的想揍人,瞪過來時脖子不小心露出青紫的紅印,褚冥漾睜大眼盯著看,臉一陣潮紅的飄向別處轉移注意力。

  難怪西瑞在跟團出發前,走路跟模樣都怪怪的,原來是被雷多……還是別亂想好了。

  從門口回來的黑紫袍兩名精靈,到櫃檯點了幾份晚餐後上樓休息,休狄看了一眼褚冥漾,在褚冥漾注意到對方的視線轉向他時,只單單看到休狄不滿的跟在阿斯利安背後上樓。

  不會這兩個也在外面吵過吧!褚冥漾如此想,待會要不要去向式青驗證什麼……糟糕,他好像被誰傳染了。

  在吃完幾口剩下的食物,不顧西瑞是否不爽他離開,褚冥漾跟著上螺旋式階梯,二樓寬敞的走廊很快就能追尋到一名黑袍的奇歐精靈,休狄靠在他自己的房間門口,眉頭皺緊的思索什麼。

  褚冥漾悄悄走來,他不了解休狄為什麼如此執著阿利學長,若要說誰救了他,戴洛也是不錯的對象,也許阿利學長在他生命中才是最獨特的,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答案,休狄想依靠的就只有紫袍的阿利學長而已。

  「如果你有什麼煩惱,不妨說出來心情會好點,別壓抑自己。」褚冥漾跟著他靠在牆邊,他記得父親說,有些人童年叛逆過之後晚期都會認真向上,若等到中年叛逆的話,會有很多事情放著不管,像是厭倦當家庭支柱、厭倦有條理性的工作、想怠惰自己。總之,現在讓休狄說出內心的話不會是壞事。

  休狄瞪完他,垂下眼,眼神透露出淡淡的悲傷,「不論是夢裡還是現實,只要見到阿利我就能放鬆心情,明明我們個性一點也不合,但他卻能夠吸引我。」

  他說了一些他們過去的事情,還有休狄待在王宮前的事,但又隱瞞著什麼,褚冥漾也不多說什麼,聽他講到什麼再適時的回應,休狄的聲音從低沉到清淡。

  「我想試著配合他,但這樣違背我的處事風格,我想什麼事都不做的依賴他,阿利他也從不會把我推開,他總是這樣……對誰都是,我根本到不了他心中最獨特的位子……」

  事實上他已經很煩惱休狄了。褚冥漾不好意思說出來,靜靜的觀察更多不同的摔倒王子,休狄提到阿利學長的雙眼時,眼勾勾的看著前方的壁畫,他說阿利學長的雙眼很澄澈,他欣賞那雙無限溫柔與包容的笑眼,即使一隻眼睛失明了,也不影響他看人時的眼神,就算跟阿利學長吵架了,他依然能從對方的眼睛裡看見自己的倒影。

  褚冥漾點頭,他的確能從阿利學長的眼中看見自己,這只有最坦誠的人才辦得到,專注的看著對方說話的眼睛。

  休狄苦笑了下,瞇著眼睛看他,說道:「要是你把今天的談話說出去,我絕對會殺了你。」

  褚冥漾為難的笑著,他好像一條命都不夠,千冬歲也說過跟休狄講的話一樣。
  結束談話的是一扇門被打開,走出來的是剛睡飽的伊沐洛,兩頰紅暈的看著蹲在走廊上的兩人,注意到褚冥漾後微笑的撲過來,將他壓在大理石磚的走廊地板上。

  休狄站起身的同時說了最後一段話,不明顯的聲音,他說。

  「我要是有你一半坦承就好了……」


_____________

如果要知道休狄的祕密只能寫短篇了(沉思
但這樣還有雷西要寫(他們很讓人噴鼻血)
最近在練畫
是說我超期待燈燈畫的『學長的恥照』XDDDDDD(大笑
哈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